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83章 萬眾歡呼

第2383章 萬眾歡呼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09 09:01 | 本章字數:3457

過年期間整個大明都在休息,唯一不休息的大抵就是商家。

「母……娘,我要這個。」

面具被擺在櫃檯上,掌柜大抵知道來的是貴人,所以也殷勤的介紹著。

他不敢看那幾個女人,只是沖著兩個女娃使勁推銷,不注意卻被歡歡拿了一個面具。

「娘!看!」

歡歡把面具罩在臉上叫嚷著,身體搖搖晃晃的。莫愁過去扶著他,正準備說話時,卻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嘈雜。

無憂最先聽到,她皺眉,歪著腦袋聽著外面的動靜。

端端牽著玉米,皺眉道:「娘,好像是喊呢!」

胡善祥聽到了,張淑慧她們也聽到了。..

張淑慧急匆匆的給了錢,然後大家出去。

時近中午,溫度略微升高了些,人也更多了。

每逢過年的時候,北平城中最多的大概就是吃。

各種食物的攤子,那些店鋪更是在賣力的吆喝著,裡面的蒸汽渺渺散出來,帶著香味,讓人不由自主的想進去看看。

無數聲音聚做喧嘩,卻讓人不覺煩躁。

喜慶的喧嘩在這一刻被另一個聲音取代了。

「陛下萬歲!」

巨大的聲浪從前方席捲過來。

胡善祥看到一個大漢揪住一個男子在問話,那男子一臉激動的說了些什麼,大漢也跟著振臂高呼著。

「陛下萬歲!」

玉米也看到了。他看到一個小女孩被父親抱著。

小女孩在惶然,因為她的父親在揮臂高呼。

聲浪讓小女孩不安,她抱著父親的脖頸低聲說著什麼,可她的父親卻在狂喜之中,加之周圍的聲音大,就沒聽到。

無數聲音在匯聚著。

「陛下萬歲!」

一成的糧稅,對於農戶來說就是多了許多收入。

對於他們來說,這些錢糧就是多餘的,意外之喜,而且數量之多,能讓一家人聚在一起,憧憬的想著該拿這筆多餘的錢糧來幹些什麼。

玉米不懂這些情緒,但是依舊被感染著。

他走到胡善祥的身邊,拉著她的手,仰頭說道:「母后,玩!」

孩子的想法很簡單,吃飽,有肉,穿暖,能玩。

玉米自然不擔憂前三樣,可玩卻要看胡善祥的意思。

掌柜已經被擋住了視線,聽到這聲母后也相岔了。

胡善祥對朱瞻基沒什麼感情,可在此刻,她依舊被那漸漸沸騰的歡呼給震驚了。

她不禁看向朱瞻基。

朱瞻基和方醒在看著這些歡呼和雀躍。

百姓的感情最為純粹簡單,好我就歡呼,壞我就罵。明著不敢,暗地裡我還是會罵。不給說豬?我暗地裡就是要說!

方醒覺得所謂的避諱純屬是扯淡,比如說豬這個字,為了避諱老朱家就改了。

正如同當年的虎子,偏生遇到李家的祖宗有叫做李虎的,就得改名,最後叫了馬桶。

可李家哪去了?

被太監當做豬狗,早就煙消雲散了。

曾經把百姓拉屎撒尿的東西強行改名,結果如何?

