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27章 自相殘殺

第2327章 自相殘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2 04:04 | 本章字數:2984

轟隆!

雷聲在雲端盤旋下來,很悶。

黃儉穿著一身青衫,站在院門內對汪元拱手笑道:「老師有三年多沒來過這裡了吧?」

汪元木然的道:「你有妻兒,我自然不好常來。」

黃儉看了一眼天色,說道:「要下雨了,老師請進。」

汪元剛進去,雨滴就落了下來。

汪元回身掩門,大門緩緩合上,門縫中,汪元那張冷冰冰的臉上,突然漸漸溫和。

而就在他的身後,略微高些的地方,幾乎是同一個位置,一張臉也在笑著。

黃儉在詭異的笑著。

兩個腦袋,兩張臉在門縫中漸漸重合,漸漸從雙眼開始消失,最後戛然而止,一切都被掩蓋在了門內……

雨在下!

院子里,雨水稀疏落下,地面濕潤了一瞬,然後濕痕馬上消失。

灼熱的大地上塵土飛揚,雨滴卷著塵土再次落下。

濕痕漸漸連成了一片,雨滴越來越重,敲打在地面上,就像是敲打在心頭。

屋檐下,汪元在看著這一番變化。

黃儉也在看著,「雨從無根處生,落地為塵。這便是大道,神仙想來也是吧,落入凡俗就是凡人,老師多年自矜,可有所得?」

汪元怔怔的看著雨水落地的景象,聞言微微一笑,說道:「你那堂兄被拿下和方醒無關……」

黃儉並未憤怒,「老師早就知道的吧,然後自己恨毒了方醒,卻把我堂兄的事栽在方醒的頭上,然後看著我像是個傻子一般的去刺殺方醒,而我認識王柳碎的消息老師應該也是早就知道了,這一切都是局,老師讓弟子鑽進去的局。」

汪元伸手探出屋檐下,感受雨水滴在手心的溫度,卻是溫熱。

他有些失望,說道:「萬事不會驟然變化,四季輪迴,都是漸變,你呢?」

黃儉笑道:「老師那些年在外面口碑頗佳,一是修橋鋪路,那是要名聲。二是獎掖後進,遇到聰慧的士子都會溫言相交,甚至解囊相助,這是收買。一是人心,二是種因,若是那些士子有誰中了進士,自然是要念著老師的好,不然老師的好名聲在,只需在背後說一句壞話,那人怕是要名聲掃地……」

汪元捻動手指,感受著濕潤,說道:「人一輩子就這區區數十年,老夫大半都過了,卻不肯安靜,卻是為何?」

就像是學堂上老師向弟子發問,黃儉認真的想了想,說道:「凡人衣食足就夠了,老師不喜美色,不好享樂,看似清心寡欲……」

汪元緩緩回身,微笑道:「然後是什麼?」

黃儉說道:「實則是利欲熏心,可卻只是布衣,不得入朝堂指點江山,所以就在江湖中給人添堵,看著朝局有一些自己改變的跡象就喜不自勝……」

他臉上的焦躁早已消失,竟然看著很是平和:「老師,您更多的是想為子孫鋪路吧。在他們成材之後,南方名士之後,官場上有不少受過您恩怨的官員,嘖嘖!想想都讓人悠然神往啊!」

汪元撫須笑道:「世家便是這麼做的,一代代的積累,然後厚積薄發,子孫人才輩出,出將入相,不絕於縷,這才是老夫所追求的目標。」

黃儉笑了笑,卻是帶著譏諷的味道:「老師,當初文方二人被仁皇帝看中,並簡拔,這是誰的手筆?若說是殿下聽聞他們的名聲而招募,那只是笑話,大明有才之人千萬,他們不過是花錢弄來的名聲,真要招募人手也輪不到他們。」

汪元楞了一下,然後說道:「此事倒也沒什麼機巧,當年的仁皇帝做太子時喜愛文章,身邊有些老儒,老夫和其中一人交好,書信往來,多為文方他們誇讚,逢年過節用他們的名頭送些禮物進京罷了。」

