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88章 一語成讖

第2388章 一語成讖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1 09:30 | 本章字數:2942

馮霖蹙眉看著土豆,說道:「這畫污了不能賣。」

不見錢眼開?

土豆有些雀躍的道:「那送我吧,我這裡有塊硯台,咱們交換怎麼樣?」

馮霖沒有猶豫的說道:「不要。」

「阿霖,快來磨墨。」

這時裡面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馮霖應道:「爹,來了。」

土豆下意識的退後一步,馮霖瞪著他道:「要不是急著趕工畫畫,今天就叫人把你打出去!」

土豆把畫收在身後,說道:「路見不平一聲,不,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今日在下全程目睹,若是要打官司,在下願意去作證。」

馮霖這才緩和了臉色,說道:「好啦,你趕緊走,免得泰寧侯的人來找麻煩。」

女孩急匆匆的進了院門,隨後院門關閉。

「年輕人這是看上阿霖了?」

邊上的男子謔笑著問道。

土豆正在懊悔自己差點把自家老爹的口頭禪說出來了,聞言急忙搖頭道:「不是不是,在下是來問畫的。」

他怕自己的說服力不足,就把那幅畫打開了。

「咦!是被污了呀!馮家怕是會有些麻煩。」

土豆一聽就問道:「在下當時正好路過那裡,見馮霖和泰寧侯府的人爭執,那邊說最晚明日必須要把畫送去。」

男子看了看這幅畫,皺眉道:「這山水畫可不好畫,要靈性呢,畫不好別人可不認,到時候還得倒霉。」

土豆雖然對畫沒有什麼研究,可這幅畫的難度他卻多少知道些。

「大叔,那馮家可有人幫忙說項嗎?」

男子搖頭道:「難,馮家的老大馮翔的未婚妻是個舉人的侄女,還有個舅爺也只是個學官,哪裡在泰寧侯的面前有說話的餘地。」

土豆心中嘆息,問道:「大叔,這畫是拿去擺設嗎?怎地在下見上面的名字和印鑒不對。」

男子乾咳道:「這個……有的貴人沒空,就請人畫幾幅畫,這事許多人都知道。」

借名!

土豆懂了,他拱手表示感謝,牽著馬回家。

……

過年期間的方家莊處處安詳,莊戶們結伴進城的不少,路上有遇到土豆的都紛紛行禮。

等到了莊子上後,只有些老人帶著孩子在田間玩耍,倒是增添了些喜慶的氣氛。

土豆有些神思恍惚的進了家,被方醒拎住問話。

「你舅舅家的張懋怎麼樣?」

方醒穿著棉襖,手還袖在袖筒里,看著和北邊的老漢差不離。

土豆說了對自己表弟的感受,方醒沉吟了一下,說道:「英國公府以後就是他的了,看那樣子倒是沒被嬌慣的厲害,以後你們表兄弟可以處處。」

土豆說道:「爹,我大了好多呢。」

方醒無奈的道:「你娘從早上就在嘀咕,說什麼娘家就那麼一個支撐門楣的孩子,孤零零的,看了難受。」

呃!

土豆一聽就明白了,大抵是張淑慧去了英國公府,然後被吳氏的一番苦水給感動了,就想著讓自家男人和孩子以後幫襯娘家的侄兒一把。

土豆哦了一聲,說道:「那娘讓孩兒單獨去舅舅家,就是要小輩之間常走動的意思吧。」

方醒見他明白了,就說道:「此事雖說是帶著些許算計,可好歹是親戚,若是不違背自己的原則,到時候你們兄弟也多多看顧那邊就是了。」

這話說的,換做是不懂的人大概就要說方醒在吹牛。

一個伯爵也敢說去照看一個國公府嗎?

可明白人都知道,除非下一代帝王冷落或是厭棄了方家,否則英國公府還真是要從方家借力。

土豆應了,然後告退。

回到自己的地方,土豆才想起剛才沒見到妹妹和弟弟。

&nbs

p;「大少爺,小姐和二少爺三少爺去廟裡了。」

拜佛啊!

