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04章 誰想過去

第2404章 誰想過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6 03:37 | 本章字數:2886

春節就是春天嗎?

沒人知道,南方大抵是春天吧。

但是在北方,春節期間除去氣氛感覺是春天之外,其它的照舊是寒冬模樣。

方醒穿著青色的棉袍,雙手就袖在袖筒里,若是再吸吸鼻子,那妥妥的就是老農模樣。

「本伯方醒!」

他笑眯眯的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周東有些吃驚,下意識的道:「假的!」

方醒臉上的笑意更盛了,就在周東心中冰涼時,方醒毫無預兆的揮手。

「啪!」

人在冬天的時候皮膚會比較敏感,周東只覺得臉上一疼,然後鼻子里就有熱流奔涌下來。

方醒皺眉看著自己的戰果,再看看右手,說道:「太油膩了。」

周東抹了一把鼻下,然後收回手,看著上面的鮮血,就獃獃的問方醒:「為何這樣?」

那些家丁都止步了,其中至少有五人見過方醒,而且不止一次。

「那是興和伯!」

「看著像農民般的模樣,他居然是興和伯?」

那些沒見過方醒的家丁都驚訝的看著前方。

在那裡,周東正在等待著答案。

他覺得哪怕站在對面的是方醒,可他的背後卻是陳鍾,所以方醒該給自己一個交代。

一個興和伯,一個泰寧侯。

不提爵位的差距,你興和伯莫名其妙的打上門來,這事兒傳出去可不是跋扈那麼簡單。

在大清理之後,士紳積怨頗深的背景下,方醒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人放大去探究。

在這種時候,方醒怎敢放肆!

「沒有為什麼!」

方醒的冷淡和倨傲激怒了幾個家丁,有人喊道:「平而無故的打上門來,這是在羞辱侯府。」

主辱臣死,這是千古不易的道理。

不懂這個道理的下屬自然是做不長久的。

有人就喊道:「拿下他,請侯爺做主!」

方醒的個人武力不彰,這是國朝上下的共識。

所以兩個立功心切的家丁就出了人群,準備冒險一試。

如果陳鍾兜不住他們,那就是災難。

但是兜住了呢?

那就是大功啊!

方醒見了卻不慌,他笑道:「這是要人多欺負人少嗎?」

周東此刻也想通了裡面的道道,他退後幾步,得意的道:「那又如何!興和伯,那人負債纍纍,侯爺好心為了他還債,他卻不認賬,這事說到御前咱們也不怕!」

方醒平靜的道:「可是我也有人啊!」

「誰?」

周東未見過方醒,往日聽聞方醒的手段狠辣,但今日一見,卻是強行阻攔自己一行人,可謂是無謀。

如果退讓了,回頭陳鍾即便是想忍下來,可也會拿他開刀泄憤。

想到這裡,他喊道:「來人了!有人打上門來了!」

嗖的一下,前方的左邊和右邊牆頭上就多了幾個腦袋。

而辛老七就是這樣走了出來。

他並未佩刀,也無弓箭,就這麼走到了方醒的身邊。

很平淡的出場。

那兩個家丁卻止步了。

他們目露驚惶之色,退回來的速度比去時快了許多,就像是逃跑。

周東愕然回頭,就見到大多數家丁都是噤若寒蟬。

「你們……」

他怒了,準備回去就把事情栽在這些家丁的頭上。

「他是辛老七!」

一聲驚呼之後,周東緩緩回頭看著辛老七,嘴角抽搐幾下,問道:「興和伯,攔截我等何意?」

你總不能說是沒事遛彎吧!

可你遛彎就遛彎,這裡是權貴聚集區,你專門堵著我們的路幹啥?

方醒沒搭理他,目光掃過那些家丁,說道:「都回去吧。」

周東再次問道:「興和伯,敢問何意?」

方醒看著這些家丁,再次說道:「本伯在此,你們想過去嗎?」

周東回身,見家丁們無人敢說話,心瞬時就涼了半截。

他的鼻孔流血的速度放緩了,只是下巴和前襟上全是血,看著有些滲人。

「那就回去吧。」

方醒很平靜的說道。

周東覺得這些家丁不會聽方醒的,可方醒的話音才落,就有人轉身走了。

那人越走越快,最後竟然跑了起來。

周東知道他是回去報信,就回身道:「興和伯,此事是侯府抓捕欠債的畫師,不知興和伯和那畫師是有何交情,不過等侯爺來了,自然會交涉。」

方醒沒說話,他轉身看著來處。

十字路口四面來風,方醒站在那裡,卻不肯挪地方。

周東隨手摸出手絹,然後把手絹弄成粗繩狀塞進鼻孔里,心中冷笑道:這是裝什麼呢!

自家東主的立場是緊跟皇帝,並暫時蟄伏,所以周東知道自己被扇耳光的仇大概是報不了了。

可惡名呢?

方醒無禮施暴,而且還打上門來,這能激起多少人的同仇敵愾?

這時前方來了一騎,近前後也沒下馬,來人在馬背上俯身對方醒低聲說了些什麼。

方醒點點頭,還笑了笑,好似在欣慰著什麼。

稍後管家來了。

「伯爺,我家侯爺有請。」

這是矜持還是覺得方醒理虧?

方醒不以為意的轉身道:「帶路!」

管家在前,方醒在後,身邊是辛老七,三人從家丁的中間走過。

一行人沉默的到了侯府,卻沒見陳鍾來迎。

這個態度很清晰:本候不爽你方醒!

一進門,五個鬚髮斑白的老家丁出現了。

他們的目光冷漠,彷彿世間再無可留戀之處,看向方醒的目光中並無半點變化。

等他們看向辛老七時,那眼神驟然一變。

連方醒都感受到了濃重的敵意。

他側身看去,看到那五人都微微彎腰弓背。

這是遇敵的反應。

而辛老七隻是站著,看著彷彿沒有一點戒備,只是目光已經鎖定了這五人。

管家見狀就乾咳一聲,說道:「侯爺在等著呢!」

那五個老家丁中的一人冷冷的道:「侯爺要見的是興和伯,他難道也能進去?」

管家覺得也是,正準備說話時,辛老七卻平靜的道:「我家老爺在哪,我就在哪!」

一個老家丁冷笑道:「後生小子也敢在爺爺們的面前放肆嗎!」

說話間,一股沙場百戰的慘烈氣息襲來。

方醒微微眯眼,說道:「老七,發信號!」

「慢!」

這時邊上的門房側面走出來一人,卻是陳鍾。

兩人多次在朝會上相遇,不過陳鍾和方醒不是一路人,而且他繼承爵位之後並未有實職安排,算是個空頭爵位。

空頭爵位如果再不知道去鑽營,那用不了幾年,整個侯府大概就要被從皇帝到百姓都給忘了。

所以陳鍾當然要去鑽營。可他交好的那些權貴和方醒大多不對付,兩邊冷淡的很。

這是兩人第一次面對面,更是第一次交談。

「興和伯!」

陳鐘的面色微微蒼白,卻不是生病,只是最近的年酒多了些,昨天又宿醉,所以精神不大好。

他拱手的時候還帶了笑意,哪怕那笑容很假,可也算是待客了。

「見過泰寧侯。」

大明的候伯在政治上的待遇是一樣的,所以方醒無需執下屬禮。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