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44章 一主一仆,威震都查院

第2344章 一主一仆,威震都查院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8 17:58 | 本章字數:3430

方醒帶著家丁站在都查院的大門外面,左右兩側都有不少人在圍觀,大多是官吏,少部分是百姓。

五城兵馬司的人在聽聞是方醒在都查院找麻煩後,直接把這個片區的巡查給撤了。

惹了方醒他們怕報復,惹了都查院他們怕被彈劾。

神仙打架我們惹不起,你們自己玩去。

於是在都查院的門前,方醒神色冷漠,步步逼人。王彰鬚髮賁張,張開雙臂,就像是一隻護崽的老母雞。

「興和伯,這裡是都查院!」

王彰護在前面,按理林詹就該慶幸,並老實點。

可他卻雙目噴火,走過來說道:「興和伯,難道下官說錯了嗎?」

方醒有些詫異於他的膽色,正在重新檢討自己看人的眼光。

「你不過是幸臣,從文皇帝開始,你通過交好如今的陛下,成功的取得了皇家的信任,一直延續到現在,你的僥倖夠了嗎?」

方醒愕然,竟然笑了起來。

邊上的人本就是在驚訝於林詹的膽量,覺得這貨有些直臣的意思,藉此機會揚名後,就算是在宣德年難有寸進,可等那個啥……換個皇帝之後,或是方醒倒霉之後,他大抵就要開始風光了。

這就是投機!

但這是官場上的規則,只要你成功,只要你針對的人是大家所討厭的,或是上位者要準備對付的,那麼恭喜你,你要發達了。

「你想說什麼?」

方醒突然問道,顯得很好奇。

「換做是旁人,哪怕是幾位整日跟在陛下身邊的學士,他們遇到這等情況都只能唾面自乾,然後上奏章請罪,可他卻……」

「他在有恃無恐,你們看。」

右邊圍觀的人群中,一個鬚髮斑白的官員在給身邊的年輕同僚說著自己的見解,很是得意。

「他在逼近,王大人在阻攔,這是最後的底線,一旦他動手推開王大人,事情就鬧大了,都查院不會善罷甘休,哪怕劉觀都不成。」

他的官服暴露了他的等級很低,七品,真是芝麻般的官員。

可他身邊的年輕官員們顯得很是信服他,都在傾聽著。

「興和伯歷經三朝而不倒,文皇帝如愛護子侄般的照看他,引得他在文皇帝駕崩之後發誓此生只做興和伯,這便是天意啊!否則哪用都查院的去彈劾他,仁皇帝都會罷了他的兵權,免得君臣相忌。」

有人不服氣的問道:「誰知道他是不是想好了要用這一招來以退為進?不升爵也無所謂,當今陛下和他淵源頗深,信重非常,一個興和伯比什麼侯國公都得用,誰知道這一切是不是他在當初拒絕時就想好了的!」

老年官員沒回身,只是嘆息道:「你們不懂啊!許多時候人就是這麼陷進去了,那股子士為知己者死的念頭一冒出來,就再也消不去了。」

這時一個從六品的官員不屑的道:「我不懂?我不懂為何能比你官大?而你卻只能在刑部慢慢蹉跎。」

頓時周圍就有不少人恍然大悟,然後有刻薄的說道:「怪不得他喜歡給新來的官吏說些官場的厲害關係,原來是不得志啊!」

「那還聽個屁!倚老賣老的傢伙!」

年老官員看看周圍這些目露鄙夷之色的官吏,苦笑道:「我只是不喜那等絞盡腦汁,整日揣測上官的日子罷了,不過你等既然不聽,那我還說什麼?還不如有時間打個盹,回家還有精神去教小孫子。」

眾人都不信,都覺得他是想討好賣人情,所謀甚大。

這時那邊的方醒面色更冷了,而督查院出來的人也更多了。

有人笑道:「興和伯這下要坐蠟了,大概找個借口離去是最好的選擇,否則今日之後他怕是沒臉再來三法司這邊了。」

「都查院的……你們看,居然連洒掃的都拎著掃帚出來了,這可是同仇敵愾啊!」

「那林詹據說在都查院不大討人喜歡,不過對外大家都要丟掉恩怨,共御外辱,好!」

「這次興和伯怕是要栽了,不知道陛下會是什麼應對,這京城啊!要熱鬧嘍!」

「活該,他在南方清理投獻抓了多少人?殺了多少人?他的雙手沾滿了士紳的鮮血,下地獄去吧!」

周圍都是輕鬆或是厭惡仇恨的話,這也反應了方醒在官場上的名聲。

臭!

