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30章 箱子

第2530章 箱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7 03:31 | 本章字數:2824

「婉婉要嫁人了。」

方醒得了消息,這次太后並未請他去查看定下的李維,而是讓錦衣衛出馬。

「那家人怎麼樣?」

張淑慧問道。

「不怎麼樣。」

方醒想起來就有些頭痛:「那個李維的老娘是頭河東獅,把自己的丈夫管的服服帖帖的,而且李維大多時候都聽他娘的,頭痛。」

這種人以後就叫做媽寶,長不大。

張淑慧一聽就笑道:「再怎麼河東獅她也見不著公主,除非公主主動說要按照民間的規矩來,否則誰能欺了她去?」

「婉婉心善!」

方醒真的有些頭痛:「心善在許多時候就是弱點,被人抓住之後,那些要求你答不答應?還有一個,跟著她出去的嬤嬤可是掌管著她的對外事宜,要是個不妥當的,她的後半輩子就算完了。」

張淑慧想了想,說道:「是哦!那下次進宮妾身就去求見太后娘娘,雖然說多事了些,可好歹也是多年交情的關切。」

方醒點點頭,「陛下那邊不好插手有些事,皇后那邊也不好涉足,就是太后娘娘那裡。」

「少爺,那等河東獅難道不怕皇家嗎?」

小白覺得自己都還對皇家保持著敬畏,一個普通人難道也敢藐視公主嗎?

張淑慧嘆息道:「雖說是尚公主,可公主出宮了之後,還有幾人能回來的?就算是回宮赴宴,多半是連皇帝和皇后的面都見不到。」

大多數公主從出宮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直至死去。

方醒隨口交代道:「你這裡也準備些東西,到時候送到太后娘娘那裡去。」

張淑慧說道:「妾身有數,這幾年閑著就計算著各家可能的紅白事,禮物早就擬好了單子。」

「我媳婦果真賢惠。」

方醒口花花的逗著妻子,張淑慧自然是照單全收。

可張淑慧卻知道丈夫心中的殺機漸盛。一旦那個李維果真不是良配,他最好祈禱太后最後看不上自己,否則方醒會讓他知道什麼是寬宏大量。

「老爺,黃先生有事找您。」

方醒對嘟嘴的小白說道:「跟著你家夫人好生學學,早日變成淑女。」

小白一翻白眼,「少爺就喜歡哄人。」

方醒一路到了前院書房,看到黃鐘面色凝重,就問道:「什麼事?」

「伯爺,楊稷的事大概要板上釘釘了。」

「說說。」

方醒點點頭,隨即就在盤算著楊士奇垮台後,誰能接班。

「剛接到到的消息,楊稷去年打人致死。」

方醒哦了一聲,然後抬起頭,有些鬱悶的道:「老楊是個好人,可就在孩子的身上犯錯,御史們可得了消息?」

黃鐘點點頭道:「最多三天,這些消息就會被送到京中。」

方醒用手頂著緊皺的眉心,說道:「京城中不少人都該知道了,只是……誰會去告訴他?還是說……」

黃鐘微微前俯,說道:「伯爺,金幼孜不行了,有些人在盯著那個位置。若是楊士奇再下台,您想想看,這一下就多出了兩個位置,人心浮動啊!」

「輔政學士越發的重要了,陛下甚至想讓他們實任六部尚書,有希望的那些人不會去告訴楊士奇,他們不會給楊士奇反應的時間,只想一擊致命。」

方醒揉揉眉心道:「金幼孜……他這是被活活氣病的。」

黃鐘咦了一聲,問道:「伯爺,為何這般說?」

方醒說道:「他感受到了危機,所以一心想改良儒學,當時在山東各地奔走,結果……」

「這個時機不恰當啊!」

黃鐘分析道:「您和陛下才和士紳們連番爭鬥,幾乎是你死我活,這種時候去說改良儒學,伯爺,那些人沒把他罵死就算是……」

黃鐘苦笑道:「現在可不就是要被罵死了。」

他問道:「伯爺,那可要告示楊士奇?然後咱們坐山觀虎鬥,好歹能看出誰跟誰是一夥的。」

他分析道:「在陛下想讓學士們擔任尚書實職的當口,最有可能的就是六部尚書。在下覺得胡濙的希望最大。」

「胡濙的希望是最大,剩下一人難說。」

方醒覺得朱瞻基在輔政學士的責權上還在沉思,「輔政學士的責權一旦定下來,後世子孫怕是難以撼動這個格局,所以陛下要深思熟慮才行。」

「那楊士奇那邊……」

黃鐘知道方醒的心思,可在這種關鍵時刻他會採取什麼態度,這和人品無關。

方醒沒有猶豫,他微微搖頭道:「楊士奇不會相信這個結果,唯一能讓他相信的只有陛下,所以咱們就看著吧。」

黃鐘點點頭,「最多三日後,就是風起之時。」

方醒看著外面,悠悠的道:「風起了好啊!」

……

起風了。

青葉檢查了一下門窗,然後去了寢宮。

寢宮的門關著,兩個宮女正在外面蹲著玩耍。

「公主呢?」

青葉忍住了呵斥的衝動,低聲問道。

兩個宮女被嚇了一跳,急忙起身答道:「青葉姐姐,公主剛才說累了,要歇息,不許人吵鬧。」

青葉點點頭,然後湊到窗戶邊往裡面看了一眼。

玻璃窗裡面是一層薄紗。

薄紗遮擋著,視線內有些模糊。

青葉努力的看著,恍惚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就放心了,回頭叮囑道:「等公主醒來了叫我。」

兩個宮女應了,青葉見她們很是乖巧,就說道:「玩耍可以,但是不可耽誤了正事,否則仔細皮肉受苦。」

「青葉姐姐,我們再也不敢了。」

寢宮裡,婉婉躺在床上,雙目微微閉合,長長的眼睫毛在蒼白的肌膚映襯下顯得格外的黝黑。

而在床邊,一隻大箱子同樣靜靜的擺放在那裡。

時光悄然流逝……

長長的眼睫毛眨動著,那雙眼睛睜開……

黑白分明的眸子獃滯,漸漸的多了驚惶之色。

「方醒……」

……

「興和伯沒說?」

朱瞻基站在大殿外面,身後是安綸。

安綸說道:「陛下,興和伯的消息是從商人那裡來的,得了消息之後,方家沒有任何動向。」

如果方醒得知自家被東廠盯著,大抵也不會怪誰,更不會覺得皇帝薄情。

朱瞻基皺眉看著他,說道:「興和伯那邊的人撤掉。」

安綸愕然,然後恭謹的應了。

「他若是要背叛朕,大概這世上朕就再無可信之人了吧。」

安綸心中艷羨著方醒的聖寵歷經三朝而不衰,可自己卻只是一介家奴。

「陛下,楊稷在泰和多有不法,去年更是打死了人,地方官也有所察覺,只是被人壓了下去。」

朱瞻基微微挑眉,淡淡的問道:「誰?」

安綸知道這個誰的含義,低頭道:「只是當地的一個官員。」

朱瞻基微微眯眼,不知道是遺憾還是慶幸。

如果是楊士奇出手庇護,那麼他將會毫不留情。

「楊大人說楊稷很老實,可泰和楊家卻越發的富裕了。」

朱瞻基冷冷的道:「做官的不發財,子孫族人可不會老實!」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