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18章 不打不相識

第2418章 不打不相識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21 03:53 | 本章字數:2981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顧玘要倒霉了,得罪了方家,那方醒肯定不會放過他,顧興祖在廣西坐鎮,家中卻少了底氣,肯定是要認栽了。」

這是大家的共識,而張淑慧在後面見土豆應對得體,心中歡喜的同時,就勸道:「夫君,鎮遠侯遠在廣西為國效命,這顧玘聽說多病,算了吧。」

方醒說道:「這是小孩子之間的事,讓他們去解決。」

前方的顧玘騎虎難下,他身邊的大漢都是顧家的家丁,有幾人參加過當年的靖難之役,所以穩重些,就勸道:「二少爺,此事卻是咱們理虧了,那方翰還算是講理,沒有趁勢打過來,還是說句軟話吧。」

顧玘不滿的道:「打就打,誰怕誰啊!」

那家丁尷尬的道:「二少爺,方翰身邊的都是家丁,為首的正是那個辛老七。」

「辛老七?」

顧玘看了策馬在土豆左邊的那個大漢一眼,然後低聲道:「也不是什麼大事,不過是口角而已,他非得要不依不饒,有趣嗎?」

大漢聽到了這話,就知道自家少爺是想服軟了,只是面子有些過不去,就勸道:「少爺,方家的兩個公子可都沒什麼朋友呢!再說剛才方翰出手拉了您一把,不然那驚馬%」

作為權貴的子弟,顧玘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是讓他藉此機會交個朋友。

顧玘心中想了想,然後下馬向前幾步,拱手道:「先前卻是在下的錯,出言不遜,得罪了。」

說完他躬身行禮,卻是對著那兩輛馬車。

「大哥,這人狡猾!」

平安覺得以顧玘和土豆差不多大的年紀,應當是快意恩仇的性子,哪會低頭。

土豆輕哼了一聲,對他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態表示了不滿,然後也下馬道:「如此只是誤會一場,顧公子請自便。」

顧玘願意道歉,而且還是當著大家的面,頓時就引發了一陣遺憾的唏噓。

「這人莫不是瘋了!顧家的名聲可不是拿來糟踐的,就他這樣還想襲爵?」

「蠢貨!這叫做城府,能伸能屈懂不懂?」

「屈個屁!但凡不想認輸的,誰會道歉?」

「道歉?你沒見顧玘走過去了嗎?」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大家仔細看去,顧玘果然是走到了土豆的身前,微笑著在說話。

「昨夜我一夜興奮的沒睡著,早上起來有些起床氣,所以路上的火氣大了些。」

這是解釋,但卻很難得。

道歉就夠丟臉了,還來給你解釋原因,丟人啊!

