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273章 漢唐教訓

第2273章 漢唐教訓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03 13:58 | 本章字數:2798

洪保一直有個疑慮,所以眾人走了之後,他留了下來。

腳踏實地的感覺不錯,方醒覺得身體還有些發飄,見洪保留下,就問道:「可是有事?」

洪保斟酌了一下措辭,說道:「興和伯,林正船隊……」

他看了方醒一眼,沒看到惱怒,這才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大明對泰西無需借口,咱家以為,對於他們來說,既然敢跟著咱們的船隊過了鼉龍灣,那就是居心叵測。大明……」

「大明無需什麼借口,想弄就弄死他們,出來多少就弄死多少!」

洪保肅然道:「咱家當時見到金雀花的船隊,多而小,不是咱們的對手。」

「但從你們到了泰西之後,見識過大明船堅炮利的泰西諸國必然會大力整治水師,所以不可輕敵,本伯也不會輕敵。」

「你在擔心什麼?」

方醒覺得這段時間裡,洪保總是在憂心忡忡的。

洪保看看門外,見門外有家丁在看守,就近前些,面色凝重的道:「興和伯,你可曾想過林正船隊全軍覆沒……」

他覺得方醒會否認。

可方醒卻毫不猶豫的說道:「有過這種推測。」

洪保鬆了一口氣,說道:「咱家就怕你優柔寡斷啊!」

「這話怎麼說的?」

方醒覺得洪保有些古怪。

對於軍中而言,必要時的犧牲是很坦然的。在方醒這個層次的人來說,有些時候把某些麾下當做是誘餌,再正常不過了。

而洪保的態度卻有些古怪,「興和伯,以後的太子可不能優柔寡斷啊!」

方醒捂額道:「你們居然關心這個?」

洪保理所當然的皺眉道:「興和伯,那是國本啊!你既然要教未來的太子,優柔寡斷可不行。」

方醒不禁嘆息著,「你們……玉米還小啊!」

洪保盯著方醒,把他看得毛骨悚然。

「你們這……」

洪保認真的道:「興和伯,未來的太子殿下絕不能聽從文官的那一套,那是死路!」

方醒的心跳在加速,他從未想到過這個場景。

是的,作為天子家奴,洪保哪來的膽子對未來太子的教育指手畫腳?

洪保微微側身看著粉刷白凈的牆壁,說道:「文皇帝雄才大略,我輩的日子好過一些,好歹只要努力就能有出頭的日子。仁皇帝時,文官逼迫……當今陛下登基後,也曾有紛爭之時。」

洪保的話讓方醒大為震驚。

他從不知道當年那個只想著爭權奪利的洪保為何會那麼深刻,居然一語就道破了那些暗地裡的齷齪。

朱元璋對太監干政幾乎是神經質般的噁心和警惕,一旦發現,那必然是死。

朱允炆是文人的皇帝,他當然一切都是聽文人的。

朱棣卻不同,他的靖難之役能夠成功,和一群太監的努力分不開。

所以他信重太監,比如鄭和,比如王景弘,比如……

「文皇帝相信咱家這等刑餘之人,咱家怎會看著那些文官壓住皇帝?」

洪保很從容的說出了這番犯忌諱的話,方醒心中驚訝的同時,卻想起了朱瞻基上次差點想弄一個宮內輔政太監的機構。

是的,大多數時候太監是忠誠的。

縱觀歷史,太監跋扈或是得意的時候,多半是局勢失衡。文官逼迫皇帝過甚,讓皇帝不得不祭起太監這面大旗來抗衡。

一句話,在皇帝沒有感到危險之前,他不會發神經把太監抬起來。

是的,除非那皇帝是個蠢貨,否則他不會平而無故的把太監抬起來。

那麼史書上不絕於縷的,關於太監方面的黑新聞是誰的手筆?

史書上必然是皇帝昏庸,權閹奸詐專權。

是的,文官從來都不會反思太監出現在權力場里的真正原因。

不,方醒覺得他們是在視而不見。

漢末時,外戚和太監並起,誰的功勞?

什麼四世三公,在其中起了什麼作用?

俞佳是察覺到了什麼?

方醒的眼神轉冷。

俞佳一定是察覺到了什麼。

他是朱瞻基身邊的大太監,朱瞻基的情緒變化他都看在了眼裡。

他察覺到了什麼?

方醒的眼中多了厲色,然後消散。

如果說洪保等人是出於保護偏向自己的皇帝的角度,那麼俞佳是為了什麼?

皇帝的身邊不得干政,可俞佳卻在試探。

他在危險的試探!

但是權柄不能長久被太監把持!

方醒的右手漸漸的握成拳頭。

漢末以及唐末的慘狀讓所有理智的人都知道,太監只可利用,不可讓他們執掌權柄太久,特別是軍權。

一旦失去控制,那就是自殺!

方醒的目光漸漸銳利,盯住了洪保。

洪保打個寒顫,他發誓自己看到了殺機。

為什麼?

「太子之事,不是你等該過問的!」

方醒霍然起身,手握刀柄,盯著洪保說道:「謹守本分,這才是你們該做的。」

洪保愕然,隨即黯然神傷的道:「興和伯也以為咱家是亂臣賊子嗎?」

方醒冷冷的道:「不管是不是,可你們不該摻和這些事。」

洪保楞了一下,然後告退。

方醒坐在大堂里,目光幽深。

稍後,王賀求見。

「興和伯,洪公公那邊已經後悔了,請罪的奏章都寫好了。」

洪保終究察覺到了自己的不對,那種心思幾乎是在昭示自己的野心。若是方醒的殺機重一些,今日少不得就會把他扣下來,然後奏章一上……

王賀尷尬的道:「洪公公說了,讓您無需忌憚,若是想彈劾就彈劾。」

方醒的身體鬆了一下,然後說道:「你再晚來半個時辰,誰也保不住洪保!」

王賀長長的嘆息一聲,然後說道:「為何?洪公公忠心耿耿,咱家認為他不是什麼逆賊。」

「本分。」

方醒說道:「任何人都該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超過了界限,那就是在懸崖上行走,粉身碎骨也就在一念之間!」

王賀懂了,說道:「洪公公大把年紀了,不會有這等想法,咱家以為,他多半真是厭惡了那些文官吧。」

方醒坐在那裡沉默著,王賀拱手告退。

等他走後,柳溥進來了。

「德華兄,洪保不會的吧。」

「他干涉國本。」

「呃……他干涉不了吧。」

柳溥覺得方醒有些草木皆兵了,「洪保畢竟是陛下信重的人,不然他也擔任不了水師副都督,興和伯,他不是逆賊。」

方醒微微搖頭,說道:「他犯忌諱了,僅此而已。」

說完他起身道:「島上的廚子做的飯菜不好吃,我要自己去弄一碗麵條。」

……

王賀心中凜然,出去就找到了洪保。

洪保在發獃,見他進來就笑道:「無礙,咱家心中無私,興和伯只是敲打罷了。」

王賀無言,站在艙室門口低頭。

洪保苦笑道:「咱們是閹人,給了機會就會變成權閹,漢唐時的教訓不但是文人在記著,不少人都記著呢!」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