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47章 色厲內荏

第2347章 色厲內荏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28 17:58 | 本章字數:2993

「勢很重要,人有勢,勢在你這邊,那麼斧鉞加身也是等閑。」

門口多了個人,安倫的心腹陳實。

方醒恍如未見,繼續說道:「你當年考不中進士,那就該老老實實地做你的士紳,趁著機會收取投獻,幾十年下來,家產會非常可觀吧。」

汪元抬起頭來笑道:「家產再多有何用?」

「對啊!你利欲熏心,自己做不成官就四處下注,許多所謂的名士就是這般吧。」

「對,名士也要互相吹噓的,不然哪來的名聲?」

大抵是自知必死,汪元反而是放開了,很坦然的說道:「我輩為何鄙夷商賈?彼輩整日勞心勞行,家有萬貫依舊不肯罷休,整日只知琢磨著如何賺更多的錢鈔,就如同是過冬天的老鼠,明明儲存的食物足夠一輩子食用,它們依舊在不停的奔波。」

「那是人生價值,正如你一心想為官做宰,只是不得意,就把一腔野心轉到了子孫的身上,奔波忙碌,千般機巧,為何?」

方醒側身看著牆壁上那塊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留下的烏黑斑痕,淡淡的道:「在慾望上你們和商人沒什麼區別,目標不同,卻殊途同歸。」

「可笑!」

汪元冷笑道:「我輩若是能為官,為知縣便能福澤一地,為中樞則能匡佑天下。商人庸碌,只為錢財,如何能比得?」

「想法不錯,可最終大多迷失於宦海之中,整日板著個臉,心中多般計算,只是為了自己的官帽子。」

方醒沒有回身問道:「可能用刑?」

陳實站在門口,邊上有人在記錄方醒和汪元的對話,聞言他下意識的道:「咱家得去稟告公公。」

方醒很隨意,宛如吩咐下屬般的說道:「那便趕緊去吧。」

陳實一下醒悟過來,就覺得自己被方醒給羞辱了。

太監大多心胸狹隘,一點小恩怨他們就能記一生。所以大家一般無事都不會和他們結怨。當然,方醒自然是不同的,他多年的行事風格讓那些包括太監在內的仇家都不敢輕舉妄動。

此次『倒方風潮』也是由南方起勢,人多膽壯才敢出手,這也是方醒瞧不起那些人的原因。

方醒在思索著一些事情,等轉過來見他還站在那裡,就皺眉道:「為何還不去?」

正在惱怒的陳實再次下意識的點頭道:「咱家這就去。」

噗!

