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69章 打死

第2569章 打死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3 19:36 | 本章字數:2897

張五千看著就是個小老頭,除去沒鬍鬚之外,並無二致。

當他看了皇帝一眼後,被那眼中的冷意給嚇到了。

隨即俞佳的所有堅持都再無意義。

「陛下,俞公公掌握著奴婢的生死啊!」

張五千的傾訴就像是夕陽落下去的瞬間,讓人傷感。

「說!」

朱瞻基的眼中沒有絲毫溫度,更遑論什麼傷感。

張五千重重的跪下去,膝蓋和地面撞擊的聲音讓人擔心他的膝蓋會碎成幾片。

「俞公公讓奴婢去各處收攏消息,然後……回來口述給另一人聽,那人就寫下來,奴婢再送給俞公公。」

很簡單的話,卻給了俞佳最致命的一擊。

朱瞻基冷冷的道:「居然還知道各不相干,有趣!去搜!」

俞佳面色慘淡的跪在那裡,突然抬頭道:「陛下,奴婢忠心耿耿啊!」

「忠心,你的忠心就是到處結網?」

朱瞻基冷冷的道:「你以為朕不知道嗎?朕只是在冷眼看著你等跳梁罷了,然後尋機一網打盡。」

連宮中都掌控不住的皇帝,大抵是稱不得雄主。

而朱瞻基的目標就是太祖高皇帝和自己的皇爺爺,所以哪會疏忽。

這時外面進來了曹斐,另一個是英俊的宛如明月的葉落雪。

「陛下,俞佳那些親信都已經被拿下。」

歲月彷彿不能在葉落雪的臉上留下一絲痕迹,那張臉依舊毫無瑕疵,那雙眼睛依舊是孩童般的黑白分明。

曹斐躬身道:「陛下,各處都已經鎮壓住了,宮中一切如常。」

這是蓄謀已久的舉動,目的就是俞佳一黨。

俞佳想起昨日皇帝還在如常的吩咐自己去辦事,壓根看不出半點問題,心中的寒意就不可抑制的冒了起來。

「陛下,奴婢鞍前馬後伺候多年,奴婢忠心耿耿啊!」

他覺得自己冤屈,更覺得皇帝就像是太祖高皇帝,甚至比文皇帝還要苛刻。

他的身體突然一顫,然後想起了皇帝早上的那句問話。

——就這些?

在他彙報完了東廠送來的消息後,皇帝突然問了這句話……

朱瞻基淡淡的道:「早上朕就給了你機會。」

當時俞佳若是把那些事情說出來,皇帝最多是把他從身邊趕出去,不會傷及性命,甚至只會換個位置。

而這一切就在早上的那個問題之後消散了。

「陛下……」

俞佳想辯解,可朱瞻基卻厭惡的道:「朕給了你權勢,可你卻用近乎於謀逆的手段來回報朕。當初你機靈卻不失本分,這才幾年就變成了這副模樣,讓人噁心!」

當那個小木箱在暖閣里被打開後,朱瞻基的怒火再也無法抑制。

「拉出去,打死!」

「陛下饒命!」

俞佳只來得及喊了一聲,身後的兩個太監把他拎了起來,然後一團布就粗暴的塞進了他的嘴裡。

他被拖了出去,順著無比熟悉的地方往正殿而去。

到了正殿之後,俞佳勉強抬起頭來,看到下面已經站滿了人。

太監、宮女、嬤嬤……

無數人站在乾清宮下面的空地上,唯獨空出了一個地方,而那塊空地上擺放著一張長凳。

他被拖著經過了那些雕欄玉砌,他經過了曾經站在那裡豪情萬丈的欄杆前方,然後被拖著從台階上下去。

雙腳和台階碰撞的劇痛卻無法讓已經徹底木然的俞佳清醒,他獃獃的看著前方。

那些人,那些人里有好些他都熟悉。

這些人往日見到他都畢恭畢敬的行禮問好。

可現在他們的眼中卻在閃爍著興奮,就像是即將看到一頭肥豬被屠宰一般。

俞佳想起了小時候在村裡看殺豬的場景。

養了一年多的肥豬被拖了出來,幾個壯漢過去把它綁住,那豬聲嘶力竭的嚎叫著,聲音好響亮啊!

