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42章 你相信誰?

第2342章 你相信誰?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6 14:30 | 本章字數:2723

離過年不遠了,宮中處處都在忙碌著,皇后也說了,大明如今風調雨順,自然會惠及宮中,今年過年會比去年更好。

這就是錢啊!

於是大家都勤快了幾分,猜測著皇后娘娘會多發多少錢。

幾個重臣腳步匆匆的被引著往暖閣來了,幾個太監見他們腳步匆匆,面色凝重,都在竊竊私語。

誰都希望年前能安安靜靜的,可往往事與願違。

「這是要攪亂大明!」

「這是離間君臣,該殺!」

一個太監走出暖閣,目光左右掃過,那些太監急忙退了回去。

「陛下息怒。」

暖閣里,楊榮已經看了奏章,不禁心中叫苦。

「喜怒?朕要請這位林詹息怒才是。」

朱瞻基冷冷的道:「王彰來了沒有?」

俞佳出去問了一下,稍後就帶著王彰來了。

王彰滿頭霧水的進來,行禮後,上面就砸了一本奏章下來。

皇帝刻薄的道:「看吧,別跟朕說你不知道。」

王彰看了奏章,只看了那個名字就心中叫苦。

等他看完全文後,心中不禁湧起殺機,恨不能馬上趕回都查院,一刀剁了林詹。

可立場啊……

王彰不同於劉觀。

劉觀對皇帝是近乎於諂媚的服從,而王彰卻不行,他的性格和官職都不允許他變成個應聲蟲。

他抬起頭道:「陛下,臣萬死,只是言路不可阻攔,否則百年後,臣恐大明再無人為朝政發聲,再無慷慨赴死的臣子。」

好!

連楊榮都在暗自為王彰叫好。

皇帝現在對都查院的壓制是越來越深了,而他的打手就是劉觀。

楊榮本來就擔心皇帝會借著這次彈劾方醒和方政的風潮再次出手,到時候朝堂上下都是一個聲音。

所以王彰的堅持在這種時候就顯得極為難得。

朱瞻基冷笑道:「這麼說朕還得要多謝他了!」

王彰說道:「陛下,林詹在都查院多年沉寂,原先臣建議把他調離都查院,只是……」

那是吏部的鍋,蹇義說道:「陛下,臣記得當年都查院想調動三人,其中兩人已經出了都查院,吏部發現其中一人為官懶散,尸位素餐,就壓了下去。」

「尸位素餐?那為何不動?」

朱瞻基覺得有人占著茅坑不拉屎,就該全部趕回家吃老米飯。

蹇義對此有些印象:「陛下,那林詹當年也曾一月彈劾五名官員。」

「有趣。」

朱瞻基說道:「一個躊躇滿志的御史,後來怎麼變成了尸位素餐……」

……

方醒隨後也收到了消息,甚至是一字不差的把那份奏章都複製了過來,但並不是他的手段高超,而是林詹已經瘋了。

「德華,如今這份奏章被傳的到處都是,外間不少人都在起鬨,說什麼你要陳橋兵變,黃袍加身。」

張輔都來了,而且神色焦慮。

徐景昌也來了,這廝竟然在笑,「德華,那奏章里可是說你出征的次數太多,把我等武勛都當做了擺設,以後你就在家歇息吧,哥哥我率軍出征,也讓徐家的旗號在沙場上重新立起來。」

這話聽著有些刺耳,可徐景昌能親自來,在皇帝還沒表態的當口,已經很見交情了。

所以方醒笑道:「你率軍出征?我怕會全軍覆沒啊!」

笑話說完,徐景昌微微眯眼,冷冷的道:「可要我動手嗎?」

這話殺氣騰騰的,方醒還沒反應過來,張輔也淡淡的道:「你的人怕是會被盯著,若是不便,為兄這邊也有幾個機靈的手下,不說弄死,打斷他的腿也就罷了。」

方醒心中感動,說道:「此刻外面沸沸揚揚,我雖然也敢對那林詹下手,可事後陛下那邊卻不好做了。」

徐景昌大大咧咧的道:「是了,要不就再等一個月,年後哥哥我叫人下手。」

方醒只是笑了笑,卻沒答應。

張輔見狀就問道:「你不會是準備自己動手吧?」

方醒搖頭道:「不會。」

等送走了兩人,黃鐘才說出了自己的憂慮:「伯爺,雖然您領軍不多,可戰無不勝,在軍中的威望很高,可林詹也正是利用了這一點,由此就能引出許多可能……」

方醒看到了解縉,一臉急色,腳步匆匆的解縉。

他微笑道:「那些只是枝節,我幾次都有機會……比如說仁皇帝去時,所以……」

「德華慎言!」

解縉的臉有些發青,卻不知是冷的還是急的。一進來就板著臉呵斥著。

方醒起身道:「這些年若是要較真,機會多不勝數,所以這些只是積怨。」

解縉顯得有些焦急:「可此次彈劾不只是御史,群情滔滔,陛下會不會趁機……」

後面的話他說不下去了。

黃鐘補充道:「泰西新敗,大明水師天下無敵的形象深入人心。哈烈喪家之犬,肉迷遙遠,伯爺,大明目前已無威脅……」

「飛鳥盡,良弓藏嗎?」

方醒含笑問道。

解縉回身看看,再次回頭時,已經換了嚴肅的神色。

「當年老夫也算是位高權重,可一朝觸怒了文皇帝,轉眼就進了詔獄,若非你和……若非你相救,老夫屍骨早寒。」

當年的事一直在解縉的心中,漸漸的讓他去審視自己當年的作為。

「帝王無私情啊!若是把什麼都寄托在帝王的看重上,那不是智者所為。」

解縉毫不猶豫的就選擇站在了方醒這一邊,並抱怨道:「這事你應當早些告訴老夫,好歹老夫多年宦途,早就看透了這些,也能幫你分憂。」

方醒笑道:「我雖然仇人遍及天下,可卻不乏友人,解先生,伯律,晚上一起喝酒?」

解縉皺眉道:「先想個應對之法再說,否則也是酒入愁腸。」

方醒說道:「這一切都要建立在陛下猜忌的基礎上,解先生,可他會猜忌嗎?或是說他會覺得我是個威脅嗎?」

解縉搖搖頭,「帝王的性子大多喜怒難測,信重和猜忌只是一瞬。」

黃鐘欲言又止,然後沉默。

這是贊同解縉的意思。

「我對他有信心。」

炭盆里的炭火燒的正旺,方醒用火鉗在邊上的炭灰里刨了一下,俯身抓起幾顆連殼花生。

花生外殼黃黑,而且滾燙。

方醒左右手交替丟著花生,最後丟在了桌子上。

一人一顆,趁著還熱剝殼。

紅衣的花生米進了嘴裡,輕輕一壓,微軟。

「很香。」

解縉和黃鐘都覺得別有一番味道。

方醒吃了花生,意猶未盡的道:「無憂最喜歡跟著我烤東西,解先生,伯律,就算是為了她,我也不會讓那些人得逞。至於陛下,我相信他。」

「德華……罷了!」

解縉頹然,黃鐘只有苦笑。

方醒起身拍拍手,門外出現了辛老七。

「叫幾個人,咱們去都查院轉轉。」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