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29章 侵蝕烏雲的陽光

第2329章 侵蝕烏雲的陽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2 04:04 | 本章字數:2954

天空中偶爾會有雷聲。

雷聲沉悶,就像是一個人被捂著嘴在呼救。

黃儉覺得自己已經不用呼救了。

他感到生命力在不斷的流逝,而內心的那股執念卻越發的堅定了。

他平靜的說道:「伯爺,主謀是汪元。」

方醒走了進來,問道:「王柳碎是誰聯繫的?」

黃儉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他說道:「是,我是從汪元的口中得知了有王柳碎這個人,甚至他在哪也是汪元裝作不經意說的。」

方醒微微點頭,問道:「是什麼毒?」

從進來開始,他並未吩咐什麼抓人,更未說什麼謀殺。

他問了汪元,彷彿是在酒席上遇到朋友,然後問家中可好。

汪元楞了一下,強笑道:「興和伯,那是黃儉的毒藥,老夫當時喝茶時趁他不注意交換了杯子,不然現在死的就是老夫了。」

「你很淡定,這很了不起。」

方醒指指黃儉,方五過去看了一下,然後說道:「老爺,不知道是什麼毒。」

黃儉已經不行了,他的眼神獃滯,喃喃的道:「我不想死,我要做官,做大官……」

他的上半身全是血跡,胸腹處一陣涌動,嘴角又湧出了些黑血,然後指著汪元,咽喉里咯咯作響。

「老……」

汪元嘆息道:「老師對你多有疏忽,讓你走上了邪路,老師我……」

黃儉被方五扶著坐在那裡,左手僵硬的指著汪元,咽喉上下滑動幾次,眼睛已經失去了神彩。

他彷彿是要用最後的生命力來控訴什麼,竟然面色猛地一紅,然後喝道:「老畜生!」

一口血從他的嘴角涌了出來,然後他的身體往後倒去。

方五鬆開手,讓他躺在地上,起身道:「老爺,他去了。」

方醒點點頭,看到汪元一臉的遺憾和悲痛,就說道:「書里可還教你如何演戲了?」

「演戲?」

汪元楞了一下,然後說道:「興和伯若是不信,盡可去問問那些青皮,黃儉從前段時日就坐立不安,老夫喝問也沒結果……」

「陳默。」

方醒輕聲叫了這個名字。

陳默從後面進來,見到汪元就說道:「咦!上次那牛車裡的人是你吧,偷偷摸摸的在車裡窺看黃儉,你長的細皮嫩肉的,本官一看就記住了。」

汪元面色一變,說道:「你認錯人了。」

陳默走近幾步,仔細看了看,說道:「哪裡會認錯,你這眼睛看著陰險,本官再不會記錯了。」

方醒看看汪元的眼睛,卻是溫和。但若是仔細看去,就會發現溫和中帶著的冷意。

這便是陳默說的陰險吧。

方醒覺得自己的觀察能力還不如陳默,反省了一些之後才想起自己不是不如陳默,而且汪元讓他起不了觀察之心,否則早就看出這是個什麼人了。

「那是你的弟子,他想逃本伯理解,也在等著他逃。」

這是早就察覺了黃儉行蹤的意思,方醒說的很是自信。

而他的話讓汪元的心冷了下去。

「你大概是擔心他出逃會把事情鬧大,到時候驚動了本伯,所以才要毒殺他吧。」

「沒有,興和伯若是不信,盡可搜身,看看老夫的身上是否有毒藥。」

方醒的目光停留在桌子下的那個小瓷瓶上。

小瓷瓶的塞子已經掉了,從口子里泄露出了些灰黑色的粉末。

「你很鎮定。」

方醒負手走過去,陳默接過話茬說道:「你上次趕了黃儉下車,更是砸破了他的頭,這些早就被人知道了。上次黃儉背上那張紙就是本官讓青皮貼的,卻是想讓你看。汪元,你真以為自己運籌帷幄,有人幫你去送死?」