於是他忍不住就喊道:「陛下,奴婢冤枉啊!」

可所有的喊叫都被那塊布堵在了口中。

肥豬會被多名壯漢抬到架子上面,然後屠夫出現。

兩個太監站在長凳邊上,手中杵著板子。

宮中為啥用板子而不用棍子?

俞佳在想著這個問題,最後覺得板子打出來聲音大,而且要打許久才能打死人。

他被綁在的長凳上,曹斐出現了。

「俞佳在宮中交結關係,在多處安置人手,謀逆之舉不容置疑!」

如果不是昏君的話,皇帝要處死人得有借口,也就是罪名。

俞佳突然笑了笑。

謀逆,咱家哪裡謀逆了?

「……所有黨羽全數拿下,為首者仗責打死,其餘人等各自處置。」

曹斐看了一眼抬頭的俞佳,冷冷的道:「都要仔細看好,都要記得什麼是忠心,否則俞佳就是你等的前車。打!」

俞佳剛看到了宋老實,身後就挨了一板子。

啪!

劇痛傳來,他依舊在看著宋老實。

你能歷經三朝而安穩,為啥?

就因為你傻嗎?

啪!

啪!

板子帶著固定的頻率揮下。

俞佳的額頭上全是汗水,他看著宋老實在微笑。

是啊!帝王都不喜歡身邊的人心思太多,所以宋老實才得了寵信。

板子在繼續,俞佳的面色從漲紅到慘白,漸漸的氣息微弱。

打屁股一時間是打不死人的,所以最後就是脊椎和後腦。

這個信號需要曹斐來發出。

那些被叫來旁觀行刑的人漸漸的沒了興奮,面色蒼白。

物傷其類,兔死狐悲。

見他們都怕了,曹斐才輕輕的咳嗽一聲。

板子高高揚起,然後重重的砸下去。

啪!

俞佳只覺得自己的腰部以下已經徹底失去了知覺。

另一個板子已經在落下,目標就是他的後腦。

俞佳再次看了宋老實一眼,嘴裡的布終於掉落。他微笑著說道:「再來一次,咱家……咱家還想站在那裡……」

啪!

俞佳最後的目光停留在了上面的欄杆前。

他曾經無數次站在那裡,然後看著前方的屋脊和陽光,躊躇滿志……

而今他再也無法站在那裡俯瞰眾生。

他的嘴唇顫抖了一下,像是說陛下,卻又像是說放下。

隨後他的腦袋無力的垂下,下巴撞在長凳的側面,發出了一聲悶響。

宋老實被嚇了一跳,然後別過臉去說道:「好慘啊!下次不許撒謊了,回頭給你點心吃。」

大家都沉浸在俞佳被打死的某種情緒之中,只覺得遍體生寒,宋老實的話就像是扇子,一下扇來了陽光。

曹斐眯眼看著下面的人,說道:「謹言慎行,這是咱家對你們的告誡。一直記得的,會壽終正寢,記不得的……」

他轉身回去復命,那些圍觀的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活該!」

一個大抵是被俞佳一黨欺負過的太監喊了一聲,然後又後怕的跑了。

「他好可憐啊!」

宋老實看到俞佳的屁股和大腿已經全被打爛了,就吸吸鼻子,然後走過去說道:「俞公公,起來吧。」

他曾經一棍子打死一個叛逆,此刻卻忘記了那一切。

「俞公公,起來吧……」

俞佳伏在長凳上,一頭長髮披散下來。微風吹過,長發緩緩擺動……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