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70章 悍然動手

第2270章 悍然動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02 13:25 | 本章字數:2899

「好!這位大公子一番話就把方家給脫出來了,周典沒想到吧。」

「言辭犀利,少年意氣,果真是我輩不如啊!」

一陣嘀咕聲中,周典卻不慌不忙的道:「興和伯乃是公私分明之人。」

這一句話有些耍賴的意思:我誇你爹公私分明,咱們這事可公可私,難道你還能反駁不成?

馬蘇在邊上看著,心中冷笑。

這周典現在服軟了,可他的信號卻已經釋放出去了,該知道的都知道了。

好處拿到手了,然後你就想偃旗息鼓?

土豆冷冷的道:「家母與皇后娘娘乃是私交,既然是私交,我為人子,少不得要為家母討一個公道……」

旁觀的人聽到這裡不僅一愣,心想土豆這是什麼意思?

而馬蘇卻明白了,周典半知半解。

土豆站在外面,突然招手道:「你出來。」

周典笑了笑,說道:「本官出去又有何妨。」

他坦然出去,朝著兩側拱手道:「此事本官遵從本心……哎喲!」

周圍的人都一下愣住了。

誰也沒想到土豆居然敢動手!

而且是一拳封眼,頗得方醒打架鬥毆的精髓。

關鍵的是他居然敢動手……

而且還沒有停手的意思。

土豆一拳封了周典的左眼,然後左拳一記下勾,打在周典的下巴上。

如果有慢動作的話,就能看到周典臉部上的皮肉一起往上鼓盪,看著猙獰。

他的嘴巴張開,唾沫飛了出來。

土豆退後一步,右腿高鞭腿,一腳就悶在了周典的脖頸上。

一連串的打擊讓人目不暇接。土豆收手,周典這才搖搖晃晃的後退,眼神漸漸獃滯。

「噗通!」

周典重重的倒地,周圍噤聲。

從裡面出來的官吏正準備看熱鬧,卻只看到了周典的倒下。

人人噤聲,都在看著挺立如松的土豆。

土豆拱手,作了個四方揖,朗聲道:「此人攔截家母馬車,出言不遜。家父不在,在下在吏部外出手,懇請各位見證。」

說完他就往前方去,而前方就是承天門。

馬蘇第一個反應過來,他招呼人把周典抬到了邊上的屋子裡,然後又給錢讓人去請郎中來。

等他忙乎完出來,幾個官員還在外面,見他出來有人就贊道:「馬大人,興和伯家的大公子不錯!」

「對!有文有武,有禮有節。」

「在吏部外面動手,那不算跋扈。而且算作是私仇,只要不打出毛病也沒事,厲害!」

馬蘇拱手道:「年輕人胡鬧罷了,陛下那裡自然有處置。」

一句年輕人胡鬧,讓這些人才想起土豆才十三歲。

呃……

這沒法處置啊!

一個官員笑嘻嘻的道:「興和伯家的大公子剛才出手迅捷,個子又高,說是十八歲也有人信呢!」

這話有些陰,馬蘇微笑道:「師弟當年出生時,文皇帝賞賜了短劍和筆,漢王殿下送了寶刀……」

瞬間這些官員都啞口無言。

「誰打架?」

這時左邊有人在問話,馬蘇隨即就閃了進去,卻被那人盯住了。

「出來!見到本王躲什麼躲?」

朱高煦背負著雙手溜達過來,目光所到之處,那些官員們紛紛行禮。

馬蘇也訕訕的出來行禮。

朱高煦走過來,一巴掌差點把馬蘇拍倒在地上,然後問道:「誰打架?」

馬蘇尷尬的道:「殿下,師弟剛才和人打架。」

「土豆還是平安?」

朱高煦的興趣很濃,馬蘇低聲道:「是土豆。」

「誰贏了?」

這話問的聲音很大,正好裡面被人弄醒的周典嚎叫了一嗓子。

「方醒家的殺人了!」

朱高煦一聽就歡喜,說道:「好,方醒是個沒出息的,土豆倒是個好苗子,回頭本王帶帶他,以後定能上陣殺敵。」..

馬蘇一聽就苦著臉道:「殿下,師母不許的。」

「放屁!」

朱高煦牛眼一瞪,就在馬蘇暗自叫苦時,他卻說道:「罷了,女人麻煩,本王等方醒回來了再說。」

女人一旦發飆,再厲害的男人也得退避三舍,何況是一位母親。

……

「土豆打暈了周典?」

朱瞻基有些愕然,在他的印象中土豆還是個孩子,而周典可是個成年人。

俞佳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陛下,傳話的人說的清楚,興和伯家的大公子兩拳一腳就把周典打倒了。」

朱瞻基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俞佳接著說道:「方翰現在在宮外請罪,陛下……」

皇帝事情多,一個小屁孩打架鬥毆的事,俞佳不認為該打擾政事。

朱瞻基玩味的道:「那小子喜歡裝大人,這次算是來了次大人的事,有趣,傳進來。」

……

「娘娘!娘娘!」

寧壽宮今日算是不得安寧,張淑慧前腳才走,太后就叫人把玉米接了來,於是到處鬧騰。

太后正牽著玉米在散步,可玉米卻不耐煩的嚷著要跑,還說什麼不要牽。

太后的耐心極好,玉米說一句就答一句,笑眯眯的。

聽到有人咋呼,玉米就楞了一下,然後看向大門處。

「好,沒哭就好。」

太后誇讚了一句,等外面的宮女進來後,就被於嬤嬤冷眼瞅了一下,急忙就下跪請罪。

「罷了,是何事?」

宮女說道:「娘娘,興和伯家的方翰打了吏部的周典,剛才在宮外請罪,陛下已經召見。」

太后知道張淑慧被周典呵斥的事,所以聞言一愣,然後不禁就笑了。

「他這算是為母報仇?倒也孝順。」

於嬤嬤在邊上笑道:「娘娘,您這話要是被那周典和外面的人知道了,他們怕是會大失所望啊!」

太后淡淡的道:「他要是敢和興和伯辯論一番,本宮還覺得他有膽略,欺負一個婦道人家算什麼本事?」

……

暖閣里燒了炭盆,土豆來時,帘子已經打起來了,正在換氣。

行禮之後,土豆請罪,「陛下,小子不懂事,動手打傷了周典,請陛下責罰。」

說完後室內就安靜了下來。

土豆站在那裡紋絲不動,這是從小跟著操練的好處,站如松,坐如鐘,儀錶毫無瑕疵。

朱瞻基在看奏章,看了之後就思索一下,然後批改。

時光流逝,俞佳在邊上關注著土豆。

土豆依舊紋絲不動,儀態大方。

果真是歹竹生好筍啊!

想起方醒那個混不吝,俞佳就覺得土豆真的是出污泥而不染。

最後一份奏章批改完,朱瞻基起身問道:「打了哪?」

俞佳一聽就懵了,有這麼問話的嗎?

在大家看來,皇帝現在就該敲打土豆,等興和伯回來還得請罪一次才行。

「陛下,打了他的眼、下巴、頸部。」

土豆老老實實地回答著。

「可是右拳打眼,左勾拳打下巴,頸部呢?」

朱瞻基興緻勃勃的模擬了一番,土豆不好意思的道:「頸部是高鞭腿,七叔說不許高鞭腿,當時小子卻忘了。」

「是不該用。」

朱瞻基的話讓俞佳等人瞠目結舌。

「高鞭腿容易被人拿住,一旦被拿住,你就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一般都是腿不過膝……」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