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13章 國與家,公與私

第2413章 國與家,公與私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19 08:01 | 本章字數:2887

「若是知道一人以後會弄出大事來,而且是會禍及大明,危及社稷,我當如何?」

方醒出宮就去了漢王府,他是來表示感謝的。

漢王收到了要檢閱勛戚子弟的消息之後,就看似玩鬧的把土豆拎去了漢王府,整日操練馬術和火槍,就是在為了這一天做準備。

朱高煦的臉有些發腫,他搓搓臉,說道:「過年喝多了酒,整個人都發矇。不過上次你說酒解酒,來人。」

方醒面色一變,還未拒絕,朱高煦就喊道:「準備酒菜。」

方醒的咽喉涌動一下,說道:「大早上就喝酒,對身體不好。」

朱高煦打個哈欠道:「什麼好不好的,無事可做,不喝酒去做什麼?」

酒菜很快就上來了,朱高煦是酒到杯乾,可方醒卻宛如是在喝毒藥。

別說是上午,方醒整個白天都不樂意喝酒。

他見朱高煦拎著一根豬蹄啃的痛快,就等他啃完了之後,說道:「檢閱的法子很多,射柳都沒有新意,陛下想怎麼弄?」

朱高煦從放棄了和自家大哥作對之後,就成了皇室的寵兒,賞賜從來都是頭一份,進宮肆無忌憚,罵了皇帝御史也不敢管,因為會被皇帝噴『多管閑事』。

這樣的親王活的該滋潤了吧?

可朱高煦的骨子裡還是閑不住,桀驁不馴就是他的座右銘,天生坐不住。

他把手中的骨頭一扔,然後喝了一大口酒,打個酒嗝,滿足的道:「說是要讓各家亮亮家底,本王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大概不只是讓各家的小子出手吧,你家確實差了些,就那幾個家丁。」

