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37章 沒有快樂過的婉婉

第2537章 沒有快樂過的婉婉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29 07:50 | 本章字數:2859

方醒緩緩走到床邊,看著那雙微微蹙著的眉尖。

「你沒有快樂過啊!」

方醒覺得如婉婉這樣的女孩不該出生在宮中,所以他就說了出來。

「她該在山水間徜徉,笑顏如花,而不是被困在宮中,就像是……深宮如古佛,她就如一截枯木,直至把自己最後的生氣耗盡,再無神彩。」

太后點頭道:「想著她小時候的活潑,哎!」

朱瞻基站在太后的身邊,微微眯眼,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太后問道:「要喂葯嗎?」

方醒搖搖頭,說道:「娘娘,要等長公主醒來再說。」

太后嘆道:「她醒來過,只是獃獃的,不認人了。」

朱瞻基緩緩回身,看著外面那些等待著的宮女太監,說道:「她不想搭理這個世界,她在怪朕,怪朕想把她嫁出去……可……」

太后難過的道:「可女人終究要成親啊!不成親死後沒有供奉……」

「母后!」

朱瞻基回身,皺眉道:「宮中不差婉婉的地方,更不差她的錢糧。」

太后看到了那張倔強的臉,只覺得心中絕望。

「那和在廟裡有和分別?難道你想讓你妹妹變成一段枯木嗎?整日和泥塑菩薩般的麻木,那樣活著還不如死了。」

朱瞻基低聲道:「母后,誰能讓婉婉安心?」

太后一下就僵住了。

「是啊!要是無人能讓她安心,等本宮去了之後,誰能照顧她?難道讓她在宮中自生自滅?」

朱瞻基是擔心婉婉不相信任何人,而太后卻擔心沒人照顧她。

「母后放心,還有兒臣在,皇后對婉婉也好,以後就算是……玉米也是個好孩子。」

太后虛弱的搖搖頭,她不放心,就算是玉米現在突然長大,並發誓會照顧後婉婉,她依舊不放心。

這對母子陷入了糾結之中。

方醒就站在床邊,靜靜的等待著。

當他看到那雙眼睫毛在顫抖時,就指指門外。

門外是俞佳在親自看守,見到方醒指著自己,他就帶著那些人後退。

宮闈中有許多聽不得的密事,知道了興許是運氣,可因此死掉也是應當。

青葉站在能聽到屋裡說話的地方,她低著頭,已經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那長長的眼睫毛漸漸停止顫動,那雙眼睛木然的睜開。

「是我。」

沒有凳子,方醒單膝跪在踏板上,看著那雙獃滯的眼睛說道:「聽說你又害怕了,所以我來了。」

那雙獃獃的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後又回歸死寂。

方醒笑了笑,說道:「你封閉了自己,這樣確實是可以避開那些恐懼和黑暗,可是婉婉,那不是一條好的路,很艱難。」

那雙眼睛依舊沒有情緒變化。

方醒無奈的道:「你要堅強些,當年的事確實是夢魘,可過了就過了,人的一生就這麼幾十年,我們不該為了一件事拋棄了自己……」

無論他怎麼說,床上的婉婉沒有絲毫反應。

太后絕望的道:「她不肯吃東西。」

朱瞻基背過身去,想起了朱瞻墉。

皇家內部從來都不會是鐵板一塊,從孩提時代起就會開始爭鬥。

可婉婉那時才多大?

一股殺意陡然而起,朱瞻基隨即壓了下去。

正如太后所說的那樣,當年的朱瞻墉也不大,只是被人蠱惑而已。

大錯鑄成,誰的錯?

方醒在自說自話,可婉婉依舊。

一個時辰後,方醒起身道:「今日就到這吧。」

太后愕然道:「明日也是這般嗎?」

方醒點頭道:「長公主把自己包裹了起來,這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法子,要想打開一個口子,就得不斷的和她說話,提及她以前有興趣的事物。」

太后的眼睛一亮,說道:「那讓青葉她們說話可好?」

方醒點點頭,「有總是好的,至於不吃飯,那應當是暫時的。」

朱瞻基都到門邊,方醒跟著,低聲道:「這是個頭痛的事,要有長期消耗的準備,太后那裡……」

朱瞻基說道:「回頭朕勸她回去歇息。」

方醒回身再看了一眼。

太后在床前俯身,伸手輕輕撫摸著婉婉的臉,低聲的說著什麼。

方醒微微搖頭,然後和朱瞻基一路出去。

「金幼孜上了奏章,說是恐不久人世。」

方醒沉默以對。

「夏元吉真是不行了,還有……一下全都來了,倒是熱鬧。」

不過是幾天之後,朱瞻基已經擺脫了那種負面情緒,開始從容應對。

這就是帝王。

方醒自覺做不到,所以不禁想起了那些以為自己虎軀一震,然後天下在手的幻想。

那真是幻想啊!

張士誠當年那麼猛,民心如此穩固,可依舊被朱元璋擊破。

所以帝王從不簡單。

帝王要有情,但這個情卻只是博愛,大愛。

帝王要無情,哪怕是兄弟或是父母,在關鍵時刻要能反目成仇。

所以帝王無私,並要無情。

朱瞻基正在往那個方向而去,可他好似在猶豫。

方醒不知道這種猶豫是好是壞,但他卻在微笑。

到了前面,他和朱瞻基分開,被人帶著出宮。

太陽灑在大殿上,灑在道路上,漸漸的有些熱了。

「興和伯……」

朱瞻墉靜靜的站在那裡,身上的冷意連太陽都壓不下去。

方醒目光複雜的看著他,不顧有太監跟著,說道:「錯了就是錯了。」

瞬間朱瞻墉就知道為何要召自己進宮。

他點點頭道:「我恨不能此刻就死了。」

他的臉龐瘦削,神色痛苦,然後又恢復了平靜。

一路到了婉婉的寢宮外,太后見他來了,只是冷冷的道:「你妹妹還沒醒。」

朱瞻墉緩緩走進去,當見到床上的婉婉時,他木然的道:「母后,兒臣請去海外。」

太后冷笑道:「你妹妹還在這樣,你就想躲出去嗎?」

朱瞻墉低頭,蕭索的道:「母后,若是能治好婉婉,兒臣願意立時死了。」

太后的眼中多了痛苦,說道:「去吧。」

朱瞻墉再次看了婉婉一眼,然後去了乾清宮。

這是我的命!

朱瞻墉苦笑著。

他不知道這是否就是報應,作為當年懵懂的報應。

可看到婉婉這些年鬱鬱寡歡的的模樣,他的心中一直彷彿是有巨石在壓著。

等見到了朱瞻基後,兩人沉默著。

朱瞻墉抬起頭,茫然的道:「皇兄,讓臣弟去海外吧。」

朱瞻基看著他說道:「婉婉不知道會不會好,若非是怕母后傷心,朕在昨日就會把你弄到鼉龍灣去!」

鼉龍灣就是大明發現泰西航線的中轉點。

那裡風大浪高,氣候惡劣,若是去了那裡,大抵就是流放。

但是朱瞻墉卻巴不得如此。

「皇兄,那就去鼉龍灣吧。」

朱瞻基冷冷的道:「從今日起,你就在府中不得外出,直至婉婉好了。」

朱瞻墉躬身應了,然後被帶了出去。

這就是禁足!

若是婉婉一輩子不好,那麼按照朱瞻基的性格,朱瞻墉一輩子都別想走出新鄉郡王府。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