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63章 戰戰兢兢的占城

第2263章 戰戰兢兢的占城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6-30 04:06 | 本章字數:2773

王便行禮很標準,可方醒卻沒感受到軍中的利落。

「辛苦了。」

方醒只是隨口說了,然後就開始宣讀旨意。

王賀尖利的聲音在碼頭邊上回蕩著,方醒在觀察著這些人。

占巴的賴看著很虔誠,這是好現象。

其他占城人都很規矩。

陳忠仁近乎於誠惶誠恐的在聽著旨意,這符合一個依舊在震驚中的讀書人的反應。

小娘和女兒也在聽旨意,但是卻不見惶恐。

是了,她們幾乎每年都能接到褒獎的旨意,已經不再惶然。

而王便卻有些神不守舍。

等旨意宣讀之後,大家謝恩,然後去歇息。

方醒被安排在一間新屋裡,屋子四面都粉刷過了,連床都是新的,可見占城人確實是用心了。

方醒一到,第一個召見的就是王便。

王便有些忐忑,行禮後就站著。

方醒打量著他,緩緩的道:「聽聞你想調回去?」

王便不敢隱瞞,加之他在占城好幾年了,早就過了當初上官說的年限,所以有些委屈,就說道:「伯爺,下官有罪。」

「你可知道占城的重要?」

王便點頭道:「伯爺,下官知道。」

「占城就是大明出來的第一站,也是外敵侵入的最後一站,用你,是因為你穩重,而後讓你超期呆在占城,那是因為……時局有變啊!」

王便跪下道:「伯爺,下官有了怨言,請伯爺責罰。」

方醒居然親自給他解釋,不管是否真的是時局有變,王便就只能感激零涕。

否則方醒只需用伯爵的身份一壓,王便不服也得服,並且以後還得被壓制。

方醒沒叫他起來,繼續說道:「泰西使者就在船上,明白嗎?」

王便不明白,他這個層次也不知道朝中和泰西使者之間的矛盾,所以茫然。

方醒嘆息一聲,知道這人大抵在軍中也就這樣了。

武學不斷在往軍中輸送著軍官,這些軍官在武學中都系統學習過,戰略眼光比王便強一百倍。

沒有戰略眼光就沒有陞官的機會,以後這方面只會越來越嚴格。

「泰西和咱們不是一條道的,明白嗎?他們一直想來看看……」

……

多克等人也被帶了出來,這很出乎人的預料。

「他們不怕我們看到這些地方嗎?」

多克近乎於貪婪的在看著這片海,以及這片土地,和那些人。

阿貝爾也在看著,胡亂的說道:「這裡很溫暖,假如殿下願意把這塊土地賞賜給我,那我將會在這裡創造出無數的財富。」

亨利很快就看完了周圍的地形,然後在看著漸漸在靠岸的船隊。

他在數著數量,可船帆遮蔽之下,他看不到後面的船隻。

一路到了安置的地方,環境倒也不錯,可好房間不夠,使團幾十人不夠安排,只能住在低矮的屋子裡。

一進去,外面隨即就有人在守著,而且是明軍。

「他們不再掩飾對我們的敵意了,真是可悲。」

阿貝爾一進去就癱坐在地上,只覺得身體處處酸痛。

「那又怎麼樣?」

多克不屑的道:「他們沒對我們下手,那就說明他們並沒有把握,這才是我們此行最大的收穫。」

亨利也不動聲色的給阿貝爾打氣:「對,沒錯,明人並沒有信心擊敗聯手後的我們,所以阿貝爾,要打起精神來。」

阿貝爾爬起來,拍拍手,看了一眼外面的明軍,說道:「他派人盯著我們,這是害怕沿途的情況被我們看到了。」

「不,他更怕我們和那些土人接觸。」

多克在用炭筆記錄著自己認為重要的消息。

「那麼這一路下來,我們能看到什麼?」

三人沮喪,多克放下炭筆,說道:「至少我們能知道從大明到我們的這一路會有什麼土地。這是一個重要的消息。」

……

「要加強巡查,一旦發現可疑船隊,馬上上報。」

方醒在交代著占城此後的規矩,王便一一記牢了,稍後方醒就叫了王賀來。

柳溥和陳默也來了,方醒交代道:「和占巴的賴說一下,以後這邊要時常注意外來的船,發現就去找咱們的人確認。」

王賀沉思了一下,問道:「怕不怕他們反水?」

「他們不敢。」

方醒說完見王賀有些躊躇,就說道:「大明強盛時他們不敢,大明衰弱時,他們不但敢,還敢跟著來,所以自身強大才是根本。」

王賀肅然道:「好,咱家知道了。」

等他出去後,柳溥說道:「德華兄,這便是你以前說的利益驅使嗎?」

陳默也堆笑道:「伯爺,當年您曾經教導過下官,國與國之間看的是利益,利益在就是朋友,利益偏了,那就是對手,下官至今依舊記得,時時自省。」

咦!

這廝怎麼那麼低眉順眼,還老實了。

方醒心中疑惑,就說道:「最好的利益就是互補,這樣雙方的友誼會穩固一些,當然,要提防利益性質的轉變,當變成一方佔便宜時,那翻臉就差不離了。」

柳溥覺得方醒有些迂腐了,「德華兄,武力壓制呢?」

方醒沒好氣的道:「武力能壓住幾時?我為何一來就要代表朝中和陛下表彰陳忠仁和小娘?」

柳溥說道:「他們勞苦功高。」

方醒覺得這貨就是個糙的,無奈的道:「陳忠仁是交趾教化的典範人物,表彰他,就是表彰了他的那些交趾學生,而表彰小娘,那就是在鼓舞交趾女人,懂不懂?」

柳溥有些懵了,方醒捂額道:「大明此刻這般強盛,為何還要這般費心費力的去籠絡他們?」

柳溥沒接觸過當年交趾叛軍,所以想像不到那股力量一旦爆發出來的厲害。

陳默小心翼翼的看了方醒一眼,說道:「伯爺,下官覺得還是要做朋友,做兄弟才好,那些不願意做兄弟的,大多是叛逆,心思不正……」

這廝深得厚黑的精髓啊!

方醒讚許的道:「就是這個意思,咱們要做兄弟,可你能粗暴的對待自己的兄弟嗎?」

柳溥明白了,說道:「就是……一家人嘛!」

方醒苦笑道:「能花點心思去學習嗎?」

柳溥大慚,陳默只是微笑。

「他們對你的態度如何?」

方醒轉頭問了陳默。

陳默楞了一下,然後說道:「還好,只是大家都知道是在敷衍彼此,笑的特別假。」

「那也不錯。」

方醒最後吩咐道:「使團現在是咱們砧板上的肉,他們都是聰明人,不會越矩,盯好就行了。」

陳默乾笑道:「興和伯,占城這邊,大明是個什麼意思?」

「占巴的賴找你了?」

「是,交趾那邊日益穩固,大明的軍隊已經到了邊境,占巴的賴有些心慌。」

「是嗎?」

方醒說道:「大明很大,除非是敵人,否則大明並沒有對外開戰的先例,實際上縱觀中原的歷史,大一統之後,除非是有外敵,否則中原很少對外開戰,讓他放心。」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