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489章 朱高煦的故人

第2489章 朱高煦的故人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13 13:17 | 本章字數:3070

陽山位於金陵城外,那裡有一片石場。

就在朱棣登基之後,這裡就被人淹沒了。

——新帝登基,令人為太祖高皇帝營建神功聖德碑。

皇帝的旨意很嚴厲,所有民夫都要用心開鑿,甚至還規定了每日必須要上交的石屑數量。

但是隨著孝陵施工的順利進行,一年半後,陽山工程提前結束,那巨大的基座和石碑,以及碑額,都被遺棄在陽山。

那龐大的石料大抵是世間前所未有的,每一個見到的人無不感到震撼。

一旦這碑石被立起來,那就是世界奇蹟。

可這一切終究還是變成了廢棄物,默默躺在那裡,和幾十公里外的鐘山遙遙相望。

這個工程確實是讓方醒迷惑不解,說收買人心吧,也用不著那麼大的規模,朱棣不傻,會用別的方式。

那是什麼?

他看了一眼道士,說道:「國運非陵寢能定,道長此言差矣。」

如果大明的國運是孝陵決定的,那方醒覺得太祖高皇帝會留下遺言,表示願意隨時更換自己的陰宅。

見野微微點頭道:「人地皆有,所謂國運,大抵就是朝中說的大勢。大勢如潮,逆者粉身碎骨!」

方醒微微一笑,問道:「那您先前所說的變化是什麼意思?」

見野突然對辛老七說道:「貧道說的這些話你等最好別聽。」

辛老七木然,家丁們壓根不理。

見野笑了笑,說道:「不聽啊!那這就是命了。」

方醒淡淡的道:「本伯在此,什麼命都是扯淡!」

大明因我的到來而變,什麼兩百多年國運,我要的是大明永昌!

見野從地上撿起一蓬鬆針,松針青綠,不知為何會掉落下來。

「當年推演大明的國運,死三人。」

見野看著方醒,認真的道:「皇室不會平而無故的寵信道家,若是可以,他們也能把佛家抬起來,和道家打擂台,而不是目前這樣,讓道家獨大。」

方醒搖搖頭,覺得不可信。

他冷冷的道:「別裝神弄鬼,大明的國運靠的是君臣齊心,靠的是百業興旺,人盡其責,而不是什麼推演,更不是什麼風水!」

見野點點頭,說道:「人定勝天嗎?這也屢見不鮮,所以興和伯……您興科學,壓儒家,這是在做準備吧?」

方醒沒說話,他覺得這個道士大抵是有些神經質,自己來找死。

「當年太祖高皇帝見了推演的結果,深以為然,就分封藩王出鎮各方,文皇帝當時就被封在了幽燕之地,那裡有天子氣,卻無人告訴太祖高皇帝。」

見野笑了,笑的很是得意。

「那時候的燕王……很年輕啊!」

這人居然和朱棣認識?

方醒覺得明初的許多事怕是要重新定位了。

「此處貧道只需三年來一次,後來貧道就去了北平,那時候的漢王……」

他陷入了沉思,喃喃的道:「漢王是在文皇帝就藩北平時出生的,這都是命啊!而後第二年就開始營建孝陵。」

兩人之間就此沉默,稍後守陵的將領來了,確認了見野的身份。

方醒覺得自己怕是見到了歷史迷霧下的一位高人,但他不想涉足過深。

「殿下!」

見野突然起身,在方醒還在沉思時,竟然不回頭就知道來的是誰。

朱高煦打頭,身後一溜兒子。

他的眼睛竟然有些紅,看來是在自家祖父祖母的陵寢前傷感了。

見野緩緩回身,然後稽首。

朱高煦皺眉看著他,眼神迷惑,然後漸漸的歡喜起來。

「你是見野,我記得你!」

朱高煦就像是個孩子般的高興,他大步走過來,問道:「你後來去了哪裡?為何不在這裡巡查了?」

原來這個老道中途就撤了啊!

那麼他今天來幹什麼?