他沒明說,可方醒卻知道了。

白天喝酒是方醒最為厭惡的事兒,可他卻主動舉杯邀飲。

於是回到家中之後,方醒就有些醺醺然了。

家裡的女人見他這副模樣,難免就嘀咕了幾句,然後三個女人合力,把方醒舒舒坦坦的服侍上床。

這一覺睡到了天黑,醒來的方醒腦袋麻木,漸漸清醒。

「人生只願長睡,醒來便是紛爭!」

方醒念了一句酸詩,外面敲門聲咚咚咚的響起。

「爹,吃飯啦!」

好吧,昏昏沉沉剛有些人生感悟的方醒被閨女打破了那種氛圍,起床洗漱吃飯。

一家之主出現了,晚飯才開始。

大人們覺得過年吃的太油膩了,晚飯不吃也行,可孩子們卻覺得飢餓。

土豆平安他們自然不會嘀咕,就是歡歡覺得自家老爹大白天就睡覺,和母親教的道理不合。

於是他覺得有些不平,可自家是孩子,大人們的權威還在。

物不平則鳴,於是歡歡就發飆了。

「爹,要點蠟燭玩。」

簡單的話讓方醒抬頭看著自己的幼子,見他有些委屈之色,就想起了孩子不經餓,於是就給他夾了一個油炸豆腐圓子,問道:「點什麼蠟燭?」

這話他問的是莫愁。

莫愁噗嗤笑了,然後捂嘴道:「老爺,歡歡有時貪睡,妾身就給他說了秉燭夜遊的道理。」

大家一聽都樂了,張淑慧看著虎頭虎腦的歡歡,不禁想起了當年的土豆:「這孩子看著就是有福氣的。」

小白也大方的道:「以後三兄弟要扶持互助,不能丟了少爺的臉。」

莫愁微微欠身表示感謝,兩位大佬都對歡歡表示了看好,只要三兄弟相處融洽,以後自然是一家人。

土豆和平安也很懂事的給歡歡夾了菜,於是一家老小都和諧了。

只有無憂,她一直在打瞌睡。

方醒出手託了一下,避免了無憂的下巴撞向飯桌。

無憂睜開眼睛,然後楞了一下,呆萌呆萌的模樣讓方醒笑了笑,然後揉揉她的頭頂問道:「我閨女這是怎麼了?」

張淑慧笑道:「下午無憂說是擔心你病了,就一會兒跑一趟去看看,跑多了就沒了精神。」

方醒心中柔軟,說道:「那就隨便吃點清淡的去睡覺。」

此時權貴之家多有些刻板的規矩,父子之間更是如此。

可在方家來說,方醒就是規矩。

吃完晚飯,方醒叫了土豆去書房。

平安在背後給了土豆一個眼神,意思是讓他警惕些。

這個眼神沒逃過方醒的觀察,不過他沒管。

小孩子漸漸長大了,和大人有了些隔閡,這不是矛盾,只是他們在逐漸接觸外界,三觀都在建設中。

到了書房,小刀進來點了蠟燭,出去時一臉堅定的模樣讓土豆心中稍安。

等小刀出去帶上了房門,方醒見土豆在強做鎮定,就在心中笑了笑,然後說道:「漢王收你為弟子,看似胡鬧,卻和年後的一樁事有關。」

土豆一下就忘記了自己的忐忑,身體微微前俯,說道:「爹,難道孩兒要出征嗎?」

方醒愕然道:「就你這個小屁孩還出征?你連……罷了,過完年之後,你若是想走武人的路子,那就去聚寶山衛里操練,若是不想也由得你。」

土豆想了想,說道:「爹,孩兒不知道。」

方醒鼓勵道:「你只管說,為父不會幹涉過多。」

這種父子關係在此刻殊為難得,所以土豆心中暖和,就說了自己的想法。

「爹,孩兒喜歡書院的日子,早上出操覺得朝氣勃勃,讀書聲朗朗覺得分外的充實,可孩兒的學業已經差不多了,早就該畢業了,所以孩兒想了許久。」

「從文的話,孩兒以後是武勛,卻沒了做事的位置,那就是混吃等死,卻不是孩兒想要的人生。」

「從武,爹您說過,大明的外敵大概在您這一輩就差不多被擊敗了,孩兒……」

方醒舉起茶杯,土豆就閉嘴了。

喝了一口茶水,方醒放下茶杯,指著微黃色的茶湯說道:「這茶葉來自於西南的山間,那裡終年雲霧籠罩,這才出了好茶。更有東南福州等地,那些地方的岩茶也是出於山間,更有絕壁之上才出好茶的說法。」

土豆恭謹的聽著這番話,知道是告誡。

方醒說道:「好茶出險地,好人多磨礪,為父之前一直在放縱你們兄弟,只是謹守學業這一塊。如今大明的革新進入中後期,不管文武都是關鍵時刻,需要無數人才。」

他再喝了一口茶水,覺得味道醇香,而且回味悠長。

「可人才難得,就算你是我的兒子,沒那份能耐,為父也不會為你去請託,丟不起這個人只是其次,怕你誤事誤國。」

土豆聽到這裡就起身,在邊上束手而立。

方醒突然問道:「你對自己的一輩子有何期許?」

這是個大題目。土豆可不是當初的孩子,可以當做『你長大想做什麼』的這類問題來回答。

他在很仔細的想著,而方醒也沒催促,在慢慢的喝茶。

一杯茶水喝完,土豆也想好了。

「爹,孩兒此生只想護住家人,然後建功立業。」

這個回答若是在其他權貴家中,大抵是要拿高分的答案。

可方醒卻依舊是淡淡的問道:「為了誰建功立業?」

土豆下意識的說道:「為了陛下。」

方醒的眉間多了皺紋,嘆道:「為何還是這樣呢?咱們家和陛下有交情,你把他放在大明之上我理解,可國終究是在皇帝之前,這一點陛下也是認同的。」

「至於看護好家人,這沒錯,為父也是這般想的,也是這般做的。」

方醒笑道:「連家人都看護不好,還奢談什麼為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