很臭!

非常臭!

臭不可聞!

可就在這片幸災樂禍的聲音中間,那個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

「人多有什麼用?那林詹把興和伯比作了王莽,以興和伯的性子,不管如何都要動手,否則那寬宏大量的名頭哪來的?」

在一片暗喜的氛圍里,這個與大家截然相反的看法自然被淹沒了。

……

「興和伯,莫要在都查院跋扈,否則本官會進宮向陛下彈劾你!」

王彰的面色微冷,一半是為了方醒的強硬,一半是為了那些後續出來的都查院的官吏。

人少好商議,人多天然就孕育著動手的氣氛。

方醒已經走到了王彰的身前,淡淡的道:「王大人,方某說過,若是出於公心,不管對錯,本伯不會追究他,可他這是公心嗎?」

「這是誅心!」

方醒的目光越過王彰的肩膀,盯住了正在冷笑著的林詹。

「可他也配誅本伯的心?何況還是無中生有!」

方醒的倨傲激怒了王彰的同時,也激怒了那些的都查院的官吏。

林詹一臉悲憤的道:「興和伯,從前唐到現在,如你這等帝王寵臣不知凡幾,可你自己去看看史書,可有誰能得了善終的嗎?」

他看了邊上那些人一眼,眼中竟然多了水光。

淚水盈盈間,林詹喝道:「下官的彈劾只是當頭棒喝,興和伯,你若是能謹守臣子之道,那你打殺了下官又有何妨?下官甘之如醇,併當著大家發誓,絕不追究!」

「好!」

這番大義凜然的話終於贏得了大家的認可,於是投機的揣測消散大半,林詹一時間成了不畏權貴的代表。

「林大人好樣的!」

有人在為林詹鼓勁,更有人在喊道:「這是都查院,動手就是蔑視國法!」

林詹的眼中多了些欣喜,只是一瞬,卻被方醒捕捉到了。

他說道:「我本以為你是出於公心,可如今看來你卻是想借著彈劾本伯成名,想成名嗎?」

林詹正色道:「興和伯,此時回頭還來得及,下官願意……」

方醒突然仰天大笑了幾聲,然後低頭,右手只是一個扒拉,就把王彰扒到了邊上。

王彰沒想到方醒會悍然出手,猝不及防之下,身體就失去了平衡。

等他跌跌撞撞的穩住身體之後,方醒已經大步到了林詹的身前。

林詹有些發獃,他沒想到方醒真的動手了。

方醒不屑的看著他,說道:「就憑你也配拿本伯來當做陞官的墊腳石?」

林詹面色慘白,說道:「興和伯,這裡是都查院,那麼多人,眾目睽睽之下……」

「啪!」

方醒一巴掌就把林詹扇到了邊上。

「他居然動手了!?」

有人驚呼著,為方醒的悍然動手而感到了不可思議。

可更多的人卻被方醒那句話里的自信給鎮住了。

——就憑你也配拿本伯來當做陞官的墊腳石?

林詹終於穩住了身體,他張開嘴,一下噴出了一口血水。

「興和伯,你……」

他說話已經在漏風,可方醒卻沒有絲毫沒有同情心,疾步過去,一腳就把他踹翻在地上。

「興和伯!」

來不及阻攔的王彰目眥欲裂的喝道。

地上的林詹在翻滾慘叫著,方醒那一腳讓他的小腹痛如刀絞。

方醒回頭,看著王彰說道:「還是那句話,如是公心,本伯既往不咎,可若是想拿本伯來當陞官的墊腳石,那麼就別怪本伯動手了!」

都查院的人都在看著林詹在地上翻滾慘叫,沒人過去攙扶一把,諸多先前氣勢洶洶,團結一心的官吏,竟然被方醒一人就震懾住了。

辛老七的目光在周圍梭巡著,他百人敵的名聲在官場上知道的人不少,所以目光所及之處,人人低頭,生怕被他當做要對方醒動手的人。

方醒緩步過來,辛老七側身護在他的前方。

這裡聚集了上百名官吏,先前群雌粥粥,幸災樂禍。

可現在那邊只是一主一仆,就壓住了這上百官吏,無人敢出頭為林詹說話。

姍姍來遲的俞佳在邊上也看到了這一幕,他對跟來的葉落雪說道:「一主一仆竟然壓住了三法司,何其驚人啊!」

葉落雪微微點頭,看著方醒和家丁上馬,然後從右邊出去。

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道,大家都默默的在看著漸漸遠去的方醒。

許久未曾動手,今日一戰,方醒的寬宏大量將會再次響徹京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