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02章 逼良為奴

第2402章 逼良為奴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5 05:58 | 本章字數:2715

「馮有為,畫呢!」

馮有為精心畫完了那幅花鳥圖,然後瞞著說要來送畫的馮霖,來到了侯府。

「這呢!」

馮有為拿出畫來遞給陳鐘的幕僚,說道:「這幅畫是在下這幾年最好的一幅,請指正。」

幕僚隨手接過畫卷,就像是接過一張擦屁股的紙。

這個態度讓馮有為的心一下就落到了谷底。

果然,不過是看了一眼,這幕僚就把畫卷劈手扔了過來,怒氣沖沖的道:「這是花鳥?你自己看看,那鳥到死不活的,那花和侯府里最丑的丫鬟笑起來一個模樣,馮有為,你這是想蒙蔽侯爺呢!」

那幅畫落在地上,馮有為伸手徒勞的撈了一下沒撈著。

他看著在地上彈動幾下變形的畫卷,緩緩蹲了下去。

他拉開畫卷,一幅春光圖就映入了眼帘。

一湖彷彿帶著春天氣息的水上,一隻野鴨帶著十餘只雛鴨在上面覓食,雛鴨可愛,讓人忍不住想養幾隻。

湖邊有樓台,樓台里有人在飲酒作樂,姿態瀟洒。

樓台前一株大樹上,兩隻鳥兒交頸糾纏,枝頭芽孢半露,生機勃勃。

天色明朗,一切都離不開一個春字。

確實是好畫,哪怕匠氣多了些,但技法上卻沒有問題,感情也有所傾注,今日哪怕是皇帝親來,馮有為也認為他無法指責自己更多了。

皇帝善畫不是新聞,所以引得不少想要找到自己那條終南捷徑的人改弦易轍去學畫,也間接讓馮有為這等畫師的日子好過了許多。

所以馮有為感激這個時代,可他卻不容別人貶低自己的作品。

「這畫不差!」

馮有為抬頭道:「貴府若是不滿意,在下就此罷手。」

幕僚冷笑道:「這是敷衍了侯爺還敢撒手,你好大的膽子。馮有為,按照咱們的規矩,今日是最後交畫的時日,你的畫呢?」

馮有為蹲在那裡,舉起那副畫,倔強的道:「在這裡。」

幕僚本以為他會求饒,於是一下就惱怒了,就過去一腳踢翻了馮有為,罵道:「馮有為,你想作死也別帶上一家人!」

馮有為倒在地上卻死死的護著那副畫,他翻滾了一下,然後艱難的坐起來,把畫卷卷好,說道:「就算是在陛下的面前,在下也敢說這是好畫!」

那幕僚的眼中閃過厲色,說道:「想用陛下來脫責?馮有為,接了生意就要盡心,別怪我沒提醒你,今日畫不到,誰都救不了你!」

馮有為知道自己怕是被盯住了,他慘笑道:「侯爺究竟想要在下做什麼?懇請直言,在下也好權衡一二。」

幕僚收回了本想踢出去的腳,撫須道:「你那閨女不懂事,帶著外面的野小子打傷了侯府的人,馮有為,換做是以前,隨便一個罪名就能讓你閨女進了大牢。」

馮有為面露恍然之色,幕僚心滿意足的道:「侯爺仁慈,我周東走南闖北從未遇到過,所以才心甘情願的投在侯府。」

周東皮膚黝黑,長得圓圓滾滾的,宛如一堵肉牆。

他突然面露慈悲之色,說道:「要學會體諒侯爺的難處,要學會聰明些,這樣才能善終。」

馮有為突然笑了起來,笑聲凄厲。

周東的面色一冷,「你笑什麼?」

馮有為的笑聲中帶著些癲狂:「侯爺是想要在下一家入府為奴嗎?哈哈哈哈!」

周東的眼神微動,冷冷的道:「怎麼,你不願意?」

馮有為喘息道:「這是怕在下把那些畫不是侯爺畫的事泄露出去嗎?在下發誓一定保密,若有泄露,在下願受凌遲而死。」

「凌遲?」

周東猙獰的說道:「千怪萬怪,馮有為,就怪你的畫太好了,侯爺拿了十餘幅畫出去,那些權貴都說好,若是以後泄露了,侯爺的面目何在?」

馮有為舉手道:「在下發誓不會泄露,以後也由在下來送畫,不假手他人。」

「晚了!」

周東仰天笑了笑,很是猖狂。

這事兒是陳鍾隨口吩咐讓他去辦的,目的很簡單,那就是把馮有為一家子都弄到侯府來。

「侯爺說了,按照供奉的規矩給你,難道你還敢推三推四的?」

這個待遇也算是不錯了,可馮有為卻只是拒絕:「在下祖輩皆是良民,萬萬不敢辱沒了祖宗。」

良民變成奴隸,甚至會被主家賜姓,那可連祖宗牌位都沒臉立了。

祖宗大抵是華夏人最誠懇的信仰,從百姓到皇帝,那逝去的先人彷彿就活在大家的身邊,栩栩如生。

所以馮有為自然是不願的,他哀求道:「周先生,犬子有望科舉啊!」

周東冷笑道:「就是趁現在,明白嗎?若是你不知趣,你那對兒女怕是……」

「慢!」

一聽到對方要動自己的兒女,馮有為就撐不住了。

「在下願意來侯府居住,至死不出。」

這是最低的要求,我願意為侯爺繼續畫畫,而且甘願被囚禁在侯府里。

「果真是慈父啊!」

周東微笑道:「可你也不想想,侯爺會留著把柄在外面嗎?」

馮有為一怔,正想詛咒發誓時,周東從懷裡摸出了一份契約,說道:「你最近在賭坊里輸掉了家產,最後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只得求到侯爺這裡來。」

「在下沒有!」

馮有為嘶聲道:「在下從不賭錢!」

周東愕然看了他一眼,然後走了過來,說道:「畢竟是有些情誼在,所以侯爺仁慈,只要你簽了這份契約,賭坊的債務侯爺就替你還了。」

他的身後跟著兩個家丁,說話間器宇軒昂,若非是又黑又胖,多半能博得那些大姑娘小媳婦的青眼。

馮有為只是搖頭,他知道這是套,「在下不賭錢,周先生,賭坊的人都不認識在下,你們這是陷害!」

「賭坊會認識你的。」

周東走到他的身前,把契約遞過去,說道:「簽了它。」

馮有為顫抖著伸出手,剛接觸到契約時,像是觸電般的又縮了回來。

作為曾經的秀才,不用看這份契約他就知道自家已經陷入了絕境。

不簽,那麼侯府自然能找了賭坊的人去上門討債。

但這個馮有為不怕,他怕的是侯府的人沖著他的一對兒女下手。

可若是簽了這份契約,代價就是一家老小都變成了侯府的奴才。

對於某些人來說,能成為侯府的奴才是好事,是值得舉家歡慶的好事。

可對於馮有為來說,大兒子馮祥在讀書,而且頗有希望,這讓他如何甘心!

「周先生!」

馮有為嘶聲道:「在下是秀才,哪有秀才做奴才的?侯爺難道就不怕陛下雷霆震怒嗎?」

周東不屑的道:「等你成了舉人再說吧!秀才?秀才有屁用!你濫賭把家產和家人都輸光了,這樣的秀才還能做?稍後我自然會去一趟,把你的劣跡告知學官。」

這是要把他秀才的功名給革除了。

「你!你們好狠的心吶!」f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