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30章 紅塵浪濤

第2430章 紅塵浪濤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24 18:51 | 本章字數:2774

「為何要逼迫權貴?」

「你們難道不知道後果嚴重嗎?」

「一旦權貴離心,那陛下就是孤家寡人,文官們會肆意去搶奪權利!」

方醒很好奇的在看著林詹說話,看著他的慷慨激昂。

這人彈劾自己時如同瘋子,此刻卻搖身一變,變成了皇帝的貼心人。

這個立場的轉換實在是讓人愕然,壓根就想不到。

這裡是偏廳,在林詹來時,黃鐘認為這個人沒資格進前廳,就開了偏廳。

偏廳的視線不大好,卻莫名其妙的讓人有安全感,適合女人們在這裡待客。

林詹唾沫橫飛的說道:「那些權貴一年能給多少爵祿?國朝給不起嗎?」

方醒有些恍惚,覺得這個人怕不是神經分裂了。

林詹揮舞著雙手道:「就算是他們侵佔了一些土地又如何?權貴只會一代一代的沒用,而帝王卻可以一代一代的去削弱他們,直至覺得他們毫無用處,全數廢黜。」

方醒在想著商輝,想著他是怎麼從一個有志青年,漸漸的變成了現在這個一心只想和京城權貴們融合在一起的權貴。

那個孩子他一直記得,當年他進京受封時還未成年,一臉的悲傷和強裝大人的倔強。

他抬眼看著狀若癲狂的林詹,覺得所有人都身陷名利之中而無法自拔,包括他自己也是如此。

「我想留下身後名。」

方醒的話很輕,卻打斷了氣勢正盛的林詹說話。

林詹眨巴著眼睛緩緩坐下,他的眼眸深處有哀求,更有屈服。

方醒招招手,有人進來倒茶。

先前連茶水都沒有,可見方家壓根就沒把林詹看做是客人。

林詹有些惶恐的端起茶杯,他伸出舌頭去舔舔嘴角的白沫,然後喝了一口茶水。

預料中的滾燙沒有傳來,茶水只是溫熱。

這是怠慢。

可林詹卻是堆笑看著方醒。

今天他冒險來到方家,為的只是求一個恩怨了結。

從被解職之後,林詹就處於一種亢奮的狀態之中,直至門可羅雀。

「你以為會有人為你喝彩,進而為你籌謀。是的,開始肯定會有,那些人想從你的身上撈取資本和名聲。」

方醒玩味的道:「可後來呢?」

林詹難堪的道:「後來人就少了,直至門可羅雀。」

「熙熙攘攘,利來利往,那是因為在你的身上再也無法讓他們獲取利益,他們自然就不來了。」

方醒的話讓林詹感到了希望,他覺得方醒應該能原諒自己。

「興和伯,下官當初一念之差……」

「誰都要名利,本伯也不例外。」

方醒彷彿沒聽到他的話,自顧自的說道:「可本伯要的名是大明昌盛,在這個昌盛的過程之中,本伯的名字會在史冊上,會在後人的口中不斷提及,這就是本伯追求的名利。」

方醒微微偏頭看著他,問道:「你想要什麼?」

林詹低頭道:「下官只想遠離京城,海外也成,下官會儘力。」

海外缺文官,這個是上下的共識。可那些文官卻無人願去,最後還是得靠著流放來增加海外官員的人數。

林詹見方醒在沉思,就誠懇的道:「下官多年被冷遇,一朝瘋狂,就想成名,可終究是一場空。如今下官已然看透了世事,只想為了家人……」

他起身前驅,然後深深的一躬,說道:「最近周圍的人對著下官的家人指指點點,多有奚落,下官只想為家人保留些尊嚴。」

方醒漠然的看著他,「本伯為何要幫你,以德報怨?」

林詹把頭低下去,然後身體微微顫抖,哽咽著。

一個中年男子的哽咽不好聽,從鼻腔里迸發出來的聲音讓人在大白天也覺得毛骨悚然。

他再次抬頭時,臉上全是涕淚。

「興和伯,犬子被從國子監趕出來了!」

這是一個悲傷欲絕的父親,方醒想看到一些虛偽或是作假,可他看到的只是痛不欲生的悲傷。

「犬子……咳咳咳!」

林詹被自己的淚水嗆到了,咳的滿面通紅。

方醒指指茶杯,等他喝了,就問道:「誰的主意?」

林詹茫然了一瞬,然後說道:「好些人,就在南方几百起造反的消息傳回來之後,許多人,官員,士紳,他們都在咬牙切齒,恨不能……」

「恨不能撕碎了本伯?」

林詹點點頭,「有人分析了局勢,說陛下在同時得罪了南北士紳的時候……會,肯定會……」

「飛鳥盡?」

方醒覺得很好笑,所以他就微笑著。

林詹愕然看著方醒道:「是的,大家都認為清理了士紳特權之後,大明就安穩了。可士紳的恨意綿綿,終究要化解去,不然長此以往,會有重蹈前秦覆轍的可能。」

「加上大明周圍無外患,興和伯您在軍中的威望太高,若是藉機拿下您的話,不但能安撫士紳,還能讓陛下少一個忌憚的對象。」

他抬頭,有些坦然的道:「這是兩邊都有好處的事,士紳要出氣,順帶想讓陛下少一個幫手。」

方醒點點頭,算是確定了此事並無大佬在後面操作。

林詹苦笑道:「您把下官丟在那裡不管不問,多半是想逼著下官去尋背後的人,可真是沒有啊!」

方醒被他說中了心事也不惱火,說道:「你回去吧。」

「興和伯……」

林詹瞬間就想抽自己一耳光。

剛才他有些自暴自棄,所以就暗諷了方醒一下。

方醒要是不伸手,自然會有人來弄死他,至少會讓他身敗名裂,遺臭萬年。

「去吧。」

方醒隨意的擺擺手:「去找劉觀。」

林詹失魂落魄的一路到了都察院的外面,他不知道自己為何走到了這裡。

他不相信方醒的話,他覺得這是搪塞。

所以他站在門外徘徊著,直至裡面出來一個官員。

這官員見林詹在外面,就冷哼一聲,說道:「都察院之恥!」

林詹麻木的抬頭看去,那官員正好吐了一口唾沫,然後厭惡的走了。

「沒路了呀!」

林詹苦笑著,然後對門子說道:「請稟告劉大人,林詹求見。」

他覺得自己不會有見到劉觀的機會,可沒等多久,門子再次出來,驚訝的對他道:「大人讓你進去。」

沒人作陪?

林詹走進都察院,若非是來自於兩側的鄙夷目光,他以為自己還在這裡任職。

等見到劉觀時,林詹行禮,然後說道:「大人,興和伯令……」

他茫然的看著神色冷淡的劉觀,覺得方醒的話就是騙人的,他不該來這裡。

「後悔了?」

林詹低頭,微不可查的點點頭。

在沒有獲知劉觀的意思之前,他不準備表態。哪怕是死,他也願意死在方醒的手中,而不願意被劉觀這等奸佞擺布。

劉觀冷哼一聲,說道:「去哈密吧,不算流放,不過三代之內不許離開。」

林詹心中狂喜,跪下道:「多謝大人,下官去了哈密,就立了大人的牌位,日日為大人祈禱。」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