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10章 熬日子

第2510章 熬日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0 00:38 | 本章字數:2761

杜謙覺得自己前世一定是作惡多端,所以今生才為太子啟蒙。

「殿下,武人就是要征戰,要守衛邊牆,如此我等才能安居樂業。」

玉米坐在椅子上昏昏欲睡。

杜謙額頭上青筋蹦跳著,握緊了手中的書,但不敢扔過去。

他轉身準備去請見皇帝,一定要壓住太子這股子不尊師重道的勢頭。

真一就在門外看著,見他出來,就說道:「杜大人,殿下昨夜沒睡好。」

杜謙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後大步離去。

但凡有些地位的官員都不會看得起宮中的人,膽大的甚至還敢喝罵幾句。

杜謙這一路見到不少花樹,春天地氣勃發,有些枝頭已經變成了嫩綠色。

可在他的眼中卻沒有半點欣賞之意,按照他和許多官員的看法,宮中就不該種植樹木,免得給那些刺客什麼的提供躲避的地方。

等見到了皇帝之後,杜謙就說了玉米打瞌睡的事。

「……陛下,殿下雖然年幼,可立志要趁早!」

「朕知道了。」

朱瞻基擺擺手,等杜謙走後,就與俞佳說道:「去問問。」

春天來了,大明各處工程也陸續開工,就像是一台大機器般的在轟鳴著。

戶部的夏元吉在年前上奏章請骸骨,朱瞻基壓住了,派了御醫去診治,可反饋回來的消息不大好。

而蹇義那邊卻有些奇葩,被朱瞻基拖住之後,他的身體竟然一日好過一日。只是他最近迷上了齋戒,據說已經不大吃葷腥了。

夏元吉……

朱瞻基擔心的只是夏元吉,失去了夏元吉,大明就失去了錢袋子。

「夏元吉的病情如何了?」

有太監去問了,稍後回來稟告道:「陛下,太醫院說夏大人的身體怕是……要熬了。」

朱瞻基的眼神冷了幾分,說道:「出宮!」

朱瞻基帶著人便衣出了皇宮,俞佳追上來稟告了玉米的事。

「陛下,說是殿下在念叨著……要興和伯做先生,說杜大人很笨。」

「所以他就不想學了?」

朱瞻基有些惱火,不過通過觀察,他也知道杜謙不適合做先生,只是別人他又很難放心。

一路到了夏元吉家,朱瞻基屏蔽了那些繁文瑣節,直奔卧室。

等見到瘦的不成人形的夏元吉時,朱瞻基不禁問道:「才半個月沒見,夏大人怎麼瘦脫形了?」

跟來的御醫說道:「陛下,夏大人這是在熬啊!」

夏元吉就躺在床上,面色慘白,哪怕是蓋著被子,可依舊能感受到那瘦小的身軀在被子里的輪廓。

熬,就是用最後的生命力在拖延著,直至油盡燈枯。

這種感覺非常不好!

「朕不該讓他修兩朝實錄啊!」

朱瞻基站在床邊,興許是擋住了光線,床上的夏元吉嗯了一聲,然後緩緩睜開眼睛。

「陛下!」

夏元吉掙扎著想起來,朱瞻基伸手按住他的肩膀,說道:「快躺著,你的身子要好好養,萬萬不可妄動。」

夏元吉喘息著道:「陛下,臣自覺身體里被開了個口子,那些元氣不斷在外泄,越來越慢,怕是要辜負了陛下的……」

朱瞻基心中微酸,說道:「你且安心,朕稍後令太醫院會診,你自己也要好生養著,戶部沒了你,你讓朕如何安心?」

夏元吉眼中落淚,顫聲道:「陛下,臣……臣歷經幾代帝王,無悔了!」

朱瞻基揮揮手,俞佳帶著屋裡的人出去。

過了一刻鐘後,朱瞻基出了卧室,眼睛有些紅,說道:「仔細看。」

皇帝親臨探病,一般來說不是股肱之臣就是想讓你趕緊死。

夏元吉顯然就是前一種。

皇帝坐鎮夏家,太醫院馬上傾巢出動,一時間夏家幾乎都被各色人等給圍滿了。

而在宮中,一位嬪妃身體不適,就派人去皇后那裡請示。等太醫院回報時,卻說是沒人了。

「人呢?」

「娘娘,都去了夏大人家裡。」

「夏大人?」

胡善祥雖然不管朝政,可依然知道夏元吉對於皇帝和大明意味著什麼。

「太子呢?」

太醫院那麼興師動眾,多半是皇帝的意思,那麼夏元吉多半是難熬了。

胡善祥深深的同情著夏元吉,並有些悲傷,但更多的是自己的兒子以後沒有夏元吉這種股肱之臣的憂慮。

稍後玉米被帶來了。

「母后。」

七歲的玉米行禮有板有眼的,而且看著有些嚴肅。

胡善祥見他穿著整齊,就笑著拉他過來,低聲問他今天學了些什麼。

玉米有些不滿的道:「母后,杜先生……板著臉。」

胡善祥板著臉道:「那是先生,先生都是板著臉的。」

玉米低著頭,看著有些委屈的道:「母后,興和伯什麼時候回來?」

胡善祥一怔,然後說道:「不知道。」

皇帝最近很陰鬱,昨天真一護送玉米去乾清宮,回來說乾清宮的太監宮女們都是戰戰兢兢的,已經有三人被打了板子。

……

朱瞻基的心情是不好。

他站在卧室外,冷冷的看著太醫院的人進進出出,卻沒人敢看自己一眼。

沒有好消息,他們擔心觸怒皇帝,所以大家都裝傻。

最後還是一個愣頭青被驅使來稟告了壞消息。

「陛下,夏大人就是在熬日子了。」

這位年輕的御醫大抵本事不小,可越是這般年少有為的人,在進了一個新地方之後,就會被大家所忌憚,然後疏離,並下意識的給他挖坑。

年輕的御醫看著很平靜,作為有本事的醫生,他見慣了生老病死。

「你怎麼看?」

朱瞻基突然問道。

御醫想了想,說道:「陛下,夏大人這是多年積勞成疾,不然再活十年當不在話下。現如今他已經耗盡了精氣,最好的法子就是順其自然,若是吊著的話,對夏大人來說太過煎熬。」

太醫院從不乏吊命的手段,在那些不得外傳的秘技中,吊命排在第一位,而第一目標自然就是帝王。

朱瞻基點點頭道:「知道了。」

他沒說吊不弔著夏元吉的命,年輕的御醫有些茫然,正想問時,朱瞻基卻轉身走了。

他的脊背微微彎曲,沖著在邊上等候的夏元吉的家人微微一笑,然後點點頭,就被簇擁著走了。

那年輕的御醫覺得皇帝做事不爽快,搖著頭回身,準備進去看看夏元吉。

可等他回身後,就見到那些同僚,不管是鬍子花白的,還是風華正茂的,都在看著自己。

是什麼眼神?

年輕的御醫不知道,只記得自己當初被宣召進宮時,那些郎中的模樣。

羨慕嫉妒……恨!

年輕御醫心中微微舒暢,這兩年的憋屈算是消散了不少。

可等進了卧室後,見到醒的炯炯的夏元吉,他的心就直往下落。

那雙眼睛很亮,臉上雖然瘦,卻好似有些了些血色。

這是在熬精氣神,榨骨髓啊!9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