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70章 京城上空的怨氣

第2470章 京城上空的怨氣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08 07:18 | 本章字數:2738

從朱瞻基登基之後,大明許久都沒有這等大事了。

所以宮裡宮外都打起了精神來,各種警告和許諾比比皆是。

「我……本宮有些擔心。」

明天就是冊封太子的吉日,宮中緊張中帶著歡喜。

今日來了不少太監宮女,哪怕是在坤寧宮的外面站一會兒,也能歡喜的離去,彷彿這樣就能沾些未來太子的福氣。

兩個孩子已經被叫去了偏廳,胡善祥呆坐在床邊。

午後的太陽微微明媚,從窗戶鑽進來,照在她的身上。

她側著身,左臉被那明媚的光線照的有些嬌艷,右臉躲在黑暗之中,帶著些許驚惶和不敢相信。

「怡安!」

「雀尾!」

室內只有她一人。

一切彷彿都被定住了,連光柱中的飛塵都減緩了飛舞的速度。

她獃獃的看著這一切,門外進來一個宮女,說道:「娘娘,怡安嬤嬤被叫去學規矩了,雀尾公公也在。」

胡善祥哦了一聲,然後擺擺手。

她此刻才想起來怡安和雀尾要學習禮儀,明日若是不便,就將由他們帶著玉米走完禮儀。

皇帝說若是玉米鬧騰,那就減掉大半程序。由他指派兩人充作正副使迎了冊寶完事。

胡善祥搖搖頭,眼中多了光芒。

這是玉米的時刻,她真能願意看著整個儀式簡單的就結束了?

「玉米呢?」

門外那宮女再次出現,稟告道:「娘娘,殿下也在學規矩。」

胡善祥點點頭,喃喃的道:「是啊!要學規矩了。可憐我兒那麼小……」

人人都說該簡化儀式,可胡善祥卻咬牙讓玉米去學規矩,為了讓玉米乖一些,她讓端端跟著去安撫。

她就這麼獃獃的坐在窗前,直至天色微暗,外面傳來了腳步聲。

「母后……」

胡善祥猛地沖了起來。第一下她的身體踉蹌著,差點摔倒。

她伸手在邊上擺放花瓶的架子上扶了一把,然後繼續沖了過去。

架子搖晃著,上面的花瓶也在搖晃。

「母后!」

玉米的聲音中帶著委屈,胡善祥沖了出去。

玉米被端端牽著站在外面,見到胡善祥衝出來,玉米委屈的道:「母后,累,疼。」

胡善祥緩緩蹲在他的身前,然後拿起他的小手,看著那嬌嫩的肌膚變得通紅。

她把小手放到嘴邊,輕輕的吹了吹。

「咱們不去了。」

胡善祥輕輕的摸了摸玉米的膝蓋,然後眼中含淚。

玉米嘶嘶的叫疼,見胡善祥落淚,就伸手在她的臉上胡亂的抹了一把,說道:「母后,我大了。」

胡善祥淚眼朦朧的看著玉米,說道:「我的兒,苦了你了。」

……

「都準備好了嗎?」

朱瞻基問道。

他的神色淡然,並未看到一絲喜氣。

從午飯後,皇帝的情緒好像就有些問題,不大高興,有些鬱郁。

俞佳說道:「陛下,禮部今日都走了好幾遍,胡大人說萬事俱備。」

朱瞻基點點頭,然後獨自走出暖閣。

他緩緩走到了正殿的大門外,靜靜的看著裡面。

大殿恢弘,金碧輝煌,但朱瞻基卻感到一股股冷氣往身上鑽。

「這個位置很冷。」

他緩步進去,一步步走到御座的前方。

「朕想到了文皇帝在時,那時候朕站在下面,那時的大明和朕無關,很輕鬆。」

朱瞻基昂首站在那裡,好似陷入了回憶。

「這裡是皇爺爺定下的京城,三代帝王都坐在這裡看著這龐大的大明,竭盡全力。現在朕將為大明準備好下一位帝王,一如文皇帝和仁皇帝時的那樣……」

朱瞻基微微搖頭,自嘲道:「這就是帝王,許多時候還比不上市井人家。十年後,二十年後……朕終將垂垂老矣。這個位置將會換成另一人坐上去,能永恆的只有……希望……唯有大明永恆。」

他負手站在那裡,問道:「興和伯怎麼說?」

已經趕回京城的曹斐說道:「陛下,興和伯說沒人敢謀逆,但是鬱氣大概是少不得的。他還說……」

朱瞻基背對著大門方向,笑道:「他還說了些什麼?」

曹斐低下頭去,說道:「陛下,興和伯說京城上空此刻大概是怨氣直衝雲霄,得請龍虎山的張家來看看。」

嗯?

朱瞻基一下就笑了。

「他總說宗教不可信,鬼神不可憑,這是覺得張真人家的道法無邊嗎。」

俞佳覺得風頭被曹斐搶走了不少,就搶在他的前面說道:「陛下,張真人道法深不可測,興和伯大概是久仰而不得見,心中遺憾吧。」

至於什麼京城上空籠罩著怨氣,俞佳覺得方醒這是拿國事在開玩笑。這話要是讓外面的人聽到了,少不得要生出些事來。

「道法高深?」

朱瞻基微微抬頭,看著房梁,說道:「道家和我家源遠不淺,道法的話……道法不及人心。」

他微微點頭,彷彿下了什麼決心,然後回身道:「明日觀禮的頗多,武勛……讓他們也來吧。」

朱瞻基一直沒說明日的儀式是太子出面,還是由別人代勞,所以儀式的某些規格自然就在兩可之間,等著皇帝的決斷。

宮中今日已經有多人在待命,就等著皇帝的決斷,然後出宮去通知那些人明天趕早進宮。

最好的馬,最忠誠的侍衛,無數人都在為明日的儀式在準備著。

而此刻的京城已經開始半戒嚴,街上多了軍士,他們目光冷漠的在看著行人。

順天府的衙役,五城兵馬司的軍士,所有人,除非你已經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否則必須要出現在街頭。

一隊隊道人進了京城,他們低著頭,默默跟著前方的官員前進。

這是正一的道士們。

街上那些行人都腳步匆匆,按照官府的說法,今日該採買的東西都趕緊買齊了,明日午時之前別想再買到東西。

這個規矩比以往都嚴厲,但因為時間短,所以也沒聽到什麼牢騷。

京城中的幾家寺廟突然梵音大作。

無數經文被虔誠的念誦出來,那些老和尚在上首坐著,不時睜開眼看看下面的弟子們是否誠心。

兩個老和尚在外面散步,神態從容,竟沒把什麼冊封太子的儀式放在眼裡。

「他們自己內部都是一團糟,正一和全真頗有些苗頭。」

「正一在蒙元時被全真壓住了風頭,心中不忿,後來全真自己得意忘形,辯難敗於佛家,至此一路下滑。正一隻是開始不錯,有人曾經總領江南諸路的道家事務……」

「全真曾經遠赴大漠,為當時的蒙元始祖所喜,哪是正一能抗衡的。」

「正一……現在張家就聰明了,不肯摻雜太深。」

「可張家的天師就是蒙元人封的啊!」

「本朝只是真人。」

「是啊!真人。」

「不管是誰,宗教可安撫民眾,都是他們拉攏的對象。」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