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49章 恩人孫祥

第2449章 恩人孫祥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8-31 02:35 | 本章字數:2860

院子里靜悄悄的,陳默來求見方醒,在外面瞥了一眼,趕緊縮了回去。

「陛下不容易。」

曹斐誠懇的道:「興和伯,你在山東休息,陛下在京城可是如履薄冰啊!」

方醒說道:「所以我準備今日回京。」

曹斐點點頭,說道:「那咱家也不囉嗦,得馬上動身回京,等冊封太子之事了了,就早些南下,儘早摸清下面那些人的心思。」

方醒欲言又止,最後還是沒說。

若是論調查,誰有東廠和錦衣衛厲害?

……

東廠的大堂前站滿了人,安綸殺氣騰騰的站在上面說道:「那些亂臣賊子又說什麼嫡長子不賢,這是污衊!這是圖謀不軌!」

下面的檔頭中有人說道:「公公,大皇子還小,什麼賢不賢的?可見那些賊子是心中有陰私,拿了打頭的幾人,剩下的誰還敢鬧騰?」

「對,公公,那些亂臣賊子家中頗為豪奢呢!」

連貪財都說出來了,安綸冷冷的看著下面的手下,等聲音小下去後,才說道:「誰說大殿下不賢?」

大皇子和大殿下,兩個字的差異,卻代表著對玉米的態度。

氣氛陡然凝滯,一個檔頭走出來。

他跪下,然後用力的抽打著自己的耳光。

安綸看了他一眼,然後說道:「此番外面鬧騰,不是太子之位,而是太子之師這個位置,明白了這一點,咱們東廠才能找到入手之處。」

那檔頭在啪啪啪的扇自己的耳光,安綸恍如未見。

「如今大殿下是杜謙在啟蒙,隨後就是方醒。」

安綸的眉間多了些惆悵,「杜謙無礙,那些人就是不想看到方醒成為太子之師,他們懼怕未來的太子會變成如今陛下的模樣,懂不懂?」

下面的檔頭們這才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心中一凜的同時,有人就在想著如何避開這個漩渦。

是的,這就是一個大漩渦。

能吞噬無數生命的漩渦!

安綸看了一眼還在抽耳光的檔頭,微微擺手,那檔頭如蒙大赦般的磕了個頭,然後起身回去。那臉頰紅腫,卻不敢喊一聲疼。

安綸的目光掃過手下們,最後交代道:「帝師何等的尊貴,而且還涉及到儒家和科學的爭鬥,可咱們無需去管這些,只知道護持著大皇子順利登位太子殿下,懂了嗎?」

「懂了!」

下面起聲發喊。

安綸滿意的擺擺手,手下紛紛散去。

安綸有些疲憊的進了裡面,陳實跟進來給他泡茶。

「公公,殿下上太子尊號沒有問題,那些人真想要帝師的名頭,那就去和興和伯鬧騰啊!幹嘛要在陛下這裡撞鐘?」

安綸深呼吸一下,覺得有些莫名的興奮。

「他們怕被方醒收拾了。」

陳實愕然道:「合著他們反而不怕陛下?」

安綸接過茶杯,輕笑道:「陛下要顧全大局,而方醒卻可以裝傻出手,明白嗎?」

陳實明白了,心中有些艷羨方醒這種無需忌憚的做事方法。

安綸看了他一眼,警告道:「咱們是陛下的家奴,心一旦野了,那就別想收回來。」

陳實心中一個哆嗦,趕緊表態道:「公公放心,咱家知道分寸。」

安綸點點頭,喝了口茶水,慢悠悠的道:「當初孫公公的身邊有個人,也姓陳,他的結局你該知道吧?」

陳桂啊!

陳實低頭道:「是,咱家要以此為戒。」

安綸很滿意陳實的知趣,說道:「孫公公那邊已經好了,回頭記得悄悄的找些和尚去念經。」

陳實應了,然後告退。

安綸把門關了,轉身走到那排柜子前,俯身開鎖。

稍後他拿出一個包袱來擺在桌子上。

他緩緩解開包袱,漸漸的露出了裡面的東西。

這是一個牌位。

恩人孫祥之位!

他把牌位擺放在桌子上,然後找來小香爐。

香煙渺渺,安綸已經盤坐在牌位的對面。

「公公,我安綸從未忘記您的恩情,只願您能再世為人,不必受那一刀,自在的活著。」

他默默的念著經文,手指輕動,佛珠便緩緩開始轉動。

「那些軍士沒照看您,所以我才使了法子,把守陵的那些軍士都發配到了哈密去……」

他緩緩閉上眼睛,嘴唇微動。

三炷香的煙霧緩緩上升,漸漸筆直,然後散亂消失。

「公公,興和伯回京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面傳來了陳實的聲音。

安綸長長的吐出一口氣,看了一眼香爐,三炷香已經燃盡,只餘下長短不一的三根細木棍。

這就是人生啊!

從頭到尾的燃燒著!

安綸起身,沉聲道:「關注即可!」

「是。」

外面的腳步聲遠去,安綸走過去收了牌位和香爐,然後打開房門。

檀香的味道沖了出去,然後一陣春風吹來,不但把屋裡的煙霧吹了回去,還捲起了安綸的袍角。

……

春風同樣也吹拂到了方醒。

他帶著家丁進了城,就安排人回家報信,自己卻進宮求見皇帝。

「恭喜伯爺,虎父無犬子!」

在皇城外時,那些軍士見到他就嬉笑著恭喜,說的卻是土豆在武學的入學考核中的出色表現。

方醒微笑拱手道:「只是僥倖罷了。」

寒暄幾句,有軍士見方醒和藹,就問了山東那條路的情況。

「伯爺,要是哪日全部修好了,咱們能不能去金陵過冬?然後春天再回來。」

軍隊有紀律,所以這當然是奢望。

方醒見到了裡面出來的俞佳,就說道:「就算是全部修通了,可金陵的冬天冷的刺骨,那冷風一心就往骨縫裡鑽,難受,和咱們這邊不一樣。」

隨後他就跟著俞佳進宮。

一路上俞佳只是笑眯眯的說辛苦,方醒也隨口敷衍了過去。

宮中有王振這位『高人』在,方醒覺得俞佳的那點小心思真的是不夠看。

他不知道土木堡之變的根源,但從目前來看,許多事情怕是和當時的朝局密不可分。

王振會變成什麼樣?

方醒對著比較有興趣。

「興和伯,大殿下最近經常來乾清宮。」

俞佳的突然示好並未讓方醒動容,他只是嗯了一聲。

俞佳覺得方醒高傲了些,就沉默了下來。

等見到朱瞻基後,方醒簡單說了山東那邊工程的情況,就問了冊立太子的事。

「出去說。」

朱瞻基的神態從容,不怒自威。

兩人到了外面,俞佳都離得遠遠的。

朱瞻基搓搓手,說道:「寫多了字,連手都麻了。」

方醒點點頭。

「勛戚們對武學的興緻頗高,可他們的子弟大多不堪,此次考核連朕都無法睜隻眼閉隻眼。不過朕也不以為甚,只說等夏季再次招生時,都可以來,年齡都放鬆了許多。」

朱瞻基的嘴角微微翹起,卻是譏嘲的笑著。

「武學就是朕給他們子弟的一條出路,認真學,認真做,那麼未來就有路。可看看他們的模樣,分明就是撿到了肉骨頭,自己內部都開始鬧騰起來了,果真是爛泥扶不上牆。」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