陳實以為自己吐血了,可吐出來的只是一口鬱氣。

他鬱悶的去找到安倫說道:「公公,方醒想請咱們的人對汪元用刑。」

安倫在把玩著一串佛珠,聞言問道:「他想問什麼?」

陳實越來越覺得憋屈,可卻無處發泄。

他鬱郁的道:「他想查汪元等人這些年扶助的官員。」

他覺得安倫絕不會同意,就算是要查,也會等方醒走了之後再說,然後獨攬功勞。

「是啊!咱家怎麼就沒想到這個呢?」

安倫略微懊惱的道:「那些人就是通過這等手段連成一片,什麼是結黨?這才是結黨啊!」

陳實有些不解的道:「公公,自古就是這樣的。」

安倫微微一笑,「可自古以來可有如大明這般國勢顯赫的大國嗎?」

陳實搖搖頭,安倫說道:「這段時日那些人對方醒發難,氣勢洶洶,可骨子裡的目標卻是陛下。」

陳實低聲道:「公公,他們不敢吧。」

安倫冷笑道:「這是手段,他們今日弄了方醒,明日就敢弄楊榮,等把陛下親信之人都弄下去了,這大明是誰的?」

他嘆息道:「去吧,問出來,陛下也該反擊了。」

陳實想起剛才被方醒呼喝的屈辱,就說道:「公公,陛下這麼久都沒動靜,誰知道是不是想把方醒拉下來。咱們還是等陛下的旨意吧。」

「愚不可及!」

安倫的面色微冷,說道:「陛下若是要動方醒,那方醒只會安靜等著,而不會上躥下跳,還敢毆打官員給陛下把柄抓,去吧。」

……

「你覺得自己能熬過去嗎?」

「老夫多年養氣,再多的酷刑又如何?」

「有一種刑罰就是用鋼針刺進你的身體各處,特別是手腳,知道那等痛苦嗎?」

「老夫不怕。」

「忘了告訴你,不管是東廠還是錦衣衛的刑訊高手們都有個習慣,知道是什麼嗎?」

「不知。」

「他們見多了人犯的慘狀,喜歡聽人犯的慘嚎和哀求,越是慘叫的厲害,越是哀求的卑微,他們就越歡喜,就會上癮,然後你想招供都不能,只能等他們過足癮了再說。」

汪元抬頭,沖著方醒吐了一口唾沫,可惜力道不夠,最終落在了自己的身前。

他看到了門口出現的一個男子。

這個男子面色漠然,手中提著一個箱子,人還未進來,汪元就感到一股子冷氣襲來,身上雞皮疙瘩一片,肌肉發緊,腦袋發矇。

「方醒,你不得好死!」

他奮力的猛撲過來,神色猙獰,恍如厲鬼。

方醒站著未動,一陣鐵鏈的響聲之後,撲過來的汪元就在他的身前兩步外張牙舞爪。

身邊有人過來,「伯爺請退後,小的要伺候這位老爺了。」

方醒點點頭,說道:「這位汪老爺養尊處優,你可要好生招待他。」

這人越過了方醒,剛才狀若瘋魔的汪元竟然怕了。

他就像是一隻遇到老虎的小狗,慌亂的退了回去,眼神慌亂。

「傳聞那些狗見了屠狗之人就跑,這是氣息吧,看來你的手段不錯,本伯這就等著。」

他走出房間,陳實把房門關上,警惕的道:「興和伯,可是陛下讓你來的嗎?」

方醒沒搭理他,就在這排磚房周圍散步。

讓人聞風喪膽的東廠里,他就這麼負手緩緩而行。

「啊!」

裡面傳來了一聲慘叫,那些在盯著方醒的人都轉向了磚房。

「啊……說了。」

「啊!老夫招了啊!」

慘叫聲連綿不斷,並帶著節奏。

方醒彷彿就是在聽著曲子,腳步竟然和慘叫聲合拍。

「老夫招了,來人,老夫……啊!」

事情正如方醒所說的那樣,汪元現在是想招供都不得。

可這不是什麼癮頭,再大的癮頭也不敢冒著得罪安倫的風險繼續行刑。

不管是誰,受刑時前幾次屈服都會被視為緩兵之計,所以這些用刑高手們都知道要用連綿不斷的痛苦去摧毀人犯的僥倖心理。

裡面的慘叫聲持續了一刻鐘左右停住了,方醒轉身,緩緩回去。

跟在他身邊的陳實問道:「興和伯,你為何在金陵時不問他?」

方醒還是沒理他,繼續過去。

陳實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明明方醒一直都看不起他,他卻一直去和他搭話,這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麼。

方醒走在前方,突然說道:「在金陵時是要鎮壓,審訊汪元有何用?拿到名冊只能讓那些人惶恐不安,讓局勢更加混亂。」

方醒說完就加快了腳步,而陳實卻是一喜一憂。

人在被別人無視之後會覺得惱怒和失落,在失落多次後,突然被人搭理,那欣喜就自然而然的迸發出來。

男女之間的關係就是如此,特別是剛開始時,一方被冷落久了,突然得了青眼或是溫柔,那種歡喜幾乎要用誠惶誠恐和欣喜若狂才能形容。

而他擔憂的卻是自己的眼界和格局。

方醒很輕描淡寫的就說出了打算,彷彿這只是一個習慣。

可若非是方醒提點,陳實覺得自己壓根就想不到這個答案。

難道咱家就沒做大人物的本事?

這個發現讓陳實為之沮喪,腳步漸漸沉重。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