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06章 被人識破的借口

第2306章 被人識破的借口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15 07:04 | 本章字數:3176

夏季的金陵讓人發狂,熱的發狂!

烈日灼燒著大地,在這種時候,一般人看外面都是眯著眼,看向地面更是幾乎要把眼睛眯成一條細縫。

這種氣溫下連百姓都不樂意出門,在家裡乘涼才是正經。

可就在這個午後,金陵府衙里急匆匆的出來一群人。

不,是一群人馬。

才出來,穿戴整齊的李秀就覺得自己的身上在發燙。

他抬頭看了一眼沒有一絲雲彩的天空,暗嘆一聲倒霉,然後被人扶著上馬,喊道:「趕緊,都去碼頭!」

一群人也只有李秀和幾個官員騎馬,其他人都是步行,一路小跑跟著。

于謙也有馬,他跟在李秀的身後,想起了剛才傳來方醒即將到達金陵的消息後,李秀哭喪著臉的模樣,不禁心中一振。

沒跑出多遠,左邊就來了一群人馬,及近一看,卻是兵部尚書彭元叔。

這一路不斷的會和著其他人馬,等看到碼頭時,身後已經是黑壓壓的一片,就像是大軍出征,氣勢非凡。

碼頭上的貨船已經被安排往上游去暫避,邊上有個大棚子,李秀邀請幾位尚書過去乘涼。

「今日也邪性,竟然沒風!」

進了棚子之後,有人抱怨著,有人附和著。

沒有風的情況下,棚子里實際上也不涼快,而且悶熱。

李秀已經汗流浹背了,他看了一眼棚子里的人,驚訝的問道:「劉大人和陽武侯沒來?」

瞬間棚子里就變得沉悶起來,所有人都在擔心自己的未來。

劉觀已經到金陵一段時間了,手下的御史到處亂跑,尋訪各地官員的情況,讓整個南方官場人人自危。

而薛祿則是來接替李隆的。

自從上次和方醒懟了一次之後,李隆就上了奏章請罪。按理這種事朱瞻基頂多是申飭一番就算了,可最後卻是派來了薛祿。

薛祿是誰?

這位老將幾乎就是皇室最信任的將領之一,所以近幾年被留在京城坐鎮。

他年事已高,按照大家的說法,也該是請病歸家,頤養天年的歲數了,可依舊被派來了金陵。

有他在,包括宋琥之流都服服帖帖的,沒誰敢和這位老侯爺叫板。

可是他們都不來迎接方醒,這個就有意思了。

薛祿不來接還能說是老資格,可劉觀是什麼意思?

而且這是凱旋歸來的將士啊!

就在棚子里的人心思各異時,前方來了兩騎。

戰馬和人都是汗流浹背,近前後,有騎士喊道:「諸位大人,興和伯就在前方。」

是船隊,蠢貨!

李秀放棄了呵斥騎士的打算,因為他看到其中一個騎士已經在馬背上搖搖晃晃的,面色慘白。

噗通!那個騎士終於落馬了,有人跑過去看了看,回頭說道:「是中了暑氣。」

可現場卻沒郎中,幸而碼頭這邊有解暑葯,有人給那騎士餵了。

「來了!」

前方已經看到了船帆,一群官員頂著太陽走出棚子迎了過去。

一艘艘戰船臨時充當了運兵船,甲板上站滿了手持火槍的軍士。

「聚寶山衛也來了……」

歡迎的人群中有人用驚訝的語氣說了這句話。

船隊開始靠岸,方醒第一個登岸,洪保和傅顯卻不見蹤影。

一番寒暄後,方醒說道:「此次方某來金陵,主要是水師的船隻在大戰時多有損傷,一路北上力有未逮,所以順便在金陵修整一番,還請諸位大人多多體諒。」

李秀作為地主,馬上就應承了下來,在他想來,聚寶山衛不過是幾千人,也就是些許糧草罷了。

戶部尚書曲勝也說沒問題。

「今年北平那邊說可以減半運送糧食北上,本官倒是擔憂穀賤傷農,興和伯只管取用,到時候北平戶部自然會和本官結算。」

曲勝的話引來一陣笑聲,兵部尚書彭元叔笑道:「曲大人這是厚此薄彼啊!上月說是給幾個衛所加些去暑的耗費,你都顧左右而言他…….今日何其大方啊!」

回過頭他對方醒拱手道:「興和伯,本官和曲大人之間,隔幾個月總得要鬧一場,卻不是說你。」

辛老七牽來了戰馬,方醒拉住韁繩說道:「這個確實是該給,越是操練的辛苦的衛所就越該給,不過以後操練都該定下來,什麼季節怎麼操練,怎麼監督操練是否作假,這些一一弄清楚之後,軍中是該增加些錢糧了。」

