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64章 來自於宮中的信號

第2464章 來自於宮中的信號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05 10:38 | 本章字數:2656

陽光斜照進來,光線清晰。

太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見朱瞻基沉穩,就說道:「朝中穩固,你想要等到什麼時候?」

朱瞻基說道:「朝中對此並無異議,只是對太子之師的位置虎視眈眈,已經暗流涌動。」

太后皺眉道:「於是你就趕走了金幼孜,還讓興和伯暫時離開京城?」

太后覺得他軟弱了。

朱瞻基看著她說道:「母后,金幼孜是朕不想耳邊太聒噪了。至於興和伯,立儲之後,天下怕是會震動一番,北方不足為據,南方卻會有些麻煩。」

「什麼麻煩?」

太后關注國事,但卻沒關注到那些爭執。

朱瞻基微笑道:「儒家和科學之爭。」

太后恍然大悟道:「帝師之爭嗎?」

這話也只有太后敢說,別人說了就是詛咒皇帝早死。

朱瞻基點頭道:「不是為了爭奪那個位置,而是為了爭奪……太子以後學什麼。」

太后微微後仰身體,彷彿靠在椅背上才能抵禦突然出現的虛弱感。

她眯著眼睛看著外面,幽幽的道:「終究還是來了嗎?」

「從書院開始招收學生起,到你皇爺爺放任科學傳播起,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只是沒想到還是來的那麼早。」

「你準備怎麼辦?」

太后不希望朱瞻基選邊站,「你當初讓興和伯掛了太子少師的榮銜,就是為了今日,可群情洶湧,以後玉米就會成了眾矢之的。」

「皇帝有時候就該垂拱而治,把問題拋出去,冷眼看他們爭鬥,最後再從中引導,讓自己想要的結果取勝,這就是帝王之道。」

太后並不乏政治智慧,連朱瞻基都深為佩服。

「母后,此事關切大明未來百年的國運。」

朱瞻基很認真的道:「一旦定下了太子以後的老師,那麼大明未來的百年就定下了方向,然後就是……」

「然後就是無盡的紛爭。」

太后有些鬱郁的道:「那些人哪會放棄,一旦君王不是他們教出來的,那就是背棄了他們,到時候……」

朱瞻基突然微笑道:「所以朕就讓興和伯去了山東。」

太后沒好氣的道:「你別以為上次圍牆倒塌他們猜不出是誰幹的,要是再來一次,說不準那些覺得自家委屈的士紳就敢來叩闕,到時候才是進退兩難。」

朱瞻基笑道:「興和伯現在穩沉了許多,自然不會幹那等事。」

太后也忍不住笑了:「當年那事稟告上來後,文皇帝,你父皇都立時說是興和伯乾的,惡作劇般的,沒長大呢!」

朱瞻基笑道:「當年興和伯是覺得憋屈,但是還知道分寸,如今他更加穩重了,想來有些人會知趣些。」

太后嘆道:「那是在挖他們的根基呢!想要他們安靜,怕是難哦。」

朱瞻基說道:「母后,這一步兒臣想了多年,直至近日才敢確定,才敢下定決心。」

「皇爺爺在時他們根深蒂固,所以無法撼動。父皇在時只來得及打壓了一下就……」

朱瞻基的眉間多了振奮之色:「母后,三十年,只要三十年,就能給儒家製造出一個大敵,而且還能讓大明強盛,朕責無旁貸,再無第二個選擇。」

太后看著他,有些神思恍惚的道:「你比你皇爺爺多了隱忍,那些人在鬧騰,卻不知道你的隱忍可以再過三十年。」

朱瞻基看了李彬和於嬤嬤一眼,兩人木然低頭,但卻沒退出去。

這兩人大抵就是太后的心腹,若是太后去了,他們也會跟著去。

朱瞻基冷冷的掃了他們一眼,然後說道:「目前不少科學子弟都在小吏的位置上打熬。有人說不中進士就只能止步於知縣以下,朕令人燒了那份奏章。」

「那是前宋的路子呢!萬萬走不得。」

太后告誡道:「武人是要警惕,可前宋那種路子走不得,那是自毀長城。」

朱瞻基笑道:「母后放心,那些人的小心思朕洞若觀火,想藉機敲定儒家的地位,那也得要看朕是不是昏君。」

太后說道:「既然定下了那就要思慮周全,興和伯何時歸來也得好生打算,別在風頭上,否則群情激昂,會多不少麻煩。」

「母后,朕準備讓欽天監看日子了。」

太后微怔,問道:「那麼急?」

朱瞻基說道:「朕剛減免了天下一成糧稅,說是市恩也好,說是憂心百姓也罷,可機會出現了,那就不能放棄。」

太后明白了,皇帝這是先用減免糧稅來獲取民心,然後再立儲,這樣就能減少許多麻煩。

「可你為何不先立儲,然後以立儲的名義減免糧稅呢?」

就如同是每當皇室有重大更替時,總是會用大赦天下來獲取民心。太后覺得朱瞻基居然放棄了這個機會,真是有些莫名其妙。

朱瞻基說道:「朕首先是皇帝,而朕以為皇帝首先就是看護天下,所以借用了減免糧稅之事就足矣,若是還要把立儲和市恩連起來,朕覺得這幾年,我家這些年都是白過了,歷任皇帝都不稱職。」

太后苦笑道:「你這驕傲的模樣和你皇爺爺當年差不多,都認為自己是天之子,自信無人能敵。」

朱瞻基淡淡的道:「皇爺爺是朕一直敬仰的帝王,可朕卻知道自己不能東施效顰,所以一次次革新就如海浪般的,這些革新在衝擊著那些痼疾,希望能在朕無力之前,大明能確定一個格局。」

他起身看著外面,說道:「流水不腐!」

……

隨後宮中就傳出了消息,陛下令欽天監挑選日子。

什麼日子?

無數人在猜測和追問著。

可在朝中那些重臣的眼中,此事無所遁形。

「要立儲了啊!」

微風吹進來,胡濙覺得一陣冰冷。

……

夏元吉在戶部審核著南北大道的耗費。

這等事頗為耗時,而且需要凝神靜氣,所以沒耐性的人幹不了。

「大人,宮中出來的消息。」

夏元吉抬頭,揉揉眼睛,有些疲憊的問道:「什麼消息?」

來人說道:「大人,陛下令欽天監……挑選吉日。」

夏元吉的食指還停留在眉骨上,聞言就驚訝的道:「可是立儲?」

來人點頭道:「是。」

夏元吉放下手中的冊子,把算盤晃動一下歸零。

「終於是來了。」

他只是嘆息,而五軍都督府里,孟瑛在罵人。

「去叫人,這個時候不來的,以後活該倒霉!」

於是戰馬四齣,在皇帝想要立儲的消息傳播到那些武勛家中,讓氣氛變得有些緊張。

而在錦衣衛里,瀋陽站在台階上,殺氣騰騰的對著手下說道:「大事到了,盯緊那些有資格影響此事的臣子。還有,警告那些青皮,在這個時候敢攪渾水的,不是流放。」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