黃儉愕然道:「就這些?」

汪元緩步進去,說道:「你以為要什麼?人情人情,不過是水滴石穿而已。一日不成,那就兩日,兩日不成,那就三日,除非是梟雄,否則幾人能擋?」

兩人分左右坐下,中間就隔著一小桌。

小桌不大,距離很近,兩人也在微笑,可卻讓人生出了隔著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的錯覺來。

黃儉坐下後才想起泡茶,就親自出去了一趟,回來時手中多了個茶壺和兩隻杯子。

「家中的妻兒不在,倒是怠慢了老師。」

黃儉很自然的倒茶,汪元很自然的看著茶壺和茶杯。

黃儉指指茶杯道:「老師請用茶。」

汪元摸著茶杯道:「你泡茶的手藝依舊看不到長進啊!」

兩人都笑了,汪元突然止住了笑意,然後皺眉看著黃儉的身後,說道:「老夫一晃眼,怎麼又看到了一張紙?」

黃儉心中一驚,就起身反手去摸自己的背。

汪元的雙手閃電般的動了,瞬間就把雙方的茶杯換了個方向。

黃儉依舊在摸背上,汪元又快速的動了一下,等黃儉沒摸到,惱怒的回身時,汪元的手已經從那隻茶杯的上面離開了。

「卻是看錯了。」

汪元揉揉眼睛,看著竟然多了老態。

黃儉心中舒坦,覺得這人終究是離死不遠了,就得意的道:「老師還是多保養吧。」

汪元唏噓道:「人老如蠟燭,燭淚流淌,最後成了一灘……」

外面的雨一直在下,可酷熱依舊未消,反而多了些悶熱。

黃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我知道老師有門路,弄個新戶籍也不是事,我只要這個,以後咱們各自不相干。嗯,我發誓,以後各不相干。」

汪元笑了笑,說道:「你的妻兒就不管了?」

黃儉的眼中多了些猶豫和掙扎,然後說道:「那方醒不喜歡折騰婦孺,只要我能脫身,他肯定不會對我的妻兒下手。」

汪元笑道:「戶籍出自我手,你無所遁形,難道不怕方醒對老夫下手,然後老夫把你供出來?」

「轟隆!」

天空中一擊悶雷,黃儉顫抖了一下,強笑道:「若是老師被他拿了,那便是天意。」

汪元溫和的道:「你是想逃吧,大明如今極大,只要有錢,何處不能安身?你這是想躲在某地,等風聲住了之後再出來,果然是得了老夫的真傳,極為能忍。」

黃儉說道:「以前我一直說方醒會來查那事,可你不信,如今你以為如何?」

「方醒有城府,他能一直忍到現在,那就是想利用此事做文章,或是想讓咱們驚恐萬狀,疑神疑鬼。」

汪元擅長擺弄這些計謀,所以早就看出了方醒的用意。

「老夫是名士,沒有把柄他不敢拿人。」

黃儉嘆道:「老師果真是算無遺策,把自己摘的乾乾淨淨的。只要我能消失,此事自然就平息了。」

汪元看了一眼被他喝了大半的茶水,問道:「你想如何消失?」

黃儉一怔,然後身體搖晃了一下,說道:「我怎地有些頭暈?」

汪元的左手一直隱在寬大的袖口裡,他雙手合在一起,像是在傳遞什麼東西。

黃儉捂著額頭,眼睛不住的眨巴著。

汪元微笑著再次問道:「你想如何消失?」

黃儉覺得腦袋發暈,他搖搖頭,皺眉道:「你不肯寫信給文方他們,可文方他們每月都會給你寫信,老師,你還不知道吧,我摹寫了之後掉包了三封文方給你的信……」

汪元點頭道:「是啊!你最擅長摹寫,老夫當年還讓你別在這等小道上下功夫……」

黃儉的身體在搖晃,他扶著桌子起身,看看那杯茶,再看看詭異微笑著的汪元,嘶吼道:「你下毒!」

汪元霍然起身,用右手一直握著的東西砸了過去。

沉重的硯台一下就砸在了黃儉的額頭上,發出了一聲悶響。

黃儉連退幾步,最後重重的倒在地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