「帝王將相如浮雲啊!」

方醒覺得朱瞻基真是抓住了做皇帝的一些真諦,這一招下來,那些寄希望於百姓和士紳一起反彈的人肯定要失望了。

朱瞻基也在看著,他的神色漠然,就像是一個站在外面看熱鬧的虔誠道士,紅塵於他只是浮雲。

「你很出色!我並未介懷。」

方醒的聲音在他的身邊響起:「你是帝王,那怕是剛愎自用,許多事你都得獨自去面對,獨自去決策,而我對此只會支持,任何時候,任何人!」

朱瞻基在大朝會上的突然襲擊誰都沒有預先知道,這很危險。

一旦因為缺乏溝通而導致支持不夠,帝王的威嚴將會蕩然無存。

所以小朝會,有時候幾個重臣被召來商議某些政事,就是在提前備案,讓他們去疏導,讓決策得以順暢執行。

朱瞻基微微點頭道:「朕今日也不是來解釋的。」

方醒一愣,然後不禁就笑了。

整個京城都在歡呼著,聲音巨大,連宮中都聽到了。

太后摘下老花鏡問道:「外面吵什麼?」

李斌出去打聽,回來時一臉喜色。

太后見了就問道:「喜事?」

李斌點頭道:「娘娘,陛下今日決意免除天下的一成糧稅,如今消息傳了出去,外面的百姓都在歡呼呢!」

太后一怔,然後起身走到門外,透過重重屋脊看向遠方。

「大明昌盛了啊!」

太后喃喃的道:「列祖列宗在上,當初求了你們的護佑,如今大明昌盛,皇帝英明,這便是祖宗的福澤啊!」

「來人!」

太后歡喜的叫來了李斌,「你晚些出去,讓那些僧道留心些,晚些的祭祀要用心,祭品你親自去查看,若是誰敷衍了事,打!」

宮中的榮辱皆來自於皇帝,皇帝被萬眾歡呼,宮中自然也是喜氣洋洋。

胡善祥還沒回來,太后一發狠,就下了懿旨,宮中每人再發兩套新衣。

就在宮中一片歡呼時,方醒和朱瞻基已經到了一家小酒館。

這家小酒館的位置有些微妙,就在權貴聚集區的邊上。

進去一看,裡面頗為乾淨,一個婦人在操持接待,見他們進來就招呼著。

「午飯不進人了。」

賈全走過去,遞了一張寶鈔。

婦人已經察覺到來的是貴人,所以接過寶鈔後就堆笑著問道:「貴人們要吃些什麼?小店裡雞鴨魚肉都有,連牛肉都有一塊。」

賈全板著臉道:「有人盯著你做,差錢只管說,但是要乾淨。」

婦人一聽就覺得這是在質疑自己的專業,就說道:「老……民婦十日剪一次指甲,每日凈面洗手,怕把頭髮掉進菜里去,大熱天都包著頭巾呢!」

賈全看了一眼,確實是如此,就點點頭,有人帶著婦人去了廚房。

馬上有人開始清洗店裡的座椅,那婦人在後面的廚房見人進人出的,就嘀咕道:「窮講究!」

在宮外的小酒館吃飯,這對於端端玉米來說就是第一次,很是好奇。

可對於無憂和歡歡來說確實平常,無憂還扳著手指頭數著在外面的飯館裡能吃到什麼。

「……牛肉能做五種,有烤的、有炖的、有炒的、有煎的……」

無憂如數家珍般的說著菜肴的作法,還說了每種作法的美味。

玉米和歡歡都崇拜的看著無憂,然後吸溜一下,把口水吸回去。

這時有太監和嬤嬤收拾了碗筷,然後去泡茶。

「母后,吃什麼?」

玉米卻也是個小吃貨,幸而這裡沒外人,不然非得嚇暈幾個不可。

胡善祥看了朱瞻基一眼,朱瞻基說道:「今日你來安排。」

於是胡善祥就去了後廚,查看菜品。

沈石頭這時才進來,嬉笑道:「陛下,臣記得這家就是婦人在操持,就想著能避諱些。」

這是表功。

朱瞻基點點頭,說道:「聽聞你在家中頗為失意?可要朕給你撐腰?」

這是玩笑,調侃沈石頭家有河東獅。

賈全不禁就笑了,說道:「陛下,沈大人經常說自己在家裡說一不二呢!」

「哈哈哈哈!」

朱瞻基和方醒不禁大笑起來。

沈石頭訕訕的道:「臣只是讓著她罷了,不然……不然……」

朱瞻基聞言不禁又笑了,說道:「朕可管不了別人的家務事,你且好生操練,免得哪日又被媳婦打的落荒而逃。」

調侃了一番沈石頭之後,廚房開始上菜了。

方醒和朱瞻基,外加土豆和平安一桌,女人和孩子一桌,還要了淡酒,一時間孩子們都在歡呼著。

「娘,要喝酒!」

「不許喝!」

「娘,就喝一點。」

小孩子的聲音有些吵鬧,可過年卻少不得這些吵鬧。

而就在此時,兩騎從方家莊出來,往山東方向去了。

黃鐘站在大門外,看著遠去的兩騎說道:「解先生,這一下就是翻雲覆雨啊!」

解縉說道:「兩成也免得,陛下卻是摳門了些!」

他揉揉肚子說道:「吃飯吃飯,伯律可要來喝酒?」

黃鐘拱手道:「拙荊卻是做好了飯菜,不吃晚間怕是要被冷落了。」

解縉得意洋洋的道:「不能寵著女人,要時常的讓她們知道誰才是一家之主。伯律,等有時日老夫再教你些手段,保證你在家中舒坦。」

黃鐘對此只能是苦笑,卻提了一件事。

「剛才那個拜訪的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解縉不屑的道:「那人是沖著土豆來的,就想和德華聯姻。可德華哪會輕易撒手,且看吧。」

黃鐘點點頭,「大少爺的年紀差不多該相看了,先把人定下來,十八歲以後再成親也使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