土豆心中想著他的用意,卻笑道:「既然解釋開了就無事,再說不打不相識嘛!」

「對啊!我爹以前就這麼說。」

顧玘歡喜的道:「我爹在廣西鎮壓土人,那邊的土人大多豪爽,兩人有間隙,那就打一架,打了之後就不得再記仇,還有成為朋友的。」

土豆笑道:「這樣倒是挺好。」

「沒錯,所以我爹教我們要直爽,切莫學了文人的酸氣,呃!我大哥不算啊!」

土豆不禁笑了,顧翰和方翰都有一個翰字,而且顧翰喜愛文事,自願放棄鎮遠侯襲爵的資格,可見是個心胸寬敞的。

而顧玘雖然毛躁了些,事後卻有致歉的勇氣,可見顧家的兩個孩子都不錯。

兩人漸漸的熱絡了起來,邊上持陰謀論,想收拾顧玘的平安覺得無趣,就回身看了一眼。

後面的方醒抱著無憂,見沒了熱鬧可看,就把她哄進了馬車裡。

而正好有家丁買了鍋貼來,張淑慧接了,在馬車裡讓無憂吃。

「兩個孩子都不錯,應對得體。」

方醒給了張淑慧和小白一顆定心丸,然後去後面的馬車看了看。

歡歡還在睡,四仰八叉的躺在馬車裡。

莫愁剛才也全程目睹了衝突,「老爺,歡歡以後可能這般從容嗎?」

這話里有兩個含義,一個是教導,一個是身份。

外面的光亮照進來,把莫愁的臉照的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嬌嫩。

方醒伸手摸了一下,說道:「這些是我操心的事,你只管等著吧。」

孩子大了之後就會分家,歡歡只有一個神仙居可以繼承,而且身份就是一個平民。

為母則強,再雲淡風輕的女子也會為了子女丟棄一些清高和自矜。

方醒自然知道這些,但卻不會許諾什麼。

莫愁點點頭,覺得自己的憂心太早了些。

天色漸漸亮了,武學門口聚攏了一群年輕人,他們都蹲在地上吃著邊上小攤買來的早點。少數幾個不吃的,大抵是心理素質過硬,在家吃了不少。

別小看心理素質,為將者若是心理素質差,就會導致臨陣決斷出錯。

方醒看了一眼周圍,見有幾個男子散亂站在那裡,有人背對眾人,看模樣像是在書寫什麼。

這些應該是在記錄著各家子弟的表現,順帶家丁們也會被帶幾筆。

前方的顧玘正和土豆說著自己去狩獵的事,而土豆也喜歡這個,兩人竟然有些契合的味道。

先前勸說顧玘的大漢見狀心中歡喜,準備回去把事情稟告給大少爺,然後寫封信去廣西,好歹讓侯府的當家人顧興祖也高興高興。

作為鎮遠侯,顧興祖繼承了顧成在西南地區的許多作戰經驗,所以廣西出事時,朝中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可誰願意長期在那等荒涼的地方戍守?

和顧興祖比起來,在京的勛戚真的就是在混吃等死。

大漢為自家侯爺感到不平,所以才慫恿了顧玘去和土豆交朋友。

所以當方醒從馬車側面走到明亮處時,那大漢只是看了一眼,冷汗就濕透了背腋。

「見過伯爺!」

大漢略微提高了嗓門,頓時那些勛戚子弟都不禁看向了這邊。

方醒帶著微笑走出來,見顧玘尷尬的站在那裡,手腳無處放的模樣,就說道:「年輕人自己玩自己的,別管我們這等老朽。」

那邊已經來了好幾個武勛,其中就有陳鍾。

別人說老朽或是老夫自然是合適的,可三十多歲的方醒說自己是老朽,連土豆兩兄弟聽了都覺得不合時宜。

至於張淑慧等人,更是覺得好笑。

可顧玘卻恭恭敬敬的跪下了。

方醒愕然,還沒來得及扶起他,就見顧玘抬頭道:「小子先前冒犯了,懇請責罰。」

這個……

下跪倒不是什麼恥辱,同為軍中的大將,若是有些交情,那麼顧玘下跪叫聲世叔也使得。

可兩家沒交情啊!

方醒微笑著過去扶起他,「鎮遠侯在蠻荒之地為國效力,方某在京坐享太平,聽聞你的身體好些了?」

這話轉彎很快,幸而顧玘比較專心,就束手答道:「是,多謝興和伯關切。」

方醒笑道:「鎮遠侯多年在外,你大哥醉心於文事,倒是聽說你的武藝不凡,此次本伯要拭目以待了。」

這話裡帶著對子侄的關切味道,顧玘大喜過望,急忙就謙遜了幾句。

陳鍾和兩個交好的勛戚在一起,見到這個場面就冷笑道:「顧興祖常年在廣西,肯定是耐不住寂寞了。」

一個勛戚點頭道:「當年的老鎮遠侯在貴州和廣西那邊有些威望,顧興祖當然要去坐鎮,不過子女倒是疏於管教了,就是老大還行。」

另一個勛戚說道:「顧玘的運氣不錯,若是顧興祖在京城,少不得方醒剛才要教訓他。」

「你卻是錯了。」

陳鍾放低了些聲音:「顧興祖肯定是想調回來,可他卻長期在外,京城也沒幾個朋友為他說話,如今顧玘去交好方家,誰知道是不是有預謀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