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12章 城頭聚會

第2312章 城頭聚會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17 02:23 | 本章字數:2707

一處大宅子的圍牆上,幾個腦袋冒出來,其中一個鬍鬚斑白的老人喊道:「這是亂命!哪朝哪代,哪個君王會這般做?這是亂命!」

大宅的外面,一隊軍士站在烈陽下。

為首的百戶官拔出長刀,他用刀尖指著牆頭,說道:「十息之內開門,否則按謀逆處置!」

那斑白的頭動了一下,眼神悲涼。

「大明……太祖高皇帝……文皇帝……看看現在的陛下吧!他瘋了!他在自毀根基!」

蒼涼的悲鳴聲中,百戶官厲聲喊道:「破門,反抗者格殺勿論!」

「嘭!」

「殺!」

烈日下,宅子里慘叫聲不斷,然後就是得意的大笑聲。

「大人,這幾個女人不錯啊!」

幾個軍士揪住幾個女人的頭髮,一路把她們拖了過來,等到了前院百戶官身前,就用力的拉了一下,讓她們抬起頭來。

百戶官舔舔嘴唇,艱難的道:「罷了,有人在府衙坐鎮,一旦被他們得知了,咱們都得流放。」

整個南方都在動蕩,鮮血和硝煙漸漸瀰漫了南方的天空。

……

「伯爺,各處動蕩,有人造反,有人頑抗,也有軍隊趁火打劫……」

費石送上了一本冊子,厚厚的。

方醒翻看了一下,說道:「半個月內就能收集到這麼多的消息,錦衣衛功不可沒。」

邊上的李敬心中冷笑,你方醒和錦衣衛指揮使瀋陽幾乎是穿一條褲子的,當然會幫襯費石,一分功都要說成十分。

「興和伯,咱家這裡也有些消息。」

李敬從袖子里摸出一本冊子遞上,方醒接過也翻看了一下,贊道:「雖有重複的地方,不過反而印證了消息無誤,好,東廠也不錯。」

李敬一心想壓過費石,卻只得了個不錯,一時氣結,就看了費石一眼。

費石恭謹的道:「伯爺,那些犯事的軍兵都被盯住了,只要一句話就能拿下。」

他叫方醒伯爺,這是親近之意。

文武不相屬,有些品級的文官都不會叫方醒伯爺。東廠覺得自家是一個系統,也不肯對武勛低頭,於是錦衣衛的態度就有些微妙了。

他們大多叫方醒伯爺,這個就像是武人。

而東廠叫興和伯,這個卻是和文官一個樣。

不用叫伯爺,李敬有些得意,就挑釁的問道:「興和伯,可要現在動手?東廠的人已經準備好了。」

方醒搖搖頭,說道:「清理投獻和國運息息相關……我便有愧一回吧。」

他可以令人去拿下那些犯事的官兵,可在這個當口動手,那些士紳肯定會趁機鼓噪,然後引導這股子風潮一路發展下去,最終會成什麼樣?

「大潮席捲之下,不可逆啊!」

大潮一旦逆流,大明就會被沖的支離破碎。

李敬和費石一心就想拿下那些官兵立功,所以心中火熱,就等著方醒下令。

可方醒卻嘆息一聲道:「此事暫時壓住,秋後算賬。來人!」

「伯爺!」

有小吏進來,這是從北京跟來的。

方醒吩咐道:「傳令各處,清理投獻關乎國運,誰若是不守規矩,本伯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做規矩!」

這是要壓下的意思啊!

費石和李敬都有些失望,卻不敢置喙。

「伯爺,來了不少士紳,說是有話請教您。」

外面來了個軍士稟告,方醒楞了一下,等得知有邱幀,曹瑾,丁仁,汪元等人時,就從容的道:「都是飽學鴻儒,這宅子太小了些,卻是納不下那麼多的文氣,請他們到城頭去。」

「城頭?」

駐地外,一群『飽學鴻儒』面面相覷。

「這天氣上城頭,可是要炙烤我等為晚餐嗎?」

有人不滿的說道:「難道這宅子里有什麼見不得人的?還是說興和伯覺得我等沒資格進去。」

「好了!」

邊上有人低喝一聲,於是牢騷就沒了。

邱幀和曹瑾被自家孩子扶著站在一起,邱幀乾咳道:「那些軍士也在城頭上值守,也沒見變成烤肉,走吧。」

一行人騎馬的騎馬,坐車的坐車,等到了城下時,都抬頭看著被晒成白地的城頭髮愁。

一個人說天氣真熱,滿身汗,那麼這算不得真熱。

可一個人說天氣真熱,汗都沒出時,這才是真的熱到了極致。

烈日下不少人都在出汗,可只是鬢角一處,身上卻不見濕痕。

這就是溫度太高,連毛孔都封住了。

「伯爺到了。」

方醒恰在此時騎馬來了,他下馬後拱手道:「諸位賢達辛苦,本伯卻不好怠慢,正好有人弄了些冰,咱們今日就在這城頭飲酒作樂吧。」

一行人上了城頭,有人弄來了椅子桌子,然後抬著木桶上來。

木桶被棉被包裹著,打開後,冷氣絲絲往上冒。

一人一杯,而且還是玻璃杯。

玻璃如今在大明是越發的成大路貨了,開始戶部還想細水長流,可誰曾想有人見玻璃價高,就自己去琢磨,居然弄出了一個方子,做出來的玻璃器皿雖然透明度和模樣要差戶部的些,可好歹價格便宜啊!

於是夏元吉也沒招了,有人建議玻璃官營,可卻招致了大家的反對。

官營是好,可錢財買不到活力啊!

要發展經濟,就得調動百姓的活力。而在許多時候,活力幾乎就相當於創造力。

玻璃杯里裝著葡萄酒,每個杯子里還放了幾塊冰,輕輕晃動杯子的話,冰塊撞擊杯壁,發出清脆的聲音。

方醒也拿著一杯葡萄酒,喝了一口,覺得太酸,也就比醋好些。

他看了一眼那些士紳,大多都在陶醉的喝酒,有人甚至在吟誦著詩詞,什麼葡萄美酒夜光杯之類的。

可太陽高照,什麼夜光杯也擋不住的熾熱讓人漸漸頭暈眼花。

「給勤齋公和遠山公他們打傘!」

隨著方醒的吩咐,十多個年紀大的老儒的身後就多了一個軍士給他們打傘。

「多謝興和伯。」

幾個老儒起身謝了,見方醒也沒打傘,心中稍稍安穩了些。

方醒和儒家是對頭,他能善待這些人,那多半是敬老。

一個人能敬老,那麼就壞不到哪去。

所以氣氛漸漸的融洽了起來。

但求見總得有個話題,不然方醒哪有時間陪這些士紳說話。

一陣眼神之後,邱幀就喝了口葡萄酒,嘴唇被酒液染成的紫色猶不自知,說道:「興和伯,如今南方遍地烽煙,不知朝中可有說法?」

這種試探在方醒的意料之中,他隨意的道:「清理田畝乃是朝中早就定下的大事,至於所謂的遍地烽煙,那只是有些人不肯丟掉那些不該得的東西,人心不足罷了!」

邱幀嘆息道:「老夫死了一個侄孫……被亂刀砍死,家眷全被拿了回來,如今還在路上……」

「老夫家中有個遠方的堂兄,一家子都被殺了,好狠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