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38章 人人表態,建議立儲

第2438章 人人表態,建議立儲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27 17:01 | 本章字數:2734

方醒正在看圖紙,等金幼孜進來後就問道:「可是為了工部的事嗎?」

金幼孜微微點頭,見方醒這裡的布置簡單,就贊了幾句。

「工部如今不但有這處大工程,還有幾處大水利,都不省事,上次吳中還發牢騷說人手少。」

方醒聽到這個就覺得古怪,金幼孜和吳中也不是盟友,那麼急切的來為吳中說話的目的何在?

所以他隨口道:「此事工部必然是要背鍋的。就算是人手少,這些年經營下來,難道就沒多些懂行的官員?我看不是,是找不到人手!」

這話聽著彆扭,金幼孜卻聽懂了,他的眸色微暗,說道:「工部的差事不好學。」

科舉入仕,一傢伙就是個小官,可這個小官狗屁不懂,還得從頭培訓。

別的部門都好說,可工部的專業性和難度甚至比戶部的還大,所以就麻爪了。

金幼孜生怕方醒趁機說什麼科學子弟合適去工部,所以就馬上轉換話題道:「本官看那常宇在山東任職頗久,就想著這是不是……」

一個官員,特別是高官,不能老是在一個地方,否則很容易就經營出一個龐大的關係網來。時間久了就是一個大大的朋黨,甚至可能會糜爛一地。

方醒斟酌了一下,「那常宇上次堅定的站在了陛下的這一邊,對清理田地一事助力頗大,甚至為此遇刺,險些喪命,想來陛下會有妥當的安排。」

金幼孜笑道:「是啊!不過再大的功績,久任一地卻是不妥當。」

方醒點點頭,認可這個說法。

金幼孜突然唏噓道:「老夫已年過花甲,歸日不遠了。」

方醒見他神色不似作偽,就想起了和他多年來的爭鬥。

而金幼孜也恰好想到這個:「當年本官覺得你興和伯毛頭小子也敢奢談國事,可你終究還是成了這麼一個興和伯,奈何啊!」

這話有些凄涼,方醒眸色微動,說道:「方某僥倖罷了。」

「那不是僥倖,許多事上你的見解獨到。」

金幼孜彷彿是大徹大悟了一般,甚至還帶著微笑:「如今大明處處順暢,只要有十年,十年之間,咱們上下齊心,定能讓大明成為曠古爍今的第一國,如此,就算是長眠於地底之下,也可去和諸位先帝交代了。」

方醒不知道他的意思,就順著說了些類似的話。

「對外要強硬些,一旦泰西人再次出頭,就要狠狠地壓下去,為此船隊遠征也在所不辭。」

「藩王和勛戚是累贅,跗骨之蛆,就該一一脫了去。」

「士紳納稅是好事,否則生齒日繁,大明怎生去養活這些人?」

「……」

把金幼孜送出去之後,閆大建卻來了。

這兩人是約好的吧?

方醒心中警惕,然後再次覺得自己是在耗費生命。

「興和伯,朝中如今……」

閆大建的笑容很親切,讓方醒莫名的想起了當年慰問的事兒。

等他說了一番對朝政的看法之後,方醒算是徹底明白了。

等送走閆大建之後,方醒吩咐辛老七下面誰也不見,然後一覺就睡到了天黑。

……

「老爺,常大人求見。」

方醒洗漱完畢,常宇就來了。

「請進來。」

等常宇進來時,方醒已經精神抖擻的坐在了那裡。

「見過興和伯。」

常宇的精神卻有些萎靡。

「常大人何事?」

常宇看了他一眼,說道:「興和伯,這條路……」

這位也是說了一些關於朝政的事,也頗為有一番見解。

「誰都不見了。」

方醒有些惱怒的道:「老子又不是吏部尚書,再說蹇義也決定不了尚書和輔政學士的人選吧!」

唏哩呼嚕的吃了一碗麵條後,方醒去洗了個澡。

洗澡出來有些冷,方醒站在門外問道:「下午有誰來找過我?」

他的情緒不大好,辛老七無辜的數著,共計九人,其中包括了王裳。

「……小的說您睡下了,請百鍊先生明早再來。」

方醒點點頭,看著清冷的夜空,冷笑道:「人心趨利,都以為是好時機。」

這時外面有人喊道:「止步!」

居然沒請示就放進來了,方醒皺眉道:「多半是京城來的,去看看。」

辛老七出去,隨後帶了一個熟人進來。

「見過興和伯。」

「見過興和伯。」

來的是兩人,當先的是宮中司禮監的老大曹斐,後面一些的居然是陳默。

方醒也有些好奇,就叫他們趕緊先去洗澡。

洗完澡出來,已經準備好了兩個小火鍋。

「多謝興和伯了。」

曹斐不大出宮,這次出來比較興奮。

吃了火鍋後,曹斐才交代了事情:「咱家奉命出來,之前多有奏章建言,說的都是……立儲。」

方醒抬頭看了一眼外面的夜空。

夜空微藍,星宿幾點。

微風從敞開的房門外吹進來,剛吃了火鍋的曹斐和陳默都覺得暢快。

方醒低頭道:「從本伯到了濟南開始,常宇和其他人都很勤勉,不,是拚命,只是一心都撲在了工程上,卻荒廢了本職。」

曹斐用手捂著嘴,隱蔽的打了個嗝。

陳默有些不懂,更有些累了。

方醒摩挲著椅子的扶手,神色漸漸多了些譏諷:「金幼孜居然向本伯示好,還說了些對朝政的看法,閆大建也是一般。他們倆之後就是常宇。」

扶手滑溜,方醒把手指頭收回來,輕輕的叩擊著。

「常宇……本伯對他的印象頗為不錯,可依舊是在鑽營,可他們在鑽營什麼?」

陳默記得出來前胡濙專門接見了他,這讓他受寵若驚。

可胡濙只說了一句話:「你此行帶著眼睛和耳朵即可。」

馬丹!不給說話?

陳默覺得不說話毋寧死!

所以他決定要捍衛自己的權利。

「興和伯,這些人會不會是想讓您給陛下傳個話,說些好話?」

「當然。」

方醒讚許的看了他一眼,說道:「可時機才值得玩味,他們為何在這時候謀求官職?」

曹斐的聲音很洪亮,這和普通太監的尖利不同,而且氣度儼然。

「陛下說了,士紳們人心浮動,勛戚們人心浮動,文官們人心浮動,清理士紳特權的影響將會蔓延,要想削弱這個影響,立儲就是一個手段。」

方醒玩味的道:「他們可說了誰該為太子嗎?」

這話的味道不對,陳默看看方醒,再看看曹斐,卻不敢再說了。

這一路上他就覺得曹斐這個老太監有些陰測測的,話不多,可那眼神瞟你一眼,就能讓人晚上做噩夢。

他看到曹斐的眼神冷了一瞬,卻不是對方醒,然後又微笑起來。

這老傢伙就是看人下菜碟啊!

「沒人提人選。」

曹斐微笑著說道。

方醒也在微笑,卻有些意味不明。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