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18章 三家聯手辦案

第2518章 三家聯手辦案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3 11:43 | 本章字數:2790

陳瀟又來了,這次是來讓方醒去家裡吃飯。

「我爹致仕了。」

陳瀟顯得有些遺憾的道:「才五十多歲就致仕了,讓我也是無話可說。」

陳嘉輝居然致仕了?

方醒有些不敢相信,問道:「叔父可是身體不適?」

陳嘉輝才五十五歲,眼瞅著就是順天府尹的不二人選,他居然致仕了?

順天府府尹啊!

陳瀟摸摸頭頂道:「小弟此次培育出了幾種玉米,陛下見了高興,然後就給了一個月的假,然後我爹就上書致仕了。至於說身體……早上才被他抽了一巴掌,疼。然後我逗兒子呢,結果把兒子逗哭了,你知道的,我爹疼孫子,所以怒不可遏,我肯定得跑吧,可我爹幾下就追到了。」

「我爹一致仕,沒事就帶著孩子玩,順便還教導,小冉也是盯著兩個孩子,我娘更是愛的不行,我就成了木頭人,沒人關注。」

幽怨的陳瀟並沒有讓方醒生出半點同情來,他起身道:「叫夫人和孩子準備一下,去陳家做客。」

「陳家叔父致仕了?」

路上張淑慧得了消息也有些震驚,在她看來陳嘉輝至少還得再干十年。

這年頭的重臣們都沒有退休年齡,只要你身體好,皇帝認為你不錯,那麼你就繼續幹下去。

而由此導致有的官員在任上病死,比如說夏元吉。

到了陳家,才進後院就見到陳嘉輝和孫子蹲在一棵小樹下。

「德華來了。」

陳嘉輝笑眯眯的起身,還不忘拉起七歲的孫子,那溺愛之情溢於言表。

「見過叔父。」

方醒見陳嘉輝面色紅潤,動作有力,就直接問道:「叔父可是有何隱情?」

陳嘉輝搖搖頭,「沒什麼隱情,只是陳瀟那邊做的不錯。」

方醒瞬間就懂了,而陳瀟卻牽著兒子在說話,沒想到更細的地方。

陳嘉輝看著方醒笑了笑,而方醒看著陳瀟牽著兒子時的自然微笑,覺得一切都很自然。

父親為兒子做出犧牲,這種選擇幾乎是不假思索的。

正如陳瀟對兒子的寵愛一樣,哪怕他再大,可陳嘉輝在關鍵時刻也可以為他提前致仕。

在陳家吃了飯,回去的路上方醒就給張淑慧說了原因。

「玉米培育的不錯,目前已經開始種植了,只等幾次嘗試之後就能判斷出結果。若是成功,陳瀟弄不好會直接封爵,所以叔父就主動致仕,這就是當爹的給兒子騰地方啊!」

在官場上有個潛規則,那就是兒子的官不能比老子的大。

若是父子品級,兒子看著更有前途,多半就是當爹的主動致仕。

張淑慧捂著嘴笑道:「夫君,幸虧土豆他們還早,他們要是有出息,夫君您也該致仕了。」

方醒無奈的道:「三個小子,土豆從軍,平安不知道,大概就是從文,歡歡的話,弄不好以後就是經商,三個兒子各自不同,等他們能威脅到我這個當爹的時候……那我死也瞑目了。」

張淑慧呸了一下道:「夫君可別胡說,真的到了那一天,妾身會收拾他。」

當老婆的為了兒子可能會太有出息而安慰丈夫,方醒只是在忍笑,等到家後,平安就來找他說話。

「爹,孩兒要不還是不要那個新豐伯了吧。」

「為什麼?」

方醒覺得有些好笑,以為是小孩子的胡言亂語。

平安猶豫了一下,「爹,孩兒……孩兒還是不要了。」

方醒笑著揉揉他的腦袋道:「臭小子胡言亂語什麼呢!好好學習去,等你十八歲了就準備開府,不過在此之前你得選擇自己以後要走的路,這個為父不干涉,只會提供建議。」

稍後方醒把平安的主意告訴了張淑慧。

「這孩子倒是捨得。」

張淑慧覺得平安平時悶聲不倒氣的,這等時候居然捨得那些榮華富貴,不禁刮目相看。

「他大概是覺得自己以後是伯爵,而我也是伯爵,當兒子的怎能和老子一個品級,哈哈哈哈!」

方醒笑的欣慰,而劉觀笑的就很惆悵。

「陛下,臣要彈劾的是這些人。」

一般都察院彈劾人的時候最多是一位,多一些的十幾人就不得了了。

可劉觀今日親自上陣,拿出來的居然是一本冊子。

這是要瘋啊!

「這得多少人?」

黃淮嘀咕著,然後就見到劉觀把冊子遞給下來的俞佳,然後說道:「陛下,這些人在前年和去年,用污衊等手段……」

黃淮已經聽不下去了,他覺得耳朵里嗡嗡作響,身體一陣搖晃。

朱瞻基彷彿從來都不知道這些事,看了冊子後,就怒道:「查!都察院,東廠,錦衣衛,去查!」

皇帝的怒火有些假,可都察院破天荒的和東廠,以及錦衣衛聯手查案子,還是讓人心中一驚。

無人進諫,哪怕是最強硬的官員也張不開口來勸諫皇帝。

於是東廠和錦衣衛的人再次傾巢出動。

一隊錦衣衛堵在了吏部的外面。

而他們的對面就是蹇義帶著的官吏們。

雙方人數相當。

可戰鬥力卻不是一個檔次的。

吏部的大門厚重,牆磚青青,官吏們站在蹇義的身後,沉默以對。

大門外春風微暖,陽光明媚,瀋陽微微昂首,說道:「蹇大人,證據確鑿,湯松瀆職,您這是要做什麼?」

蹇義不語,只是倔強的站在那裡。

微暖的春風吹拂著他那斑白的鬚髮,他身後的官員中有人悄然退後一步,有人看看左右,心中慌亂。

瀋陽沒有強闖,而是微笑道:「蹇大人,地方上早就有人報上來,說那些人污衊官吏,手段齷齪,可卻被湯松一手壓下。」

蹇義的嘴唇動了一下,最後微微搖頭。

他不能看著吏部被錦衣衛衝進來第二次!

不可能!

他的眼中在發光,彷彿裡面有火焰在燃燒著。

瀋陽無奈的道:「蹇大人,錦衣衛辦案,此事都察院也備案了。」

換個人的話,瀋陽絕對敢直接衝進去,比如說禮部。

可蹇義不同,他不但是幾朝老臣,而且執掌吏部多年,威望很高。

對這樣的老臣動手,錦衣衛會被人戳脊梁骨。

瀋陽不怕被戳脊梁骨,他只是單純的不想對老臣動手。

夏元吉不行了,薛祿不行了……

從永樂朝開始的輝煌中,這些老臣居功甚偉。

他衷心的感佩,並願意給予他們尊重。

但退讓不是辦法。

所以瀋陽準備讓人護住蹇義。

「準備。」

他剛向前一步,蹇義身後的郭璡突然喊道:「湯松,此事果真是你乾的嗎?」

蹇義的眼神一黯,決然的心態漸漸渙散。

瀋陽抓住這個機會,喝道:「來人,扶著蹇大人出門辦事。拿下湯松!」

瀋陽的兩個心腹率先沖了過去,然後護住了蹇義,隨後的人如狼似虎,那些官吏紛紛避開。

蹇義木然的看著渾身顫抖的湯松被人一腳踹倒在地上,然後反剪雙手架了出來。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15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