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41章 你也配做人嗎?

第2541章 你也配做人嗎?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09-30 13:03 | 本章字數:2822

金幼孜懇請致仕的的消息一下就引爆了京城的官場。

這不只是兩個官位的空缺,而是許多。

當胡濙盯著其中一個位置時,閆大建就在盯著他的禮部尚書的位置,而右侍郎就在盯著閆大建的位置,更下面的官員在盯著右侍郎的位置……

這是一個類似於多米諾骨牌的連鎖反應。

前方的一動,後續的全部跟著動。

所以官場上為啥會忌諱空降?

本來大家都在等著排排坐,分果果,人人都可以往前一步,卻因為空降失去了機會。

這要得罪多少人啊!

而方醒正準備著截斷閆大建的夢想。

「伯爺,閆大建並無差錯啊!」

黃鐘覺得閆大建和方家並無恩怨,而且其人做事兢兢業業,為何要弄他呢?

「看不慣。」

「看不慣?」

黃鐘覺得方醒是在開玩笑。

不出意外的話,那可是大明未來的禮部尚書。

一句和孩子般玩鬧的看不慣就要去弄他?

黃鐘哭笑不得的道:「伯爺,此事還是要再三思慮才好。」

「就這樣了。」

方醒也說不清為什麼會厭惡閆大建。

安綸嗎?

安綸一直對閆大建抱著警惕的心態,東廠盯著閆大建父子已經很久了。

安綸為何要執拗的盯著閆大建父子?

方醒覺得這裡面怕是有些不為人知的東西。

而這些方醒都沒必要管。

「再過一年,土豆就能出武學,而在此之前,希望大家能記住他這個爹。」

方醒終究還是不肯讓孩子孤獨的去打拚,只是閆大建卻成了方家立威的炮灰。

「另一人最有可能是誰?」

黃鐘在琢磨著這次官員調動,還有戶部尚書的人選等等。

……

宣德七年是個不祥的年份。

年初開始,國朝的老臣們就紛紛倒下。

最先去的是夏元吉。

朱瞻基真的很悲傷,為此罷朝三日。

方醒去了夏家。

白茫茫的一片中,他站在靈前,回想著和夏元吉這些年的交往。

夏瑄行禮後過來,方醒問道:「家中可有差池?」

夏瑄說道:「多謝興和伯,家中都妥當。」

這一批老臣都是柄國之臣,再往後就見不到了。

再往後的臣子就越發的不堪了。

方醒不知道為何亂世能孕育出無數人傑,而盛世卻只能培養出蛀蟲。

他對夏瑄說道:「尊父功績無雙,你好生做,大家都在看著呢。」

夏瑄和夏元吉不同,他更喜歡武事,可大多都是紙上談兵。

朱瞻基已經下了旨意,萌蔭夏瑄為尚寶司丞,這就是死後哀榮,蔭及後人。

出了夏府,正好徐景昌來祭拜。

「德華你等等哥哥,稍後咱們一起喝酒。」

徐景昌壓根就沒有半點悲戚的進去走了程序,出來時夏府的人都是木著臉,同樣沒什麼敬意。

一代榮耀之後,後輩大多數都會漸漸平庸下去,漸漸的泯然眾人矣。

徐景昌和方醒來到了神仙居。

徐景昌也有了些老態,喝酒也不能如往日那等爽快,只是慢慢地喝,小口小口的喝。

「德華,看著你年輕,哥哥我羨慕啊!」

徐景昌的話也多了不少。

「定國公府的那條街叫做定府大街,可能定什麼?如今出缺三個位置,哥哥我只是建言而已,被陛下差人呵斥了一通。真是的,防誰也不能防我吧?」

徐景昌巴巴的看著方醒,想得到一個安慰或是幫助。

「為何要去插手這事?」

方醒平靜的看著他,覺得這廝做事越發的沒分寸了。

「那不是你該插手的事,別說是你,我那位大舅哥這幾日都閉門謝客了,為的就是不攪合這趟渾水,你卻是迫不及待的跳了進去,這是找死呢!」

方醒覺得徐景昌不該這麼不智,所以語氣就重了些。

徐景昌喝了一口酒,眼神茫然的道:「哥哥覺得活不了幾年了。」

方醒盯著他,打量了一番說道:「你少喝酒,少玩女人,保證還能再活二十年。」

徐景昌靜靜的看著他,就在方醒以為他會聽從自己的建議時,徐景昌卻嘆息了一聲。

這是遺憾的嘆息。

也是心滿意足的嘆息。

他舉起酒杯,仔細的看著那些青色的線條在酒杯上蜿蜒,正如他多年的生存之道。

我只是匍匐著在生活。

他的目光從酒杯上移開,看向了方醒。

他嚴肅的模樣彷彿是參破了什麼大道。

「可是不喝酒,不玩女人,那男人還活著有什麼意思?」

方醒愕然,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去駁斥徐景昌的觀點。

每個人活著的目標都不一樣,大多都是為了『活著』。為了活著,為了兒孫而忙碌著,直至奄奄一息時,才開始總結自己的一生。

若是沒有修來世的說法,會不會出現消極的人生態度?

吃完飯,他留在神仙居和莫愁母子說話。

歡歡已經漸漸大了,方醒準備看看情況,把他丟進書院去。

莫愁卻有些擔心孩子的自理能力。

「你不去主宅,可孩子平時可以去那邊歇息吃飯,下午放學後就回來。」

這樣可以兼顧莫愁不打擾張淑慧和小白的想法,也能方便方醒教導孩子。

莫愁微笑著:「嗯,這樣也好。」

她總覺得自己是多餘的,是搶奪了張淑慧和小白的東西,所以她不想去主宅,那會讓她覺得自己是在得寸進尺。

方醒起身準備回去。

「要經常回去。」

他最後叮囑道。

莫愁點頭應了,卻不知會不會付諸實施。

到了門口時,莫愁低聲問道:「老爺,他們說京城都在為了那些官位鬧騰,弄不好就要見血,您……」

「我沒摻和!」

方醒睜著眼睛說瞎話,卻很是理直氣壯。

出了神仙居後,方醒問道:「閆大建還是沒去跑嗎?」

最近幾天有希望的人都在跑,連一直顯得有些游離於官場的胡濙都去了方家,可見競爭之激烈。

而禮部尚書的官職顯然值得去跑關係。

朱瞻基會觀察群臣,但他同樣會就此事詢問群臣。

這是宣德年間最大規模的一次官員調動,錯過這次機會,以後穩定的朝政會讓一切都變成程序,令人乏味,難以找到漏洞。

老臣們將漸漸退出舞台,誰會上台?

「老爺,閆大建先前去找了楊榮。」

……

「公公,閆大建剛才去求見楊榮了。」

安綸微微低頭,好似在打盹。

室內檀香陣陣,味道卻重了些,有些悶。

安綸坐在椅子上,緩緩抬頭,那雙眼中多了血絲,問道:「多久?」

來人稟告道:「一炷香多些。」

安綸伸手在桌子上拈起一根檀香,說道:「盯著他。」

等來人出去後,安綸冷笑道:「你也想做尚書嗎?喪盡天良的狗東西,你也配做人嗎?」

纖細的檀香被折斷,然後彈起,落在桌子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