方醒心中警惕著。

朱高煦帶頭分封海外,這是朱瞻基和他準備了多年的大戲,對大明能產生深遠的影響,對當今世界的影響更是不可預測。

這樣的大戲若是被人破壞了,方醒不會管他是誰。

殺了就是!

「多年不見,殿下依舊健壯,幸甚。」

見野看向朱高煦的眼神有些古怪,不是什麼恭謹或是尊敬,而是帶著些許看晚輩的意思。

這人……

此刻方醒想起了黑衣宰相姚廣孝,他也對朱高煦多有看顧。

為啥這些方外人都覺得朱高煦不錯呢?

一行人出了孝陵,朱高煦單手抓住了見野的手臂,說道:「記得你沒收過徒弟,你也七老八十了,沒人為你養老,跟著本王走吧。」

這話有詢問之意,可朱高煦抓著見野的手臂,大有你不願意本王就拎你上船的意思。

見野也沒怎麼動作,只是手腕輕輕抖動了一下,朱高煦就不由自主的鬆開了手。

「你還是那麼厲害!」

朱高煦嘆道:「一起出海吧,你在這邊也沒什麼意思。那些人老死的都老死了,沒死的不是為了權財奔波,就是為了兒孫蠅營狗苟。你沒朋友了,活著有什麼意思?跟我出海,咱們去那邊獵殺鼉龍,我給你烤肉吃。我告訴你,鼉龍肉很好吃,比牛肉都好吃……」

方醒目瞪口呆的看著朱高煦化身為話嘮,而見野也頻頻點頭,兩人漸漸走遠了。

他回過身,見朱高煦的一群兒子們都是見鬼的模樣。

「父王怕是……遇到老友了吧。」

回到臨時駐地後,朱高煦就和見野單獨待著,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直至晚飯前才出來。

「方醒,方醒!」

生氣重新在朱高煦的身上重現,他就像是十八歲的年輕人一般的找到了方醒。

「晚上吃什麼?」

他理直氣壯的把方醒當做了自己的管家,不,在方醒看來,就是朋友。

只有朋友才會是這種隨意的態度。

所以方醒也很隨意的道:「天氣有些熱,要不咱們吃個火鍋吧,發發汗。」

「好,記得多弄些牛羊肉的肉片,上次弄的就好吃,只是我府中的廚子是個笨的,竟然學不會你家的湯底。」

「好。」

方醒準備親自動手。

「那個見野要吃素,單獨給他弄個素火鍋吧。」

朱高煦搖搖頭道:「他早就勘破了世情,以前說過規矩只是要煉心,他早就沒心了,所以百無禁忌。」

方醒有些意外,就去了廚房。

做火鍋是一個很愉悅的過程。看著各種材料在手中匯聚,最後變成一大鍋湯底,成就感很充足。

湯底很大,方醒分成了三部分,一部分比較少,他和朱高煦,外加那個見野吃。

剩下的就是家丁們和朱高煦的侍衛們,至於他的那群兒子,方醒沒興趣,他們也不敢讓方醒做飯。

結果火鍋才架起,水師的兩位副都督同時來求見。

「見過殿下,見過興和伯。」

洪保和傅顯來的不是時候,方醒三人才剛喝了一杯酒。

「吃飯吧。」

方醒叫人去再切些肉來,又要了不少蘑菇。

朱高煦大抵是想著要離開大明了,所以脾氣好了些,就說道:「坐下吧。」

那兩人這才敢坐下,然後說了來意。

「最近朝鮮和瀛洲那邊走私有些厲害,水師在來回巡弋,所以若是此刻出海,水師怕是不能傾巢出動了。」

朱高煦吃了一片牛肉,冷冷的道:「那就先去朝鮮和瀛洲看看。」

洪保看了一眼方醒,暗示這不大妥當。

方醒說道:「出海之後,陛下就不會管殿下的動向了。」

這是背書,傅顯說道:「那正好,殿下虎威,正好嚇嚇這兩個地方。」

朱高煦淡淡的道:「方醒在瀛洲有魔神之稱,你這話卻是讓本王吃了冤枉,若是以前,少不得要打你軍棍,不過出海在即,且放你一次。」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