說完他就上馬,然後眾人紛紛跟隨,只是心中卻有些犯嘀咕。

歷朝歷代軍費都是個大項,本朝太祖高皇帝參考了以前的兵制,然後弄出來一個有些古怪的軍戶屯田制度,然後軍費居然無需戶部撥付,一時喜翻了那位皇帝。

可從那之後,軍戶屯田制度漸漸的就廢弛了,然後戶部又開始接過了這個爛攤子,缺啥補啥。

聽方醒的意思,以後的軍隊操練要嚴查,軍費要寬鬆,這個……

取消軍戶籍貫就不得了了,居然還想改善那些丘八的待遇?

一行人懷著不同的心思回到了城中,天氣太熱,方醒順應人心的婉拒了接風的好意,只說征戰疲憊,需要好好休息。

然後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媽,金陵城就漸漸了沉寂了下去。

……

方醒那廝又來了!

若論南方士紳最恨的是誰,以前大抵是太祖高皇帝,而現在卻是方醒!

對於南方來說,方醒就是掃把星,更是殺戮的代名詞。

先前就有消息傳出來,方醒一行在金陵修整,等待船隻修補完畢,然後再行北上。

可有些人卻覺得此事不對。

「老師,金陵還有船,那些船運送一萬人都不是事,可他方醒卻偏偏要在金陵歇息,這裡面會不會有問題?」

「不知。」

汪元在專心的泡茶,頭也不抬一下。

室內有三個冰盆,可案几上卻在燒著小爐子,冷熱交織之下,黃儉一身的汗。

他已經無法安靜,甚至無法保持冷靜。

他在喘息著,目光漸漸赤紅。

「安靜。」

汪元終於抬頭了,卻是一臉陶醉的端著茶杯在嗅著茶香。

室內安靜了下來,汪元緩緩的喝了一口茶,卻聽到了噗的一聲。

他皺著眉看向一臉狠色的黃儉,說道:「矢氣……斯文掃地!」

黃儉突然笑了起來,笑聲爽朗。

汪元放下茶杯看著他,目光冷清。

「老師,我知道你為何要嫉恨方醒。」

汪元哦了一聲,沒接話。

黃儉冷笑道:「當年你四處下注,特別是文方和張茂,他們能整日遊手好閒還得了個南方名士的名頭,老師你出力不小。」

汪元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說道:「老鼠也比你強百倍!」

黃儉起身走到了冰盆的邊上,蹲下後,把雙手覆蓋在冰上,舒坦的說道:「張茂和文方怎麼進了當時的東宮我不知道,不過卻知道他們都是反當今陛下的。」

「那時候當今陛下和仁皇帝父子之間的關係有些不好,老師,你們都想把他顛覆下去,對嗎?」

黃儉得意的看著汪元:「換個太子多好啊!後面上來的那位新太子肯定會對你們感激零涕,至少報酬是要有的,說不得幾個高官的位置就留下來了……」

汪元冷冷的看著他,問道:「你究竟想說些什麼?」

黃儉起身道:「老師,我想說,你們都想弄掉當時的太孫、後來的太子,而把方醒弄下去對此好處多多!」

「你科舉不利,兩個兒子也是愚鈍,可孫子裡面卻有個能讀書的,老師,您就是想把這些全都堆積在那個孫子的身上,所有的名望,所有的人情……讓他一飛衝天……對嗎?」

汪元的眼中閃過利芒,然後淡淡的道:「你不去衙門裡做個捕快倒是可惜了。」

黃儉得意的道:「知道我是怎麼發現這些的嗎?」

他指著後面說道:「我花錢請了一個雞鳴狗盜之徒去了你的書房,找到了幾封書信……然後我一一抄錄下來,再讓他連夜送回去……老師,您以為您當時燒那些書信我不知道?可我抄錄是在你動手之前……」

室內寂靜,漸漸死寂……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