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393章 雙節棍

第2393章 雙節棍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2 13:46 | 本章字數:2817

侯府的門外站著十多個僕役,都站在管家的身後看著馮霖和土豆二人。

馮霖指著陳二說道:「陳二出來伸懶腰岔了氣,小華出來陳二就誣陷是我們打的,小華就……」

「滿口胡言!」

管家打斷了她的話,看著走過來的土豆說道:「哪家的?說,不然打斷你的腿!」

土豆沒有拱手,只是淡淡的道:「路見不平而已,在下從昨日就見了貴府欺負婦孺的本事了得,想來打斷在下的腿只是尋常罷了。」

這話說的很有俠氣,可從古至今遊俠就和青皮地痞掛鉤,官面上的人哪會看得起這些人。

管家本想喝令人出手,可見到土豆走過來,在馮霖絕望的眼神中對她說道:「你到後面去,免得一會兒見血嚇到了。」

馮霖自然不肯,管家心中一個咯噔,再分辨了土豆的年紀,就問道:「家中可是武勛?還是武將?」

年紀輕輕的就能幹翻成年人,普通人家自然不可能。

土豆說道:「在下只是讀書人,只是見不慣這些事,若說武勛和武將,家中倒是有親戚是武人,在下跟著學過幾年。」

武將的親戚?

幾品?

管家瞬間就想到了許多,見土豆不慌不亂,和身邊那個有些絕望的馮霖比起來差異明顯,就問道:「你家那個武將親戚是誰?」

土豆微笑道:「在下卻是不便相告。」

管家冷冷的道:「你打傷了侯府的人,還想靠著謊言脫身?來人!」

十多個僕役轟然應諾,氣勢如虹。

馮霖大驚,土豆卻往前一步,說道:「你盡可試試。」

他的話音淡淡,眉間淡淡。

可他的眼睛卻微微眯起,管家沒看到什麼畏懼,也沒看到什麼決然。

只是冷冷的。

管家心中一個機靈,說道:「再問你一次,究竟是哪家的?」

土豆微笑道:「無可奉告。」

馮霖已經傻了,她覺得土豆的膽子太大了,居然敢騙泰寧侯府。

是的,土豆的衣著和普通的讀書人沒什麼區別,那匹馬也不是什麼好馬。

關鍵的是他的身後空無一人。

但凡是權貴家的孩子,哪怕是豪商的孩子,出門身後都會帶著一兩個家丁。

可土豆幾次現身都是孤零零的一人,顯然並不是權貴家的孩子,甚至都不是官宦人家和有錢人家的孩子。

而泰寧侯府雖然上一任侯爺出了問題被文皇帝弄死了,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且陳家知道本分,所以帝王從來都不會拿陳家作筏子。

這樣的對手,土豆這個乳臭未乾的傢伙,幾乎就是雞蛋碰石頭啊!

馮霖心中大急,就說道:「你們欺負人,我要去敲登聞鼓!」

登聞鼓一年到頭都聽不到動靜,不,是幾年都不會有人去敲動。

所以馮霖的話只是讓管家心中大定。

都用敲登聞鼓來求平安脫身了,那小子有個屁的底氣。

「拿下他!」

他一揮手,那些僕役就沖了過來。

馮霖喊道:「快跑。」

你就只知道叫我快跑嗎?

土豆心中不悅,覺得被人輕視了。

大明承平已久,泰寧侯府更是太平的讓人忘記了他們是武勛出身。

土豆的右手下垂,然後有東西從袖口裡滑到手中。

管家還在想最後問問土豆的來歷,卻見他右手猛地揚起,有東西一下揮打出去。

當先的一個僕役沒想到土豆居然有兵器,猝不及防就被打在了臉上。

他一聲慘叫,捂著臉剛想後退,土豆再次揮動那個武器,一下就抽打在他的肋部。

「啊!」

肋部傳來了劇痛,僕役一下就倒在地上,捲縮著在慘叫。

後面的人還沒來得及驚訝,土豆就揮舞著兵器沖了過去。

那東西是兩節,一節在土豆的手中,另一節用鐵鏈連著。

前段的那一截木棍上下翻飛,看似很簡單,可卻從不會打到土豆自己,而且非常靈活,速度很快。

馮霖更是目瞪口呆。

土豆輕喝一聲,手中的木棍甩出去,正好砸在對手的腦門上,頓時那裡飛速腫起。

他隨後沖了過去,雙節棍劈頭抽打過去。

呯!

一個僕役被抽中了鎖骨,大概是被抽斷了骨頭,他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然後就退了出去。

後面的牆頭上突然多了一個腦袋,而後門也悄然打開了些,有眼睛從門縫中往這邊看。

管家也見到了,他眯眼喊道:「拿下他!我這裡重重有賞!」

他知道此事最好是控制在一個範圍之內別擴散,所以有些後悔了,覺得自己該叫了五城兵馬司的人來,好歹公事公辦的姿態必不可少。

就在此時,土豆打的興起,雙節棍左右揮打,左右兩個僕役慘叫著退了出來,然後他竟然直接沖向了管家。

管家大驚,喊道:「你敢!」

呯!

一棍之後,管家的額頭漸漸腫起,目光獃滯的看著土豆,喃喃的道:「你在找死……」

嘭!

管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那些僕役被打倒大半,剩下的都獃獃的看著土豆,有人喊道:「殺人了!殺人了!」

泰寧侯府別的不說,以前跟著老侯爺出征的家丁還是有的。

只要這些家丁出來,這些僕役相信只需一個滲人的眼神,土豆就會跪了。

可土豆卻牽過自己的馬,然後招呼馮霖過來,說道:「在下經常會過來,若是貴府覺得不妥,盡可堵住這裡。」

馮霖已經呆住了,見他平靜的和侯府的人交涉,心中對他『獃獃』的印象好像又變了些。

那些僕役沒人搭話。

土豆說道:「馮家沒什麼錯,陳二自己弄髒了畫還誣陷人,換做是別人家,最少要趕出去,泰寧侯府怎麼做在下不知,可若是在下得知你們私下對馮家下手,那大家就來做一場吧。」

「我們走!」

土豆對馮霖說道。

少年面對十多個成年人從容不怕,打倒大半之後侃侃而談,有禮有節,當真是器宇軒昂。

他看了馮霖一眼,微微皺眉,不容拒絕的味道很濃。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馮霖心中是如此想的,可卻只是哦了一聲,然後問那些僕役:「畫你家還要不要?」

那些僕役都在震驚於土豆的厲害,聞言有人覺得會被陳鍾遷怒清算,就慘笑道:「事到如今可不是什麼畫的事了,馮霖,你最好祈禱這人不會消失,否則馮家會馬上分崩離析。」

「你家會被流放,侯爺的怒火會讓馮家上下不存!」

一個僕役恨恨的道。

但他並未誇張,陳鍾真要弄馮家的話,馮家壓根就沒有一點兒反擊的餘地。

馮霖的身體抖了一下,再潑辣的她也知道這不是笑談,也不是空話。

土豆感受到了她的情緒,就說道:「在下明日會再次進城,若是泰寧侯不甘,大可拿下在下。若是去為難一個姑娘,那泰寧侯府上下就是懦夫,在下自然會上門拜訪,告辭了。」

少年牽著馬盯著那些僕役,等女孩走出十餘步後,這才昂首而去。

那臉龐微紅,卻不是被陽光映照出來的。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