他走到汪元的身前,伸手拍拍他的臉頰,說道:「你派人去尋黃儉的妻兒都被那些青皮看到了,後面你派人去黃儉的老家,這是想滅口還是什麼?可錦衣衛的人已經跟上去了,你說你死不死?」

汪元面白如紙,陳默見方醒彎腰去撿起那個小瓷瓶,就勾住汪元的肩膀,如好友般的親近。

「你說你大把年紀了還敢下毒毒死自己的弟子,這下連流放的資格都沒了,少不得要抄家,你自己也逃不過那一刀,怕不怕?」

陳默最近和青皮們廝混,開始以為他們是天生的好勇鬥狠,可後面接觸多了才知道,好勇鬥狠只是他們嚇人的面具,實際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弱點。

而怕死幾乎是所有人的弱點!

汪元的身體在顫抖,牙齒也在磕碰出聲。

方醒在檢查瓷瓶里的粉末,他好奇的想去嗅嗅這毒藥的味道,卻被方五勸了。

「老爺,發作那麼快,肯定是樹毒。」

方五聞了聞,然後用力的打了幾個噴嚏,這才放心說話。

所謂樹毒包括很廣闊,植物類的毒藥都在裡面。

方醒讓他把瓷瓶收好,然後走過去說道:「本伯早就在盯著你了,不只是你,那幾位名士也在其列。汪元,別說是有證據,沒證據你以為本伯就不敢拿你嗎?」

汪元的身體一直,方醒沒給他辯論的機會,說道:「知道嗎?幾百起造反,北方說是民風彪悍,可遠遠不如南方,這是什麼意思?」

陳默湊趣道:「興和伯,說明南方的逆賊多啊!」

方醒讚賞的道:「沒錯,南方的逆賊多。幾百起造反的當口,誰還敢出來鬧事,那就是造反。誰敢附從?」

汪元終於站不住了,一下就軟坐在地上。

刺殺的仇報了,方醒心情舒暢,說道:「你等在南方阻礙科學多年,若是學問之爭也就罷了,可你們卻是黨同伐異,以你汪元為首的那幾個名士就是中堅力量。」

「本伯忍了幾年,終於能出手了,暢快啊!哈哈哈哈!」

方醒走到門外,院子里一群軍士在等候命令。

「伯爺,外面已經封住了。」

領頭的軍官大聲稟告道。

那些軍士站在大雨里,渾身早就濕透了,卻紋絲不動。

這是最基本的素質,但以後的大明軍隊就丟掉了這種素質,讓戚繼光帶著一群礦工震懾住了一群職業軍人。

「伯爺……」

裡面傳來了汪元的哀求。

方醒面無表情的道:「抄家!」

「伯爺有令,抄家!」

這群軍士衝出了院子,隨即汪家就傳來了陣陣驚叫和哭嚎。

他就站在屋檐下聽著這些惶然的聲音,裡面的汪元已經絕望了,在罵著黃儉。

「你這個畜生,當年若非是老夫收留了你,你就是一條喪家之犬。對了,伯爺,黃儉前幾日把妻兒都送回了老家,他們也是共犯……」

這聲音裡帶著興奮,就像是見到美女的壯漢。

「老爺救命……」

外面傳來了一個婦人的喊叫,方醒卻沒動容。

汪元依舊在興奮的叫喊著,彷彿把黃儉的妻兒弄進大牢就是他的人生目標。

方醒吩咐道:「汪家照律處置,黃儉的家人……放過。」

裡面的汪元馬上就瘋了,喊道:「黃儉才是策划行刺你的人,你瘋了,居然放過他的家眷!」

方醒伸手,辛老七遞過打開的雨傘,他接過後走進了雨中。

他走到了汪家的大門外,看到對面有一個男子在盯著這邊,就說道:「誰的人?」

有人說道:「伯爺,是青皮,那些青皮這段時日都在盯著汪家。」

方醒微笑道:「挺盡責的,收錢就辦事。」

「有太陽!」

天空烏雲壓頂,遠方卻出現了一抹光亮。陽光就在那裡閃耀,侵蝕著烏雲的邊緣。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