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66章 殉國

第2566章 殉國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2 16:55 | 本章字數:2734

最近的一個多月里,閆大建都在惶然不安中度過。

他不知道方醒的人去了福建多久回來,會不會查出自己當年在福建為官時的問題。

這一個多月里他度日如年。

所以他很快就瘦了下去。

同僚們都好奇他減肥的手段了得,於是有人就問了,閆大建說這是最近公事繁多,日夜操勞的代價。

一個人只要整日忙碌不停,幾乎不會有肥胖的機會。

所以這個答案得到了認同,並引來了不少讚歎。

陛下至今沒有任命禮部尚書的人選,顯然就不會再考慮閆大建。

作為代理尚書,在此期間若是有功,自然會被新任的尚書給無視了。

若是有過,那麼對不住了,該你的責任你就跑不了。

所以這種代理是最不討喜的,暫時接替的官員也不會出力,頂多是看著,只要不出大簍子,其它的關我屁事。

但閆大建卻兢兢業業的在代理的職位上做事,而且不急不躁,並未因為自己仕途的失敗而破罐子破摔,讓人唏噓不已。

多識大體的人啊!

可陛下為何就看不上他呢?

「大人。」

閆大建走進禮部,一路上遇到的官吏都肅然拱手。

這是一種心態。

從人類的心態來說,沒人願意自己的頭上還有人。

但心態是心態,現實是現實。

所以既然不能避免,那麼肯定是合眼緣的最好。

和和藹的閆大建比起來,天知道下一任尚書是什麼德性?

所以大家的同情和尊重都是發自內心的。

但閆大建只是微笑著,然後拱手回應。

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為什麼會瘦下去。

生死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

特別是未知的等待!

那種煎熬讓他的頭頂已經禿了一塊,就像是被鬼抓走了那些頭髮。只是有帽子遮著,旁人不知道。

走進自己的值房,閆大建關上房門,轉過身時,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無蹤。

「畜生!」

哪怕只是早上,可他依舊疲憊的就像是一夜未睡。

他靠在椅背上打盹,至於公事,大事他會上奏章請示,小事下面的官吏就處理了。

這樣的無為而治反而讓上下都滿意了,於是閆大建才得了好名聲。

但他現在每天都是心急如焚,只是在人前不顯而已。

他靜靜的靠在椅背上,當有人敲門時才睜開眼睛,然後深呼吸一下,又擠出了和藹的微笑,說道:「進來。」

「大人……」

一上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閆大建忙完之後,就走出門外,覺得自己好似重生了一般。

他緩緩出了禮部,一直到了大街上,也不去什麼酒樓,就找了家路邊攤坐下,和氣的說道:「來五個鍋貼,再來一碗羊湯,加些辣椒。」

有人認出了他的官服,於是周圍的人難免要敬佩一番大官也能吃路邊攤的和氣。

鍋貼很好吃,現在大明的鍋貼早就被玩出花來了,各種口味任選。

羊湯很濃郁,微微的膻味正好。

周圍的人都吃的酣暢淋漓,一口鍋貼一口羊湯,沒多久就是一身汗。

一陣馬蹄聲傳來,閆大建回身看去,就見到一個灰頭土臉的騎兵往皇城那邊衝去。

「這是有軍情吧。」

「哎呀!會不會是塞外有人打來了。」

「胡扯!他是從南邊來的,難道還要繞個圈來報信?那有幾個腦袋都不夠砍!」

閆大建微微眯眼看著騎兵遠去,然後回身繼續吃。

等他慢條斯理的吃完之後,皇城方向出來一騎,卻是剛才報信的騎兵。

疲憊欲死的騎兵往城外去了,閆大建的心中一松,然後慢慢踱步回去。

那騎兵一路出城,然後到了方家莊。

「哪來的?」

家丁攔住了他,軍士艱難的下馬,說道:「交趾,這一路換人換馬,就為了一個消息。」

方醒正在吃午飯,等到了前院時,見到那個軍士,他就問道:「可是有人謀逆?」

交趾那塊地方桀驁不馴,若是再有人敢謀逆,方醒覺得海外缺少的人手都夠了。

「伯爺,小娘大人去了。」

方醒呆了一下,然後看向了側面。

有家丁進來給軍士送上了溫茶,軍士端起兩口就喝了。

咕咚咕咚的聲音還在耳邊,方醒想起了那個小娘。

她總是有些害羞,但做事卻雷厲風行。

五十年……

軍士從懷裡摸出一張紙,然後說道:「交趾布政使王大人的交代,小娘大人臨去前說了,說要進京見您,還說……還說對不住您,沒有完成五十年的承諾……」

方醒接過那張紙,看了一眼後說道:「你休息下,方某這裡有書信,還請回去時帶給王大人。」

稍後他再次回來,把書信交給軍士,然後叫人帶他去洗澡更衣。

解縉和黃鐘都知道小娘的另類,可看到方醒面色黯淡,就勸道:「既然她去了,陛下那邊肯定會有表示,生前身後都有了,也算是死後哀榮吧。」

方醒強笑道:「我知道了。」

稍後他就進宮求見。

一路上他都在想著那句話,等見到了朱瞻基後,第一句話就脫口而出。

「小娘算是殉國了。」

朱瞻基並未把小娘的事放在眼裡,只是王德龍說交趾當地的女人把小娘奉為神靈,他這才準備了追封。

「殉國?」

朱瞻基覺得方醒大抵是念舊,可殉國這個詞卻不能亂用。

方醒說道:「當年小娘殺夫之後,我把她救了下來,對她說要為大明做事五十年來恕罪,然後她就拚命的做事,王德龍說她純粹是被累死的……」

朱瞻基皺眉道:「廣西和雲南兩地的官吏對小娘頗有微詞,說男尊女卑在兩地漸漸有被顛覆的跡象。」

「那只是一時。」

方醒不能和朱瞻基說解放女性,男女平等,否則朱瞻基多半會認為他是中邪了。

「而且小娘為大明穩定交趾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陛下,她的功績當會千古流傳,甚至在交趾等地會成為傳奇……」

「傳奇嗎……」

朱瞻基看著方醒,突然問道:「你當年說自己要做大明的傳奇,如今依舊是這般想法嗎?」

方醒認真的道:「是的,我一直想成為大明的傳奇,最好是流芳千古那種,不過估摸著得再過三百年。」

朱瞻基問道:「為何要過三百年?」

方醒說道:「因為我死了之後,儒家肯定還在朝堂之上,民間依舊是科學和儒學分庭抗禮,所以我死後的名聲肯定是毀譽參半,得等三百年後才會慢慢的糾正過來。」

朱瞻基滿意的道:「看到你對此有著清醒的認知,朕很欣慰。」

方醒說道:「儒家縱橫中原多少年了,從朝堂到鄉野,幾乎就是神靈般的存在,我從未認為幾十年就能讓科學躍居其上,而且這也不妥當,因為科學的基礎並不牢靠。」9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