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08章 侯府遇到了對頭

第2408章 侯府遇到了對頭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7 04:36 | 本章字數:2716

張輔有些意外,薛華敏趁著土豆不注意給他使了個眼色,然後繼續說道:「泰寧侯說是要齋戒幾日,以後要重新拿起刀槍操練。」

「家丁呢?」

張輔隨口問道。

薛華敏說道:「陳家的家丁都有些喪氣,關門閉戶的,也沒人出來。」

土豆聞言就拱手謝了,然後問道:「薛先生,可知道泰寧侯的意思嗎?」

薛華敏是負責外事的幕僚,所以他也不裝作無害的模樣,眼神凌厲的道:「泰寧侯說是要吃齋,所謂吃齋就是放棄了某事的意思。大公子放心,朗朗乾坤,陳鍾再大的膽子也不敢亂來。」

張輔也說道:「你放心的去,若是陳鍾敢亂來,你舅舅我就算是出門了,可國公府還在呢!看他可敢動馮家!」

土豆得了定心丸,就謝了張輔。

這等小事張輔哪會在意,直接就趕走了他。

等土豆走後,薛華敏才說道:「國公爺,張青回來了,說是姑爺去了泰寧侯府,和陳鍾發生了衝突,好像有打鬥。」

張輔冷冷的道:「陳鍾這是想靜極思動了嗎?」

薛華敏說了矛盾:「陳鍾想把那馮家收為家奴,姑爺家的大公子碰到了就出手,姑爺就跟在後面堵住了那些人。」

「德華居然是跟在土豆的後面?」

張輔不禁笑了起來:「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可遇到自家的兒子喜歡了女孩,也只得暗中跟著。」

薛華敏也笑了笑,說道:「姑爺就帶著辛老七,一直把那些人逼回了侯府,然後和陳鍾碰面,辛老七大概是出手了,想必侯府中的那幾個老兵怕是討不了好。」

泰寧侯府里的老家丁號稱是悍卒,平時也是鎮府之寶。

張輔搖搖頭道:「爵位繼承以後怕是要改了。」

薛華敏想起了張懋,就說道:「沒辦法,那些勛戚一代不如一代,白拿著錢糧,還佔了位子和不少田地,陛下忍不得啊!」

張輔微微點頭,「勛戚多有不法,陳鍾這等逼良為奴的手段若是被陛下知道了,少不得要下旨申飭,那個蠢貨,肯定是被德華逼到了牆角,只得認輸。」

薛華敏嘆息道:「這是自作孽啊!而且恰好遇到了姑爺家的大公子,幸好沒傷到大公子,否則姑爺大概會讓陳鍾生死兩難。」

張輔冷笑道:「那是他運氣好,德華派了家丁在跟著土豆,若是遇險,家丁肯定會出手,到時候張青他們也會出來。」

薛華敏在為陳鍾慶幸著:「真到了那時候,那就是騎虎難下,陳鍾大概是要完了。」

……

土豆急匆匆的再次到了馮家的外面。

院門沒關,馮家彷彿是在等著侯府的家丁衝進來。

「爹,讓我去吧。」

「去什麼?等著。」

「爹,那人說什麼打探消息,多半是跑了,我去問問吧。」

「別去,等著。」

土豆聽到了馮有為和一個年輕人的聲音,他猜想那年輕人應當就是馮霖的大哥馮祥。

「不,他會去的。」

這是馮霖的聲音,土豆聽了心中歡喜,然後緩步進去。

院子里馮祥正在駁斥著:「會去什麼?你整日就信外人,我……你是誰?」

馮祥見土豆不打招呼就進來了,就皺眉問道。

馮有為見是土豆,就說道:「你還回來作甚,趕緊走吧。」

「是你?」

馮祥剛說了土豆的壞話就被打臉了,有些難堪。

不過和難堪比起來,顯然全家的安危更重要,所以他問道:「你真是去問消息了?」

土豆拱手道:「在下剛去問了消息。」

「如何了?」

馮有為一家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問道。

土豆說道:「泰寧侯府府門緊閉,那些家丁都沒出來,還有,泰寧侯據說是要吃齋。」

馮有為納悶的道:「他吃齋念佛和這事沒關係吧,都是下面的人在弄呢。」

馮祥也有些失望的道:「要不我去問問吧。」

馮霖卻在看著土豆,她覺得這個憨傻的小子應該不會騙人。

土豆說道:「在下去問了故交,說是權貴說念佛吃齋,大多是得罪了人,或是見罪於陛下。」

呃!

馮祥再也忍不住了,不等父母同意就沖了出去。

「這孩子!」

趙氏追之不及,土豆尷尬的看著馮有為,說道:「在下這話是確定過了。」

馮有為的嘴角扯動一下,說道:「辛苦小哥了,敢問貴姓?」

土豆毫不猶豫的拱手道:「小子姓方名翰。」

「辛苦了。」

姓方的在京城不少,馮有為沒把土豆和方醒聯繫起來,然後說道:「時辰不早了。」

這是變相的逐客令,土豆只得告辭。

等他走後,馮家依舊是膽戰心驚。

直至一個多時辰後,眼瞅著天都有些麻黑了,馮家依舊無人想到晚飯。

「爹!」

馮祥就像是炮彈般的沖了進來,馮有為見他一臉的喜色,就心顫了一下,問道:「我的兒,被陳家人打了沒?」

他眼中的心疼難以掩飾,馮祥卻忽略了父親的關愛,歡喜的道:「爹,娘,那位真的是吃齋了!」

馮家人都面面相覷,馮有為眨巴著眼睛問道:「確定?」

馮祥說道:「爹,侯府的人好像是怕人不知道,傳的沸沸揚揚的,說是侯爺覺著多年吃葷罪孽深重,所以就要齋戒幾日,侯府無事不得外出。」

馮有為仔細想著侯府行事的規矩,而趙氏已經忍不住歡喜了,說道:「沒人出來找咱們家的麻煩?」

按照她的想法,今天侯府想讓馮有為簽了賣身為奴的契約,結果沒成事,那肯定是要惱羞成怒,一刻都不會耽誤來馮家。

可從事發到現在都兩個多時辰了,人呢?

「夫君!」

趙氏歡喜不勝,而馮有為還在狐疑著。

馮霖已經跑了,馮有為問道:「誰說了這些話?」

馮祥這時才稍微平靜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爹,我跑到了侯府的大門外,門子看到我了,我還罵了他,說我是馮家的長子,陳家欺人太甚,可門子板著臉沒理我,後來更是把窗戶也關上了。」

馮有為獃獃的看著手中的畫卷,突然劈手把畫卷砸了出去。

趙氏知道自己的丈夫視畫如命,這等舉動就代表著他的心情激蕩。

「夫君!」

馮有為偏過頭去,霍然起身道:「為夫要去看看。」

馮祥趕緊也跟了出去。

於是趙氏和馮霖母女就只能守著家等著。

他們一直等到了夜禁,才等到了狼狽回來的馮有為父子。

「差點就誤了時辰,哈哈哈哈!」

馮有為後怕著,笑聲卻開朗。

趙氏問道:「夫君,可是知道了?」

馮有為接過馮霖遞來的熱茶,喝了一口後,宛如嘆息般的說道:「侯府今日來了對頭,侯爺被逼著躲了起來,咱們家啊……他們顧不上了!」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