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28章 未來的駙馬

第2528章 未來的駙馬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6 04:36 | 本章字數:2689

「你們從種子變成了小樹,我很欣慰。」

飯後方醒和馬蘇去了書房,桌子上沒有擺放茶水,而是地圖。

「陛下剛拿下了那些人,科學子弟士氣大振,這是天時。蘇州府離金陵不遠,下面靠近松江府,都是好地方,而且水路頗為便利,這就是地利。」

方醒喝了些酒,指著地圖說道:「外間多說蘇松賦稅半天下,可現在僅僅是蘇州府欠的稅糧就已經有一千多萬石了,簡直就是荒唐!」

馬蘇苦笑道:「老師,這是太祖高皇帝的手筆,陛下也不好動啊!」

方醒搖搖頭道:「陛下剛登基時是不好動,可現在就是時機,這便是人和。天時地利人和都在,陛下對你可是夠寬厚了,若是干不出成績來,你就一直待在蘇州吧。」

馬蘇說道:「陛下厚愛,弟子必定會努力。只是弟子去了南方,老師還請保重身體……」

方醒笑罵道:「老子的身體好得很!你且滾蛋吧!」

……

第二天早上,方醒讓平安去送馬蘇南下,而李二毛也請了假來送行。

等到了大路後,馬蘇就不讓他們再送下去。

「二毛你此次去了順天府,雖然說近,可盯著你的人也更多了,所以要小心。」

李二毛說道:「是,原先的御史沒人盯,現在是做事的官員。做事做事,做了就有錯。不過我倒是不懼。」

他看著馬蘇說道:「你去了蘇州,那邊是膏腴之地,豪強不少,要打起精神。」

馬蘇笑道:「好,咱們各在一方,幾年後京城再聚,到時候共謀一醉!」

李二毛拱手道:「一路順風。」

馬蘇拱拱手,然後又叮囑了平安,要他孝順之類的話,就帶著家眷出發了。

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綠。

在另一個方向,一群人正在送別一個男子。

「系中大才,卻被選中為駙馬,讓人扼腕。不過傳聞公主賢良,娶了之後自然可以紅袖添香,泛舟湖上,也是人生一大樂事。」

「公主深得兩代帝王寵愛,又是當今的同胞妹妹,多有照拂,系中此後就是富貴中人,何必鬱郁。」

「是啊!而今陛下厭惡我輩,反而是把那些邪門歪道的人給提了上來,官升三級啊!所以如系中兄這般的如玉君子,最好就是遠離紛爭。」

「系中兄看似不忿,可心中卻歡喜著呢!大家都別送了,讓系中兄進城吧。」

被圍在中間的男子面沉如水,拱手道:「多謝各位相送,在下就此別過。」

那群人都轟然笑了,有人說道:「系中此去京城,切記要謹言慎行,不然公主娶不到不說,以後一輩子的前程都沒了。」

男子點點頭,然後上馬而去。

等進了城之後,他一路問著找到了宗人府。

宗人府就一個老頭在,男子行禮,老頭睜開眼睛,沒精打採的道:「你就是李維?」

男子應道:「是,學生就是李維。」

老頭看了他一眼,說道:「中了舉人,算得上是年輕俊彥,只是一旦尚了公主,那你就斷了科舉之路,可願意嗎?」

男子點頭道:「學生願意。」

老頭隨後就和他說話,天南海北的瞎扯。

這一扯就扯的老長,直至老頭覺得餓了,這才結束。

「一起吃飯吧。」

吃飯時李維很是謹慎,全過程都沒有抬頭。

而老頭卻吃的極為輕鬆,吃完飯後還叫人送來了茶水。

這時老頭才隨意的問了他家裡的情況,李維也小心的回答了。

等出了京城,一路回到通州的家裡時,天已經完全黑了。

見過父母后,李維說了自己在京城裡的見聞,然後就不滿的道:「父親,那駙馬別人是趨之若鶩,可孩兒卻避之不及,若是能裝病躲過去就好了。」

李父嘆道:「都挑到最後了,只剩下了你一個,哪能躲啊!躲就是欺君。」

李母不滿的道:「什麼欺君!婚嫁總得要個你情我願,不然就算是公主嫁進來了,也休想給我行禮,我當不起她的婆婆。」

李父勸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倔什麼呢!真要定下來是咱們的兒子做駙馬,那咱們就跟著安享富貴就是了。你想想,有個公主對你畢恭畢敬的多好?你要是不滿意了還能呵斥她呢。」

朱家的公主罕見跋扈的,這就是朱元璋開的頭。

所以娶了公主之後,只要不到處亂搞,那基本上就穩住了。

「父親……」

李維突然說道:「娶了公主之後,合族都絕了官宦之路了。」

李父愁眉苦臉的道:「無礙,咱們這一族除了你,也沒人能科舉入仕。只是那些人怕是會藉機譏諷咱們家。然後會討要好處。」

李母尖聲道:「都是那個喪門星……」

李父趕緊捂住她的嘴,喝道:「小心隔牆有耳!」

李母奮力的掙脫了,然後罵道:「公主又如何?難道我這個婆婆喝令她做事都不能了嗎?那就讓系中在家裡住著,讓她自己守活寡!」

李父苦笑道:「可系中不能納妾啊!」

李母冷笑道:「有何不能的!到時候就說是丫鬟,難道誰還敢來辨認不成?那以後的公主誰還敢娶?」

李維在邊上聽著,最後說道:「父親,母親,此事還是等塵埃落定後再說吧。」

李母知道兒子這是贊同了自己的意見,就說道:「你放心,娘自然有手段去磋磨她,到時候讓她老老實實地伺候你。」

李維看了一眼只是苦笑的父親,想起母親一直能壓著父親的手腕,就說道:「母親,到時候再說吧。」

第二天早上李維出門散步,街坊們都在恭喜他。

對於沒有希望做官的人來說,當駙馬就意味著一步登天,所以這些恭喜中夾雜著羨慕嫉妒恨,倒是讓李維的心情好了些。

等那些同窗好友來了之後,大家都追問著他昨日的事情。

「就是探問。」

李維簡單的說了,有人說道:「系中兄,傳聞駙馬要恭謹啊!」

這人和李維平日里是有矛盾的,所以看似關切的一句話,卻讓李維心中冷笑不已。

另一人卻說道:「你懂個屁!陛下都說了,以後皇室嫁女,雖說要保證皇室尊嚴,可公主和宗室之女卻不可倨傲,更不可跋扈,要和普通夫妻一般才是過日子。」

「陛下什麼時候說的?我們怎麼不知道?」

那人得意洋洋的道:「我表哥就在新鄉郡王的府上做小廝,親耳聽到的,而且新鄉郡王還說是好事。」

這話是朱瞻基在過年時對在京宗室說的,一是敲打,二是想改革一下宗室的婚嫁,去掉一些僵硬的規矩。

於是眾人都為李維賀喜了一番。

李維矜持的回應道:「只是僥倖罷了。」

普通夫妻嗎?

李維想起了母親的話,漸漸的對這門親事沒有那麼抵觸。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