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26章 怎麼教導太子(感謝書友:「

第2526章 怎麼教導太子(感謝書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5 18:17 | 本章字數:2835

恭喜老唐喜得貴子,兒女雙全。

……

回到京城後,方醒去找朱瞻基彙報了工坊如今的規模和成績。

「這麼說工坊的產出佔據了大半嗎?」

朱瞻基的神色看不出喜怒來,但方醒依舊感受到了些猶豫。

「是。」

工坊的所有權是屬於宮中,但朱芳在裡面起到的作用太大了。

方醒在琢磨著什麼時候讓朱芳也脫離了方家。

朱瞻基笑道:「金英在外面倒是做出了一番事業,可見不管是官員還是宮人,蠅營狗苟終究沒出息。」

俞佳聽到這話心中微跳,他偷瞥了一眼皇帝,見他不像是在說自己,這才釋然。

朱瞻基看了一眼方醒,說道:「國子監偃旗息鼓,那些學生如今都在為自己找出路。朕就這麼看著,看他們怎麼上躥下跳。」

想到那些學生和家人不知道自己的舉動都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方醒就覺得好笑。

許多事情不是不知道,只是知道了暫時壓下而已。

朱瞻基又問了工坊的幾件事,最後說道:「各地陸續都來了消息,那些人無一逃脫,後續的處置朕讓楊榮他們斟酌。」

他說的是科學子弟被整的事。

而讓楊榮他們去整理資料,並給出處置和補償意見,想必會很難受。

「馬蘇和李二毛也沉寂了許久,特別是馬蘇,在吏部漸漸的得了不少人的支持,可依舊在低頭做事。」

方醒沒問怎麼安排,他希望十年後能在京城看到更加老練的他們,而到了那時,方醒就可以退居幕後了。

他真的喜歡躲在後面看著各種紛爭,然後再看著自己這一邊慢慢的取得優勢,直至獲勝。

朱瞻基見他有些走神,就轉了個話題。

「玉米怎麼樣?」

方醒想了想,說道:「很大氣的孩子,這很難得,真的很難得。」

朱瞻基點點頭,帶著些自得的道:「玉米做事從來都不畏縮,這一點像朕。」

不想搭理給自己臉上貼金的朱瞻基,方醒說道:「儒家經典當然要教,可數學也要同步,那些有趣的物理化學知識,包括一些動植物的介紹,這些都要慢慢的教給他,不求精通,但是要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太子的教育歷來都是皇帝心中的大事,所以朱瞻基和方醒又探討了一陣,最後以方醒阻攔了給玉米太多作業為終結。

「孩子首先要玩,這是天性,強行壓制他的天性是有好處,可更多的卻是壞處,對他的性格塑造也沒有半分好處。」

「性格啊!」

朱瞻基有些好笑的道:「朕小時候跟著皇爺爺也學的很刻苦……」

「所以你長大後就有些方面缺失,玉米不一樣,這是個好孩子,把他變成和那些讀書人一個模子,這是在暴殄天物。」

「一個好太子多難得?難道非要把他變成一個所謂的謙謙君子才行嗎?」

俞佳靜靜的站在那裡,稍後方醒告退後,他送了出去。

他就站在台階上,目視著方醒消失。

「公公。」

一個小太監悄然走到了他的身後。

俞佳說道:「在教導太子的事上,只有興和伯能改變陛下的主意。」

小太監微微彎腰,然後消失在側面。

稍後他出現在了一個偏殿的側面,和一個太監錯身而過。

……

「姐姐。」

玉哥不喜歡瘋跑,更喜歡坐著玩。不管什麼九連環還是撥浪鼓都能玩一會兒。

而明月卻很有姐姐的風範,時常帶著玉哥玩耍。

兩個孩子並排坐在一起,案几上是拆散的九連環。

「娘娘,說是興和伯能改變陛下對太子的主意。」

一句話被傳幾遍,幾乎都會走形。

王振彷彿不知道這話里的含義,說完後就含笑看著兩個孩子,甚至帶著些慈祥。

孫氏也在看著兩個孩子,她低聲道:「去吧。」

沒有看法,沒有意見,沒有想法。

這就是孫氏目前的狀態。

不惹事,不鬧騰!

王振躬身告退,等他出去後,孫氏看著一對兒女笑眯眯的道:「一個公主,一個皇子,都很健壯啊!」

王振到了外面,嘴角微微翹起。

那個傳話的太監還在,見他出來就說道:「王公公,那人說俞公公看著很和氣。」

王振點點頭,然後給了太監幾張寶鈔。

他目送著太監出去,一雙眼睛緩緩垂下,然後雙拳微微握緊。

「俞佳,你以為咱家是你那等沒體驗過卵子的貨色嗎!」

……

「王振怎麼說?」

俞佳有些倦意,就靠在殿外打了個盹。

小太監低聲道:「公公,說王振感激零涕。」

俞佳的呼吸聲有些重,看著很疲憊。

他揉揉眉心道:「那個蠢貨還以為那邊能翻身呢!那就讓他去做夢吧。」

小太監未曾想到俞佳居然會給自己說這些機密的事,不禁心中歡喜,就諂媚的道:「公公英明,那王振可不就是個傻子嗎。」

俞佳搖搖頭有些昏沉的腦袋,眼中有利芒閃過。

「你很好,去吧。」

小太監得了誇讚,就歡天喜地的走了,居然還蹦跳了幾下。

俞佳招招手,身後來了個太監。

他指指前方,低聲道:「魯青好似生病了,咱家看像是不好治的模樣。」

太監微微低頭,「公公放心,奴婢看魯青像是得了絕症,大概是活不過中午了。」

俞佳打個哈欠,轉身進了大殿。

就在進去的一瞬,他喃喃的道:「要管住自己的嘴啊!」

大殿里,朱瞻基說道:「吏部考功清吏司的主事馬蘇,這幾年做事兢兢業業,蘇州知府剛好出缺,讓他去。」

吏部終於走了一個瘟神。

蹇義心中一松的同時,就出班問道:「陛下,是幾品?」

馬蘇現在是六品,知府卻是正四品。

連升四級嗎?

這個也太過分了吧!

若是在明初或是永樂朝,連升四級也不算事。

可現在是宣德朝。

太平盛世哪能任由君王隨意提拔廢黜官員?

朱瞻基淡淡的道:「從四品。」

那就是低配。

蹇義無話可說,在場的官員也無話可說。

方醒的這兩個得意學生已經沉寂的太久了,而且考成時都是上等,今日一朝官升三級,那也是理所應當。

馬蘇陞官,但卻是外放。

李二毛得等一陣子吧。

朱瞻基繼續說道:「李二毛在都察院和詹士府做事兢兢業業,有胸懷,順天府少了個治中,讓他去。」

蹇義心中嘆息著,他感受了一下袖口裡的那份名冊,然後退了回去。

這一下大抵就是借風使帆,接著國子監的叩闕理虧,一下就提了馬蘇和李二毛。

但是這遠遠不夠,皇帝肯定還會要其它東西。

果然,朱瞻基繼續說道:「各地污衊科學子弟之事都有回報,這等事朕不會容忍,所以已經令人把犯官全家拿下。」

這個是應有之意。

群臣沒意見,也沒臉皮有意見。

不要臉那是對付同僚和下屬,你對皇帝不要臉試試。10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