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44章 父子俾睨當世

第2444章 父子俾睨當世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29 12:40 | 本章字數:2827

老鴇想和方醒套近乎,可陳默的話卻讓她有些心虛。

她在想著怎麼挖出方醒的身份來,然後把鎮樓的那個瀛洲女人悄然送出去,結一份善緣。

她覺得自己的眼光再沒錯了。

所以方醒把問題拋出來,大家都有些尷尬,甚至是冷場後,老鴇笑眯眯的道:「是哪家老爺這般富庶,若是……」

常宇的眼神冷冰冰的看著她,覺得大明禁嫖的時間太長了,以至於這些新人出來做事都不懂規矩,連基本的察言觀色的能力都沒有。

老鴇覺得不對,她僵硬的坐在那裡,覺得冷氣從骨縫裡絲絲外溢。

這裡面有人比常宇更厲害!

什麼老爺和少爺?

是皇帝和皇子!

老鴇乾笑道:「妾身出去看看……」

「要表態就要趁早。」

方醒卻有意想把某些事情爆出去,他伸手按在老鴇的肩頭,然後微笑道:

「大少爺是嫡長子,有問題嗎?」

老鴇覺得小腹發脹,腿間有些發熱,她看到金幼孜的神色麻木,而常宇卻在微笑。

錢暉呢?

右布政使錢暉是木然。

只有曹斐依舊是老嫖客的姿態,那手早就消失在薄裙之下。

金幼孜舉杯飲酒,方醒看著他。

兩人就保持著這麼一個姿勢,氣氛卻越來越緊張。

老鴇覺得自己不該進來的,此刻她再傻也知道金老爺比常宇厲害,而她身邊的這位老爺好像比金老爺還厲害。

年輕有為啊!

看著方醒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紀,可一個是老鴇,一個是威權凌駕於布政使常宇之上的權貴。

她偷看了方醒一眼,就看到方醒在微笑,不知道是和氣還是自信。

「是忌憚我嗎?」

方醒說了這句話,老鴇駭然發現金老爺把筷子一丟,然後指著方醒說道:「你還知道這個?」

「為何不知?」

金幼孜怒不可遏的道:「若非是你,大少爺怎會拖到現在還不上尊號?」

老鴇只覺得腦袋裡轟隆一聲,下身一松,差點失禁了。

這是王爺還是……太子?

尊號,還是大少爺,對政治再蠢笨如豬的老鴇也覺得不對了。

她顫抖著抓住方醒的衣服,只要有人喊滅口,她就準備一把抱過去。

「你們還在忌憚科學,金大人,還是那句話,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整日紙上談兵,只知道威脅打壓,可敢一戰否?」

方醒振眉道:「各家走各家的路,看看誰更適合大明,金大人,可敢嗎?」

這個方醒,咄咄逼人啊!

閆大建的身體微微前傾,快速的往自己的左邊瞥了一眼。

曹斐在摸女人,很是好奇。

那女人不住的斟酒,用纖纖素手送到他的嘴邊,他笑著喝了,然後又和那女人調笑。

這閹人居然這般的不成體統嗎?

閆大建心中冷笑著,他知道金幼孜忌憚的是什麼。

如果方醒發誓遠離未來的皇儲,那麼誰敢動搖大皇子的太子之位,金幼孜就敢和誰拚命。

可方醒會嗎?

閆大建覺得今天看到了一處好戲,並且能對朝中的暗流理解的更透徹了,對自己以後的站隊有莫大的好處。

所以他從剛進來的忐忑到現在的輕鬆,不過只是幾杯酒的時間而已。

你們就鬧騰吧,越熱鬧越好。

他正在覺得愜意,方醒的目光轉過來,問道:「閆大人怎麼看?」

閆大建正在喝酒,聞言右手微微一顫,酒杯里的酒水抖動了一下,從邊緣溢了出來。

他微笑道:「這等大事,卻也是家事,大老爺自然該獨斷。」

這句話很是實在,把金幼孜的不滿和猶豫都給敲了下來。

那是皇帝的家事,而且大皇子是嫡長子,難道你們還敢說二皇子更適合做太子?

百年後的史書怎麼寫?

金幼孜等人脅迫皇帝改立二皇子嗎?

閆大建覺得自己的智慧能讓在場的人自愧不如,不過他卻裝作為難的模樣,嘆息了一聲道:「國事艱難,要協力才好啊!」

方醒是想讓他們表態支持,可金幼孜卻把此事和他的榮銜掛鉤了。

太子少師!

「科學還很年輕。」

金幼孜知道太子之位一定,剩下的就是爭奪對太子的教育權,誰爭到了,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科學對儒家!

「是啊!很年輕,可卻是朝氣蓬勃,並沒有腐爛的味道。」

方醒的話裡有話。

金幼孜不屑的道:「那是人少了而已。」

這話是真理,方醒點點頭道:「不管是儒家還是科學,吏治都是重中之重。」

當科學和儒家在朝野能分庭抗禮時,當科學壓倒儒家成為大明的顯學時,那些科學子弟還會一如現在嗎?

方醒微微搖頭,「但你們教人做人那麼多年,可人還是那麼些人,興旺更替卻如走馬燈般的熱鬧,可教化了誰?」

嘭!

金幼孜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細眯著眼盯著方醒道:「你想和老夫辯難嗎?」

「你們口才無敵。」

方醒知道金幼孜有些惱羞成怒了,就笑道:「文皇帝前,你們可敢想到大明如今日一般的繁盛嗎?」

金幼孜有自己的驕傲,他搖搖頭。

「對外對內,你們在維持,誰在革新?」

金幼孜不語,但心中惱怒之極。

他覺得自己已經放下了身段,方醒就該拋棄前嫌,大家一起攜手豈不是更好?

而且輔政學士之間也有了默契,大家覺得未來太子的老師還是要由政事堂的諸位輪流來擔任最好。就如同是文皇帝當年安排輔佐太子和太孫的老師,就是不時更替。

至於科學,也不是不能妥協,但是份例必須要壓低。

這時外面有人疾行,腳步聲快速到了門外。

門外是常宇的人在看守,不過是交涉片刻,就進來一人。

來人卻是方醒留在方家莊的家丁方二。

方二一臉的風塵,見到方醒在這裡,就拱手道:「老爺,就在三日前,大少爺在武學的入學考核中,文為冠,武在第三十九!」

方二見方醒神色微動,眼中神采奕奕,就補充道:「當日勛戚子弟過百,大多譏諷大少爺。」

方醒微微一笑,說道:「土豆可發火了?」

方二朗聲道:「沒有,大少爺沉默寡言,武試第三十九時,保定侯當場宣布,勛戚子弟百人,大少爺的年紀倒數第三!」

「好!」

方醒舉杯乾了,閆大建正想說幾句恭喜的話,方醒卻霍然起身道:「方某有子如此,諸位以為如何?」

他的目光俾睨,從閆大建那裡緩緩移動,最後定在了金幼孜那裡。

我方醒教子有方,太子又如何?

輔政學士里,可有誰家的孩子能有土豆厲害?

「大少爺文試第一個交卷,保定侯還說他年少,可看了試卷就愛不釋手,連說此卷該得了狀元!」

孟瑛學著張輔的做派自詡儒將,可在儒學上面的造詣也不低。

他說土豆的文試該得狀元,那麼必然有可取之處。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85novel.coM手機版閱讀網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