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32章 安綸和他有仇嗎?

第2432章 安綸和他有仇嗎?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25 13:37 | 本章字數:2766

當大勢不可違時,除去蠢貨和貪得無厭者,鮮有逆潮流而動的。

方醒走出都督府,一路去了武學。

從土豆決定進武學之後,張淑慧就像是失了魂魄一樣,在家經常丟三落四的。

這是不習慣兒子離開家的表現。

方醒唯一能做的就是多陪陪她,還有就是讓無憂多去鬧騰一番。

沒有孩子鬧騰的家庭就是死氣沉沉的,所以方醒在琢磨著是不是再生兩個。

到了武學外面,守門的見是他,就以為他是來視察的。

「伯爺稍待,小的去稟告……」

「不必了,本伯只是隨便看看。」

守門的軍士想起了土豆,不禁有些驚訝。

他覺得方醒不該是那種人,那和他的名將的頭銜不符。

憐子如何不丈夫?

方醒看到了那眼神,只是笑了笑,問了土豆所在班級的位置後,就進了武學。

校場上有幾個班級在操練,見到方醒有學員就分神了,結果被教官衝過去狠抽了一頓。

就在慘叫聲中,方醒來到了一間教室的外面。

教室很寬敞,而且為了光亮,在開始建設時就用了在當時還算是奢侈品的玻璃窗。

方醒靠在牆壁上,緩緩靠近窗戶,就像是個小偷。

他從教室的後方玻璃窗外探出腦袋,看了一眼後,又飛速收回來。。

他回憶了一下還在腦海里沒消散的畫面,然後腦袋再次前驅。

他看到了土豆,坐的筆直的土豆。

土豆坐在第三排,這個位置算是不錯。

從身後看去,土豆應當是在用心聽講。

講台上的教授背對著學員們在黑板上畫圖,方醒看了一眼,好像是陣列分解。

陣列的變化輪換是火器軍隊的生命線,所以武學裡對這方面不但要理論學習,還有實彈操作。

在教授回身之時,方醒就離開了這裡。

「伯爺,方翰……昨日還打了一架。」

負責紀律的教授有些尷尬的介紹著土豆才進武學沒幾天的戰績。

「輸了還是贏了?」

方醒隨手翻著一本名冊,上面有班級分類,以及每個學生的具體情況。

這是絕密資料,可那教授卻沒多看一眼,說道:「贏了,和他打架的那個老學員被打掉了兩顆牙,手臂嚴重受傷,大概要養大半個月才能參加操練。」

這是立威。

方醒問道:「他可被孤立了嗎?」

教授搖頭道,「沒,方翰家學淵博,和學員們打交道也很和氣,所以除去少數人之外,大家都還算是親熱。」

方醒點點頭,叮囑道:「本伯今日沒來過。」

教授心中偷笑,趕緊應了。

你這是既想讓方翰過上平靜的學院生活,又擔心他被人給欺負了。

哎!可憐天下父母心啊!

出了武學,一個意外的人在等著方醒。

兩人並肩走在寬闊的大道上,身後是幾名番子和方醒的家丁。

瀋陽胖了些,身上也少了些戾氣。

「權貴們之間的聯繫多了很多。」

瀋陽的聲音多了些溫度,「安綸的人到處在打探消息,可下官發現了一件怪事。」

「什麼事?」

方醒想起了金陵的那個安綸,至少還可以交往。

等成為東廠的廠督之後,這人就幡然變臉,變化之快,連方醒都有些不解和迷惑。

瀋陽說道:「安綸的人幾次去了福州,下官的人恰好在那邊盯著福州的幾個官員,結果發現安綸的人在盯著一個叫做閆春輝的小官。」

「閆春輝?」

這個姓氏不多見,方醒馬上就聯想到了閆大建。

瀋陽點頭道:「就是閆大建的兒子。」

這話的意思是在說安綸大概是想搞閆大建。

「興和伯,閆大建差點就成了禮部尚書啊!」

東廠和錦衣衛都不復開國和永樂年間時的風光了,去動一個差點成為尚書的高官,那會不會讓皇帝被動?

「你的意思是說陛下不知道這事?」

瀋陽點頭道:「肯定的,陛下若是知道的話,上次也不會賞賜了閆大建。」

朱瞻基不喜對自己的臣子弄那些欲擒故縱的手段,覺得你有問題,那麼直接查就是了。

「他沒私自動手就不算是問題。」

東廠主要是對內,盯幾個官員真不算事。只要不是污衊或是沒證據就嚴刑拷打,那些文官們都不會說話。

瀋陽知道這一點,「興和伯,安綸最近很亢奮,他又去了一次仁皇帝的陵寢。」

方醒點點頭,然後兩人分開。

第二天一大早,方醒就帶著家裡的妻兒去踏春。

風依舊寒冷,但是太陽能給點溫度。

路上野營了一晚上,再第二天下午,他們看到了天壽山。

天壽山面積不小,春季之下,依舊是顯得有些蕭瑟。

方醒把家人安排在下面,自己帶著兩個家丁一路到了仁皇帝的陵寢之外。

石翁仲有些灰暗,地上的縫隙里偶爾有幾根灰敗的雜草在風中搖曳著,直至被人一腳踩了下去。

孫祥身體僵硬的走了過來,腳步蹣跚。

他的頭髮在光照下看著近乎於銀白色,臉上多了皺紋,很深。

這不過是幾年的時間啊!

方醒過去幾步,伸手想扶住他。

孫祥在被觸摸的一瞬就搖搖頭,然後抬起頭來,渾濁的雙眼中多了些迷茫。

「興和伯……」

「是我。」

眼前這個太監已經到了人生中最後的時光了。

孫祥笑了笑,很冷清的笑容,然後覺得不好意思,就拍拍方醒的手臂,說道:「咱家許久都沒見到外人來了。」

這話讓人心酸。

方醒笑道:「要不我回頭去給陛下說說,給你這邊調兩個人來,好歹也能服侍你的食宿。」

「那是榮養。」

孫祥微笑著,看著前方開始斜落的太陽,說道:「咱家有罪,居然沒發現黃儼那個逆賊,讓仁皇帝去的不安生,哪有臉要什麼榮養?若是能在死後找個遠遠的能看到這裡的地方埋了,那就算是贖罪了。」

方醒心中微動,孫祥伸手搭了個涼棚,眯眼看著橘紅色的太陽,滿足的道:「那些來送米糧的人說了不少大明現在的事,好啊!所向無敵,百姓能吃飽飯,這便是盛世。」

「咱家每日都在為大明禱告,會把這些事告訴文皇帝和仁皇帝。」

孫祥顯得極為高興,然後看了方醒一眼,說道:「興和伯,說吧。」

一個人習慣了安靜和寂寞,那就最好不要去打擾他。因為你不知道他喜歡上了熱鬧和繁華之後會變成什麼樣。

興許會變得讓你極度失望,或是極度懊悔。

方醒不知道孫祥會變成什麼樣,他猶豫了一下,孫祥察覺到了這種情緒,就說道:「咱家沒多久好活了,還忌憚什麼?」

「安綸……他和閆大建有什麼問題?換個說法,他和閆大建可是有仇嗎?」

孫祥搖搖頭道:「咱家真不知道,不過安綸在東廠多年,從未行差踏錯。」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