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11章 當日因,今日果

第2511章 當日因,今日果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0 23:08 | 本章字數:2743

枝頭掛綠,但並不能讓朱瞻基的心情好一分。

從夏元吉家中出來,一直在門外等著的安綸低聲稟告道:「陛下,國子監有十多名學生在酒樓飲酒玩女人。」

朱瞻基按著馬鞍,皺眉問道:「今日國子監休沐?」

他上馬遠去,身後有檔頭問道:「公公,陛下這是什麼意思?」

安綸面無表情的看著對面那戶人家,等身後傳來了關門的聲音後,吩咐道:「召集人!」

……

「上次叩闕仁德兄你沒去,沒看到那場面……熱血奔涌啊!」

十餘人在酒樓的二樓喝酒,席開兩桌,每個人的身邊都有個女人陪酒。

一個鼻毛有些長的男子挽起袖子,手中端著酒杯,意氣風發的道:「諸君,今年咱們就要出國子監了,此後山高水長,自當經常聯繫才是。」

「那是!」

「我等今日聚會,只為明日同氣連枝,來,滿飲此杯!」

「滿飲此杯!」

大家都紛紛舉杯,那些女人也嬌笑跟著。

一個女人突然笑道:「同氣連枝不好聽,該是……」

她故意想了想,做出為難的模樣。

一個男子喝了酒,笑道:「我等該是情投意合才是。」

「對對對,情投意合,哈哈哈哈!」

……

就在離這裡不遠的地方,安綸站在借口,目光梭巡著,問道:「可是這裡?」

有番子近前說道:「公公,就在前方左邊那家酒樓。」

安綸盯著那家酒樓,問道:「可確定了?」

那番子說道:「公公放心,主要的來了二人,只要拿下他們,就能連帶那日叩闕的頭領出來。」

他的身後漸漸聚集了許多人。

那些番子挎著長刀,殺氣騰騰的在等著命令。

圍觀的人漸漸被殺氣逼退到了兩邊。

「是東廠!」

一聲驚呼中,安綸舉手道:「全數拿下,反抗者……殺!」

他身後的番子們分做兩股,從他的身體兩側蜂擁而去。

番子們大步前行,右手握住刀柄,不時看向左右。

「好大的殺氣!」

「他們這是要拿誰?」

「……」

那家酒樓正是生意正好的時候,連大堂里都坐滿了人。

當一個番子大步進來時,夥計習慣性的喊道:「有客來嘞……滿座了……」

長刀出鞘的聲音打斷了夥計的習慣性念叨,然後他捂住自己的嘴,可卻控制不住尖叫的聲音。

就在這宛如女人般尖利的叫聲中,那些番子衝上了二樓。

掌柜飛撲過來,刀光閃過時,他一巴掌就把尖叫著的夥計打醒了。

長刀停在夥計的脖頸上,微微用力,一縷細細的鮮血流淌下來。

「東廠辦案,住口!」

持刀番子的眼中泛紅,緩緩看了一眼那些驚駭莫名的食客!

人人噤聲!

「嘭!」

這時樓上傳來了一聲巨響,然後有人罵道:「誰?滾出去!」

「救命啊!」

幾聲慘叫聲中夾雜著女人的尖叫,隨後大堂的人都聽到了樓上傳來的各種聲音。

安綸出現在了大門外,他負手道:「慢騰騰的怎麼做事?」

樓下有檔頭馬上喊道:「拿下,反抗的殺了!」

上面馬上就安靜了,只剩下喝罵聲,稍後腳步聲往下而來。

當那十餘人被拖下樓來時,安綸尖聲笑了笑,說道:「諸位好雅緻,居然不在國子監上課,反而來此密謀,這是把我東廠當做是擺設了嗎!」

那些學生面無人色,有幾人甚至是衣衫不整。有人辯解道:「我等只是出來聚會!」

違規出來聚會那只是違反了國子監的規矩,該打就打,誰都不怕。

可密謀一聽就和謀逆差不多,而且來的是東廠,進了東廠還想安生的出來嗎?

安綸冷冷的道:「聚會?你等從上次叩闕前就在此聚會多次,今日聚會是準備要做什麼?」

他緩緩看向那些食客,說道:「謀逆嗎?」

……

「由此多事了!」

政事堂里,大家還在為夏元吉的身體而感到唏噓時,又傳來了東廠抓捕國子監學生的消息。

金幼孜今日病假在家,楊溥聞言就說道:「怕是不簡單。」

黃淮說道:「都知道不簡單,當初他們叩闕太過火了,陛下暫時擱置,他們就以為自己大獲全勝,哎!不過誰也沒想到陛下會那麼快就動手。」

楊士奇揉揉眼睛,嘆道:「那些人憋了許久,一朝爆發出來,就敢逼迫君王。當時本官還擔心陛下會令人動手,誰知道卻只是隱忍了下去。隱忍隱忍,為的只是現在的動手,陛下……哎!」

楊榮說道:「此事不能善了了,要告誡國子監那幫子人,若敢以此來叩闕,大軍鎮壓就在眼前!」

黃淮說道:「其實當初我們都以為陛下要偃旗息鼓了,甚至咱們還喝酒慶賀了一番,覺得大明以後會漸漸平穩,當時二位楊大人還為陛下抱屈,楊榮大人還趕走了自己的一個學生,如今看來這一切都是水中花……陛下越發的深不可測了啊!」

楊榮平靜的看著同僚,他看到了楊士奇的惆悵,那是因為皇帝放棄了和平,選擇了對抗。

他看到了黃淮的不滿,但這不滿更多的是針對國子監的學生們。

而楊溥顯得和他一樣的平靜,沒有什麼情緒。

果真是三楊啊!

外界把他和楊士奇、楊溥並列稱為三楊,楊榮心中是有些波瀾的。

楊士奇沒有多少心眼,在他的世界裡,更多的是對與錯。

楊溥……

「諸位大人,陛下令東廠去國子監了。」

外面有小吏進來稟告,室內的幾人都微微搖頭。

楊溥苦笑道:「開始了,國子監種的因,我們都以為陛下不會還以果,可那是帝王。」

「我們本就不該揣測陛下的心思。」

楊榮沉聲道:「上次國子監的叩闕,在那些帶頭的人里,有幾個是出於公心的?」

楊士奇搖頭道:「不知。」

楊溥沉吟了一下,說道:「年輕人血氣方剛,少說得七八成吧。」

楊榮冷冷的看著他,隱住不屑道:「能有五成陛下都會網開一面!」

……

今日東廠的人傾巢出動,國子監看門的壓根就沒敢問,也沒敢去通風報信,因為安綸的臉上全是殺氣。

還在上課的國子監安靜了,每一間教室外都有番子在守著。

「這是要幹什麼?」

國子監的官員們來了。

看到是安綸帶隊,為首的國子監祭酒周復拱手問道:「敢問安公公這是何意?」

安綸站在教室外,微微昂首,尖聲道:「國子監有人謀逆!」

周復的心一下就沉到了谷底,強笑道:「公公說笑了,國子監的學生犯錯是有的,可謀逆的話……他們也沒這個本事不是。」

「你說的?」

安綸微微低頭,盯著周復問道,語氣森然。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