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54章 人生只是一場演出

第2354章 人生只是一場演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7-31 02:10 | 本章字數:2976

翰林院侍講宋檢被人打斷了雙腿,這個彈劾方醒最瘋狂的官員之一完蛋了。

當東廠的人把他拖回去時,宋檢忘卻了痛苦,也沒敢喊冤的模樣讓人知道他不幹凈。

這是來自於方醒的報復,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動手的就是陛下身邊的那個葉落雪,當年黃儼謀逆時他保護過咱們。」

雖然外間認識葉落雪的人幾乎沒有,可僅憑著那句特別俊美,和辛老七在一起的描述,楊榮就判斷出了葉落雪的身份。

「他和辛老七在一起,而且是公然動手,那就是沒準備隱瞞。」

楊士奇覺得事情有些失去了控制。

楊溥冷冷的道:「此事應該以林詹被打而終結,可陛下終究是忍不下那口氣,就派了他去。這代表著陛下的不滿,所以都察院該收斂了。還有那些人,什麼都不知道,居然也敢跟著都察院彈劾,這是覺得國朝的奏章都是廢紙嗎?」

金幼孜也不滿的道:「在咱們這個位置才知道士紳在幹什麼,收取投獻和詭寄就是在喝大明的血,此時見不到危機,可百年後如何?」

「陛下要清理這些是好事,哪怕手段激烈了些。可為政者在許多時候都只能使用霹靂手段,心慈手軟那是在埋葬大明。」

「他們在鬧什麼?不該拿到的東西,那和貪腐有何差別?人人都去貪腐,大明能支撐幾年?」

金幼孜對最近的彈劾風潮很是反對,甚至還建議皇帝把那些奏章全部漂沒了。

作為輔政學士,他們再討厭方醒,可也會知道顧全大局。

「大明目前需要的是穩定,在沒有外敵的威脅之下,正是積蓄國力的時機。家國家國,士紳們既然享受了許多好處,那就應當先國後家,不然聖賢的學問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還怎麼有臉以天下為己任?」

金幼孜的話引了共鳴,連楊溥都在看到南北清理的結果之後,已經徹底的轉換了立場,變成了堅定的支持者。

「托北方土豆豐產和奴兒干都司的福,北方以後怕是不會缺糧了。」

楊榮看事情的角度和大家有些細微的差別,更高瞻遠矚。

「北方的糧倉差不多快滿了,明年南方的糧食會持續減少北運,所以本官已經建議陛下明年在整個大明減免糧稅。」

……

「方醒果然是武人,哈哈哈哈!」

漢王府里,朱高煦正在喝酒看美人跳舞。

這一隊舞女是最近瀛洲那邊送來的,很是乖巧。

來報信的常建勛尷尬的道:「殿下,秦樓被封了。」

那是多少男人的聖地啊!

