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39章 士紳的報復

第2339章 士紳的報復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6 02:00 | 本章字數:2684

土豆很內疚,他覺得是自己不懂事,不爭氣,把張淑慧給氣病了。

於是他就在書院里請了假,漢王那裡自然也不去了,每日在家侍奉母親湯藥。

方醒對此樂見其成,只是想起張淑慧才三十多點就被兒子當成了老太君,就忍不住要笑。

他牽著無憂站在外面,稍后土豆端著空碗出來。

「你來。」

方醒見他面色凝重,雖然也想藉機敲打兒子,可終究還是不忍。

土豆把碗交給了丫鬟,然後走了過來。

方醒鬆開手,對無憂說道:「去陪你娘吧。」

等無憂進去後,方醒指指前方,父子倆就在院子里散步。

「爹,孩兒不孝。」

土豆很沉痛的模樣讓方醒暗自點頭,覺得自己的兒子至少不是那等紈絝。

「知道漢王為何要把你帶到府里去操練嗎?」

土豆說道:「知道,陛下有意在年前年後檢閱勛戚和勛戚子弟,殿下是好心,想讓孩兒不掉隊。」

方醒點點頭,沉吟了一下,決定把另一層意思告訴他。

「這只是一個原因,我方家一脈從不以個人武力彰顯於當世……漢王把你帶過去,和為父在南邊弄的那件事有關。」

「爹,是清理南方的田畝嗎?」

土豆馬上就反應過來了,然後面色有些悻悻然,大抵是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方醒點點頭道:「為父臨行前去過漢王府,請他必要時看住你們。」

這是從未有過的慎重。

土豆難以置信的道:「爹,這是京城,天子腳下呢!」

方醒笑道:「是啊!可為父在南方卻是在挖牆腳,挖斷了無數人家的牆角。那些人和京城的不少人都很親密,造反都有幾百起……」

見土豆在沉思,方醒說道:「你想想,他們連造反都敢,敢不敢對你下手?」

張淑慧和小白在方醒走後不大出門,最多就是和無憂進宮,可那是有侍衛一路保護,安全無虞。

而平安大多在書院,只有土豆作為長子要時常出去,代替方醒應酬某些事情。

「爹,那姨娘和歡歡那邊呢?」

「那邊為父也託付給了錦衣衛。」

土豆眨巴著眼睛,恍然大悟道:「爹,您不讓錦衣衛來保護我,是擔心孩兒的名聲嗎?」

「扯淡!」

方醒輕笑道:「在你們的安危之前,名聲分文不值!」

方醒見他迷茫,就解釋道:「你是為父的長子,以後肯定是要牽涉到一些朝政之事,所以我請了漢王幫襯,這只是要讓那些人怕,讓他們知道為父知曉了他們的念頭。」

「為父還擔心漢王粗心,還給陛下打了招呼,讓他必要時動用宮中的人來保護你。」

方醒做事不說洒脫,可卻喜歡快意恩仇。

可就在家人的身上,他卻婉轉求人,這和他的秉性不符。

方醒見他低著頭,就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誰知道漢王很夠意思,直接把你帶到漢王府,放出話說收你做弟子,那些人大抵就怯了。」

土豆低著頭,良久問道:「爹,那您為何不能讓他們怕呢?」

方醒沒想到他會問這個問題,想了想,認真的道:「漢王可以不管不顧,而為父卻有著一些抱負,所以做事不會沒有底線,大抵是這樣吧。」

見他有些失望,方醒不禁就笑了,說道:「許多事情為父都沒給你說,你只需知道,若是有人做事沒底線,為父會讓他到地獄裡去懺悔。」

土豆這才想起方醒的那個名號。

寬宏大量,也就是說,方醒實際上是在裝善良和本分!

「漢王摻和進來,就代表著陛下也摻和進來了,還有你舅舅他們也在,知道嗎?」

方醒不肯給他說朱瞻基不好明著出手的原因,「你大了,以後這些事情你可以琢磨,但卻不能鑽進去,變成個只知道陰謀的傢伙。」

見土豆在思索,方醒拍拍他的肩膀道:「有些話你不樂意和為父說,可以去找解先生和黃先生請教,他們都是智者,也能為你解惑。」

黃鐘很忙,在外面傳出那些謠言後,他就在收集消息。還沒好好休息的家丁們被他派了出去,去打探是否有人在想煽動些什麼。

下午他就去請見方醒。

「伯爺,此事大概不是蓄意的。」

書房裡沒燒炭盆有些冷,方醒搓搓手,給他倒了杯熱茶。

「那麼就是清理田畝的後患,南方有人被拿下了,北方有人在憤怒,感同身受還是親戚朋友?」

黃鐘說道:「親戚朋友的可能大一些,南方此次幾百起造反事件,震驚了陛下,也震驚的北方,事情已經過去了,那些人肯定會不滿。」

「那就不管。」

方醒想休息到過完年,他覺得謠言最多在年前就會消散。

可黃鐘卻有不同看法:「伯爺,在下估計有人會藉機生事。」

……

在家的日子很逍遙,書院開始放假了,方醒帶著三個兒子和閨女出去打野兔。

雪地里,只要順著腳印,就能找到那些獵物。

一群人屏住呼吸在看著辛老七,而前方就是一隻野兔。

辛老七面無表情的鬆開手,箭矢飛出去。

野兔的耳朵一動,正準備跑時,已經被箭矢釘在了地上。

「爹,要活的!」

被方醒蒙著眼的無憂在快活地叫嚷著,等睜開眼睛時,卻看到了一隻死的不能再死的野兔。

小刀笑嘻嘻的道:「小姐,這野兔是自己撞上來的,一下就死了。」

方醒看了一眼他手上的血跡,這傢伙剛才硬生生的撇斷了野兔的脖子。

無憂搖搖頭,「不要,我要活的,養在屋裡面。」

「臭烘烘的。」

方醒單手抱著歡歡,另一隻手牽著她,說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

回到方家莊時已經是下午了,有客人在等候。

方醒在前廳見到了這人,卻不認識。

「老爺,這是錦衣衛的人。」

這人起身拱手道:「伯爺,先前有人上了奏章,說您在海外吞了一筆金銀,而且和方政弄虛作假翻臉,是準備在海外建國。」

方醒點點頭,辛老七就帶著這人出去。

黃鐘來了,說道:「伯爺,這就是那些藉機的人。」

方醒說道:「我和方政弄了一出鬥毆也沒想瞞著誰,許多人都知道,可金銀是怎麼回事?真有人當真了?」

黃鐘苦笑道:「關於海外的情況多有傳聞,以前說是蠻荒之地,後來拉回來了不少金銀,那些人又說海外多金銀,難啊!」

方醒無奈的道:「在海上不可能,上岸後那麼多雙眼睛盯著更不可能,那些人在想什麼?」

黃鐘正色道:「伯爺,他們怕是在想利用您和方政的關係做文章,畢竟很親密。還有……您執掌聚寶山衛的時間太長了,十幾年,讓人無法不疑心會不會變成了私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