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40章 法不容情

第2540章 法不容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30 07:43 | 本章字數:2763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有個女子,她有兩個兄長,兄長都讀書,女子幼小時就開始幹活……」

胡濙在講故事,方醒在聽故事。

講故事的人很認真,聽故事的人也很認真。

「父母亡故之後,女子依舊在幹活供養兩個兄長,十八歲望之宛如老嫗。兩個兄長前後中舉,女子歡喜不勝,可第二年她就被兄長許給了樵夫……」

胡濙看著方醒道:「興和伯,這等事當如何?」

方醒好奇的問道:「你是那兩個兄長之一?」

胡濙搖搖頭道:「不是。」

「那就是狼心狗肺,殺之不足為惜。」

「情義最經不起磋磨。」

方醒不喜歡胡濙這種含糊的方式,更不喜歡他隱晦的表功,只是他把自己比喻做那個女子,也算是吐露心意。

胡濙迷茫的道:「那些年一直在外面跑,到處跑,山裡、水上……」

「胡大人,敢問那位如今何在?」

方醒對那位的興趣比什麼輔政學士都濃,若是可能,他甚至想去見一面,問問他當年是怎麼把一手好牌打成了這個模樣。

胡濙撫須道:「那位還不錯,如今算是頤養天年了。」

方醒說道:「那位若是還在也有五十多歲了,再無威脅,他可是在武當山出家嗎?」

胡濙愕然看著方醒,說道:「興和伯莫不是以為文皇帝大修武當山是為了那位?」

「難道不是嗎?」

方醒說道:「張邋遢再厲害也管不到俗世的政權,靖難是用真武神來鼓舞了士氣,最多修幾間道館也夠酬功了,可當時卻把武當山當做了北平皇城來修,耗費了多少人力物力!」

胡濙搖搖頭道:「興和伯,那是張神仙。」

方醒嗤笑道:「就算他是神仙,可也不能給大明帶來絲毫好處,不管是佛還是道,他們的神仙護佑的從不是普羅大眾,所以……罷了,哪年方某去武當山看看,不然那些問題憋著難受。」

胡濙不悅的道:「興和伯,莫要褻瀆了神靈。」

方醒說道:「我見過最虔誠的信徒,恨不能把身家都給了神靈,可她過的很慘……你知道那些出家人是怎麼說的嗎?」

胡濙搖搖頭,方醒說道:「那些人說今生苦難是修來生,來生她一家子就能享福了,富貴無邊。」

胡濙說道:「前世作惡,今生來報。今生苦難,來世有報,這沒錯。」

方醒起身道:「話不投機,送客!」

直至出了方家,胡濙都不知道自己為何跟方醒扯起了神仙。

等回到禮部後,胡濙才發現自己被方醒給忽悠了。

那人是不想和自己親近,更不想在輔政學士的人選決策中插手。

「可笑本官卻有些利欲熏心了。」

胡濙很豁達的把這事當做了笑料。

可閆大建卻很嚴肅。

楊士奇已經告假在家,眼瞅著就要上致仕奏章的關口,閆大建緊張的如同是當年的殿試時。

只要胡濙飛升到政事堂,那麼禮部尚書十之八九,不,是十成十就是他閆大建的囊中物。

尚書啊!

這是人臣的巔峰,再進一步就是輔政學士,那就是宰輔。

閆大建壓住心中的激動,平靜的在門外說道:「大人,下官請見。」

「進來。」

進了裡面後,閆大建看到胡濙在寫字,神態從容,不禁贊道:「大人心如明王,果真是常人難及。」

胡濙繼續寫字,淡淡的道:「本官的慈悲心卻大多給了家人,為官只是廝混罷了。」

兩人恍如暗語般的說了幾句,閆大建才說了正事。

「大人,楊士奇的奏章進宮了。」

胡濙抬起頭,說道:「淡定!慌什麼?」

他低下頭繼續寫字。

「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山氣日夕佳,飛鳥相與還。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好字!」

閆大建贊道。

胡濙放下筆,問道:「大建也喜歡靖節先生的詩賦?」

閆大建點頭道:「讀書時覺得靖節先生的詩賦有些頹喪,等在仕途之中處處難關後,才知道如何去品味先生的詩賦。」

「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

閆大建輕聲吟誦著,然後和胡濙相對一視,一股躊躇滿志的情緒就充斥著胸中。

……

朱瞻基看了一眼奏章,說道:「楊學士多年兢兢業業,於國有大功。楊稷是楊稷,讓他安心。」

楊士奇得了這話後馬上就上了第二份奏章,只說教子無方,無顏立於朝堂之上。

「朕不可一日無楊學士。」

皇帝第二次拒絕了他的致仕,並給出了最高的評價。

滿朝文武都在看著君臣之間在走程序。

作為朱瞻基而言,他肯定不希望楊士奇下台。可事情至此再無迴轉的餘地,他只能展示自己的不妥協,以此來增加君王的威信。

當第三份奏章進宮之後,楊榮等人的奏章也同步進宮。

事不過三。

而楊榮等人求情的奏章更像是在走過場。

「賞寶鈔千貫。」

皇帝的語氣很冷淡,彷彿是想用錢鈔了結了君臣之間的情義。

楊榮希望用致仕來保住楊稷的命,可皇帝讓他失望了。

皇帝賞賜的寶鈔還在手中,外面就有消息傳來。

「陛下派出了東廠……」

楊士奇絕望了。

如果去的是錦衣衛的話,那麼楊稷大抵是能保住一條命。

東廠……

「楊稷罪在不赦,陛下的意思是錯開。」

安綸的心情看來非常的不錯,笑眯眯的。

「楊士奇致仕最好是回泰和,抓到楊稷之後,要和楊士奇回鄉的路錯開。」

陳實說道:「公公,那還不如在路上解決了楊稷,就說半路病故,這樣君臣各自相安。」

安綸搖搖頭道:「楊稷是重臣之子,陛下要用他的腦袋來告誡那些達官貴人們,莫要觸及律法,否則該殺就殺。」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安綸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胡濙要上位,禮部尚書是誰?」

當送錢鈔的太監出了楊士奇的家門時,京城的氣氛就為之一緊。

而金幼孜此刻已經病的起不來了。

「外面很熱鬧吧。」

金幼孜呼吸中帶著痰音,面色微紅。

「父親,您現在把身子養好了才是正理,旁的就別管了。」

長子金昭伯在家侍奉湯藥,很是孝順。

其他的幾個兒子都在家中,輪換著守在床邊。

金幼孜努力的呼吸一下,說道:「本來只是為父去了倒是無礙,可楊士奇也下來了,兩個位置,那就是肥肉,所以……」

他看著屋頂,喘息道:「上奏章吧。」

「父親!」

金昭伯驚訝的道:「父親,您這病還能好。」

金幼孜艱難的挪動了一下身體,說道:「去拿紙筆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