土豆了解了,然後讓僕役退下。

他把那幅畫拿出來,想了許久,就去找黃鐘。

黃鐘過年期間什麼事都沒有,整日和妻兒不是出遊就是在家歇息,很是洒脫。

院子不大,卻被收拾的很是精緻,甚至還有一個小池子。

兩人在小池子邊看著裡面不動彈的幾條魚,土豆不禁用腳踢了一下池子的邊緣。

大抵是被養的忘記了害怕人,那幾條魚依舊紋絲不動,讓人懷疑是不是假的。

黃鐘見他有些不好說話的意思,就莞爾道:「大少爺可是遇到了麻煩事?」

土豆點點頭,「黃先生,京城中有畫匠為權貴作畫,還掛了權貴的名字,這等事若是被爆出來會是什麼結果?」

黃鐘想都不想的說道:「沒什麼結果。這等事屢見不鮮,只要不是文章就無事。」

把別人的文章竊為己有,不管是不是買的,傳出去就會被讀書人們鄙夷排斥。

「那若是畫的畫不滿意呢?」土豆繼續問道。

「那就要看是誰家了。」

黃鐘覺得這是小孩子的事兒,但土豆這個年紀正是對外界似懂非懂的時候,所以他還是詳細的解釋了。

「若是名聲好的權貴自然不會太刻薄,最多是斷了往來,換個畫匠罷了。若是刻薄的人家,那就說不清了,弄不好會讓賠錢,不然就收拾畫匠。」

「還有一種。」

黃鐘中午和解縉喝了點酒,有些微醺。

他揉揉眉心說道:「有的畫匠畫工了得,權貴會去招募,可侯門深似海,一般人哪敢去?所以權貴尋個錯處壓住他,那就由不得他了。」

作為方醒唯一的幕僚,黃鐘有時會代表方家在外面做事或是表態,所以見識了不少權貴的手段。

他覺得這種事是沒辦法,除非是弄出了人命,否則連方醒都不好干涉。

至於土豆的煩惱,他不認為是什麼大事。

在他的推測中,土豆應當是遇到了一位畫師,然後正好碰到權貴欺壓那位畫師,手段有些下作。

同情心啊!

黃鐘自然是有同情心的,所以就給土豆出了個主意:「大少爺,此事要看對方是誰,這不是欺軟怕硬,而是要根據那人的性子來決定用什麼手段去幫忙。」

他知道方醒想錘鍊兒子的想法,所以也不準備主動問土豆此事的手尾,準備晚些去問問早些時候和土豆出去的小刀。

可土豆卻拱手道:「多謝黃先生解惑,告辭了。」

黃鐘有些意外,等土豆走了之後,就去找小刀。

他們都住在前院,因為人不少,方醒後來還叫人改造過,把前院拉寬加深。

黃鐘踱步到了家丁們住的那塊地方,看著眼前的一排小院子在大樹下盡顯清幽,就想著夏季的時候在大樹下和人對弈,想必會心曠神怡。

「不是!我沒去找女人!」

「那哪來的脂粉味?難道是女人投懷送抱?」

「不是啊!是手絹,掉下來的手絹!」

「你和大少爺一起出去,大少爺肯定不會去那種地方,只有你,你去了哪?」

「我沒去啊!春妹。」

「肯定是我們母子招了你的厭棄。」

「沒有的事,我冤啊!」

「這地方遲早沒了我們娘倆的地方,還不如早些回了娘家,好給新人騰地方。」

「小寶,我們去外祖父那裡好不好?」

「我真沒……哎!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好不好!小寶,爹今晚在外面睡,你想爹了就和你娘說。」

黃鐘在外面聽了一耳朵兩口子的口角,院門打開,小刀垂頭喪氣的出來,正準備回身說話,院門卻嘭的一下被春妹從裡面給關上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