一個舞女漸漸靠近了朱高煦,她的腰肢跟隨著鼓聲在急的扭動著,漸漸的把渾圓的臀部朝向了朱高煦。

朱高煦冷冷的看著,說道:「瀛洲女子,別想著生下本王的孩子!你們不配!」

「滾!」

有人帶著舞女們走了,朱高煦才說道:「方醒這是在一箭雙鵰,本王就說他怎麼回來沒對付秦樓,原來是在這等著呢!果然是寬宏大量。」

土豆差點在秦樓失去了第一次,方醒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那個地方。

秦樓被封,一時間讓許多男人如喪考妣,甚至有人在秦樓外面逗留,只為了一個答案。

但是秦樓是被東廠封的,沒人敢去東廠問何時能重新開門,所以年前的京城註定是要少了幾分嫵媚。

方醒絲毫沒有成為男人公敵的覺悟,因為他正在等著林詹。

午飯的時間到了,林詹自然是要出來。

有人在家裡帶了飯菜,中午加熱一下即可,可林詹卻不願意麻煩。

他出了都察院,站在街邊想著去哪裡吃飯。

神仙居自然是不會去的,他想起了昨日幾個同僚說的一家酒樓,就準備過去。

他剛側身就看到了方醒。

「你想幹什麼?」

林詹的第一反應就是提高了嗓門叫喊著,然後看看左右,想尋人來撐腰。

方醒緩緩走過來,林詹不停在給自己打氣,但也只維持了個不退不進而已。

「你很好,沒有貪腐。」

方醒的第一句話就讓林詹大笑了起來。

邊上有人認出了方醒,而這裡是三法司的地盤,想起方醒和都察院的恩怨,自然能引人關注。

「是的,本官不貪,剛正不阿。方醒,你想用權勢壓人嗎?那就來吧,看看本官怕是不怕!」

邊上的人都覺得事情開始有趣了,方醒肯定是騎虎難下。

這樣一位清官不該大肆宣揚嗎?而且還是方醒認定的。把自己的仇人說成是清官,這是耿直還是傻?

這下怕是連皇帝都要撓頭吧。

這不是蒙元,也不是以後,所以批龍鱗不是什麼稀罕事,更不必擔心皇帝會雷霆震怒,一刀把進諫者剁了,或是被流放到塞外苦寒之地,和那些野人為伍。

這裡是三法司的衙門所在地,此刻出來的官吏不少,大家連飯都顧不得去吃,都在看著這邊。

方醒說道:「是,你不貪,因為你貪的是名,求直名。」

求直名有錯嗎?

林詹依舊是有恃無恐。

方醒並未憤怒,很平靜的道:「南北清理導致士紳和官員憤怒,你看到了這個機會,於是就第一個彈劾本伯。」

彈劾你有錯嗎?

「彈劾本伯的人多了去,可清理投獻乃是朝中一致認定的大事。大事當前,你捕風捉影的彈劾本伯,居心何在?」

方醒的話漸漸深入,林詹冷冷的道:「御史有監察之責,興和伯,你和新鄉郡王親密,這是何意?還有,這裡是京城,不是雲南,聚寶山衛一直在你的麾下效命,這是什麼?藩鎮?」

林詹避開了投獻的事,只說方醒有權臣或是圖謀不軌的嫌疑。

方醒說道:「新鄉郡王和本伯的關係不錯,這眾人皆知。而聚寶山衛乃是保護京城,保護陛下的重要力量,你以為誰都能去執掌嗎?」

方醒見林詹依舊不為所動,就說道:「本伯解釋這些並不是心虛,你也沒有資格讓本伯來親自解釋。本伯只想告訴你,捕風捉影就可以彈劾人這種規矩對本伯無效,你要倒霉了。」

林詹有些吃驚,卻只是冷笑著說道:「興和伯盡可利用權勢打壓下官,且看這世間是否還有錚錚鐵骨在!」

好!

這是幻想出來的,也是感受出來的叫好。

方醒嘆息道:「本伯若是想弄你,晚上下手就是了,意外很多,誰能想到本伯的頭上來?」

這話沒人敢質疑。

沒人敢質疑方醒在這方面的手段!

所以林詹的面色一白。

邊上的人都有些失望。

一般人遇到這等事時,先最想看到的是徹底鬧掰了。

鬧吧,林詹大義凜然,方醒暗自下手,然後京城嘩然。

別人的生死與我何干?

生死只是演出,熱鬧才是王道。

林詹面色蒼白,依舊倔強。

方醒贊道:「人生就是一場演出,而你顯然是想給自己的角色加些戲份,很大膽,很無謂,那本伯就成全你又有何妨!」

方醒再看了他一眼,然後轉身離去。

那些旁觀的人都止住了嘀咕,目送著方醒遠去。

「這是什麼意思?」

有人不解的問道。

「興和伯的意思是說林大人要出幺蛾子,那麼他老人家也隨意,大家看看誰更厲害罷了。」

「不對,好像說的是林大人的彈劾並不是真憑實據,而是想求名。」

「求名?」

「對,求名。」

「那麼林大人要出名了嗎?」

「興和伯當眾許諾,那是當然,否則臉面都沒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