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81章 這是一場反擊

第2381章 這是一場反擊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09 09:01 | 本章字數:2752

糧食多的要爛掉了,這個大抵就是盛世的標準之一。

百官大抵都有些參與了這個盛世的自豪,可終究還牽掛著結黨的事,所以並不見喜色。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樣的大明不要也罷!」

皇帝的話讓大家的心都提了起來。

這是要動手的前兆啊!

在這人人自危的時刻,後面突然傳來了倒地的聲音。

「李大人!李大人!」

文官的中間突然亂了起來,十多名官員都看向了同一個方向,幾個官員都蹲在地上,扶起了一個官員。..

徐景昌和方醒也在看著這一幕,徐景昌低聲道:「那廝就是結黨的,而且上躥下跳,到處串聯,作死呢!」

居然被嚇暈了,這個倒是奇葩。

方醒輕聲道:「連直面君王的勇氣都沒有,果真是笑話。」

兩個太監過來架走了此人,大家都安靜了下來,可氣氛卻依舊緊張。

就像是兩軍對壘的沙場!

君臣從來都不是一體的,如今大家都體會到了這個道理,並在此刻赤果果的展露在大朝會上。

徐景昌吸吸鼻子,低聲道:「要小心了。」

方醒不置可否的點點頭,換來了兩個御史的警告目光。

皇帝要說話了,注意你的儀態!

方醒微微偏了一下腦袋,看著上面的朱瞻基。

朱瞻基再次微微一笑,方醒這次看的很清楚。而作為最熟悉朱瞻基的人,他敢打包票,朱瞻基這是譏諷的笑。

「百姓不易。」

這大概是今天大朝會的最後一幕,所以群臣都暗中活動著被凍僵的雙腿,仔細的聽著。

和朱棣不時動怒相比,朱瞻基的聲音很平靜。

「文皇帝當年告訴朕,百姓非是水,帝王並非舟。」

朱瞻基的姿態越發的從容了,「百姓是土地,而帝王和官吏就是栽種者。」

這是一個新鮮的比喻,連方醒都興緻勃勃的想聽聽朱瞻基的見解。

「日出而作,日落而歸,敬畏賜予我們食物的土地,這才是帝王和官吏們該做的。」

朱瞻基的比喻在方醒看來只是老生常談,算不得新鮮。不過作為帝王能有這番感悟也算是不錯了,至少一個明君的名頭是跑不了的。

朱瞻基的目光轉動,一下就看到了方醒那不出所料的神色。

他笑了笑,然後說道:「栽種者要謹守本分,切莫去踐踏土地,莫要竭澤而漁,否則那盛產糧食的土地就會裂開令人惶然的巨大縫隙,裡面會噴出能融化世間萬物的火焰……」

「諸卿。」

朱瞻基說道:「朕今日要囑咐一點,那就是不管是帝王還是官吏,首先就是要時時記得百姓,比如說糧食多了,朕接到不少奏章,都是建議賣掉。」

他微微嘆息,好似在惋惜著什麼。

「可百姓才將吃飽啊!」

朱瞻基面色凝重的道:「天氣冷了,過年了,他們是否能穿暖?孩子們能否吃的起一顆飴糖?家中的女人能否去做一件新衣?林林總總,朕細細思之,夜不能眠。」

「陛下仁慈,天下之幸也!」

楊榮帶頭喊道,群臣紛紛躬身讚美。

朱瞻基神色肅穆的道:「這不是假話,朕如此艱難,但不敢奢求諸卿也這般,畢竟太過辛苦。」

此刻再蠢的人也覺得不對勁了!

群臣緩緩抬頭,就見到皇帝站在上面,陽光漸漸垂下,照在他的身上。

其狀煌煌!

煌煌中的皇帝朗聲道:「要天下人來奉養朕,朕深感惶然不安,所以朕時刻都記著百姓的疾苦。」

這是反擊來了!

從百姓那裡開始反擊。

從百姓那裡開始重新積蓄力量。

後面會是什麼?

「宣德五年,朕登基的時日不短了啊!可每每自省卻覺著於天下無益,於百姓無益。」

一個官員可能是想到了些什麼,就準備出班。

方醒也想到了什麼,卻是更具體的。

朱瞻基冷笑著盯住了那個想出班的官員,那人心中驚惶,竟跪在了地上。朱瞻基的目光掃過,繼續說道:「朕想了許久,今日凌晨起來時,突然覺得那些思慮都是虛偽的搪塞,所以朕決意,宣德五年,天下減征糧稅一成!」

呃!

方醒聽到了磨牙齒的聲音,這是愕然。

咳咳咳!

一陣劇烈的咳嗽聲傳來,方醒側身看了一眼,就見到有人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免糧稅一成,還是全天下。

方醒知道這些人的愕然和不知所措都是為了民心而來。

這道旨意一出,加上一些渠道的宣傳,皇帝在此次南北清理中受損的形象將會迅速被修補,威望將會不斷攀升。

大家此時才知道皇帝為何不直接處置了那些有結黨嫌疑的臣子。

你們結的黨能有幾人?

朕結的這個黨是天下!

當天下百姓都是朕這邊的人,任你再多的官吏也只會成為螻蟻,不堪一擊!

金幼孜此刻才注意到了在邊上記錄的那個官員,一個他不認識的官員。

從大朝會開始那人就在記錄著,不時還修改,可見是想一字不易。

記錄的那麼詳細幹嘛?

瞬息金幼孜就想到了邸報。

這是一場反擊!

這個反擊將會席捲天下!

大朝會散了,有人失魂落魄,有人惶然不安,有人歡欣鼓舞,有人在沉吟著……

方醒嘴角含笑,腳步緩慢。

馬蘇和李二毛沒過來,而是拖在了後面。

徐景昌已經先跑了,皇帝穩住了局勢,他自然又可以繼續逍遙,等皇帝再需要時他就出來當那隻被殺的雞好了。

方醒在想著先前朱瞻基給自己的那個眼神,所以出了皇城就趕回了家中。

「爹!」

他最心愛的小棉襖正在大門外等著。

方醒一把抱起無憂,吩咐人去找黃鐘在書房見面,然後大步進了主宅。

到了書房之後,他讓無憂自己和兩條大狗玩,然後開始寫信。

信是寫給濟南的王裳,內容很簡單,就是要他馬上組織那些工匠開始加班,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把最新的一期見明報印製出來。

而這一期見明報的內容就一個,那就是皇帝剛在大朝會上的表態,要一字不易。

這時門外黃鐘來了,方醒說道:「伯律辛苦一下,我這裡寫完之後你馬上叫人快馬送去濟南王裳處,另外你根據此事寫一篇文章,闡述一番陛下愛民的心思。」

黃鐘還在發矇,方醒已經寫好了書信,然後開始單獨記錄今日朱瞻基的講話。

他一路上都在回憶,所以還都記得。

等記錄完了之後,他把書信和記錄都交給了黃鐘,然後看了自己的寶貝女兒一眼,就忍不住笑了。

無憂正拿著一支毛筆給兩條大狗畫眉毛,嘴裡還嘀咕著,要它們乖一些,不然明天就不給它們畫了。

大蟲和小蟲雖然並排著坐在她的身前,可那神色分明就是生無可戀的意思,狗眼裡全是蒼涼。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