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77章 哭,笑

第2577章 哭,笑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7 13:31 | 本章字數:2822

守家的已經換成了一個老蒼頭,因為安綸不經常回來,所以他也沒準備什麼好吃食,一時間有些慌。

「不必了,拿酒出來。」

安綸就坐在正屋的外面,一壺酒,九個鍋貼,這就是他的晚飯。

鍋貼香味撲鼻,外面一層幾乎全變得硬邦邦的,和鍋巴一樣,但卻沒糊。

安綸的牙齒不錯,他用力的咬下一塊外皮,然後緩緩咀嚼著。

老蒼頭在邊上伺候著,見狀就說道:「公公,要不小的去酒樓叫些酒菜來吧。」

安綸搖搖頭,老蒼頭都想哭了,一個遮奢的公公竟然用鍋貼下酒,真的是讓人覺得是在做夢。

「公公,要不小的弄個蛋花湯吧,那湯就放些鹽和蔥花,味道極好。」

安綸點點頭,老蒼頭喜滋滋的去了廚房。

一口鍋貼一口酒,等蛋湯來時,安綸看著那湯色,說道:「放雞蛋的時候別攪動的太快。」

老蒼頭佩服的道:「公公您還會這個啊!」

安綸看著遠方的斜陽,笑道:「當年最喜歡喝蛋湯,最喜歡喝我娘做的蛋湯,還有……妹妹……」

他的神色變得有些蕭索,老蒼頭不敢再多話。

「去吧。」

安綸擺擺手,老蒼頭如蒙大赦的趕緊回了自己的房間。

安綸吃了鍋貼,一壺酒也被他喝的乾乾淨淨的。

他緩緩起身,老蒼頭出來收拾時,他就進了房間。

安綸稍後就出來了,他把一個信封給了老蒼頭,說道:「這裡有些錢鈔,你年紀大了,回家去吧。」

老蒼頭有些惶然,可安綸卻不容置疑的道:「回吧,以後不許提起在咱家這裡看過房子,否則會有人找你的麻煩。」

老蒼頭被嚇住了,趕緊收拾了自己的東西,然後趁著天還早,出門就往自家趕。

安綸到了馬圈,那匹馬見他來了就哼了幾聲,搖頭晃腦的,顯得很是喜悅。

安綸用刷子給它刷著身上,說道:「回頭記得別鬧騰啊!好好過你的日子。」

這匹曾經斷腿的戰馬用腦袋去蹭著安綸的臉,低聲嘶鳴著。

安綸拍拍它的大腦袋,笑道:「陳實不錯,稍後就讓人送你過去。」

「公公!」

身後不知何時多了兩個男子。

「怎麼樣?」

安綸依舊在給戰馬刷著身體。

「英妹的那個未婚夫是個憨厚的,身體極好,在家裡能當牛使喚。」

「他家裡呢?可有刁蠻的?」

「沒,一家子都是憨厚的。」

安綸點點頭,歡喜的道:「好。」

「你們……去盯著閆大建,他最近有些不對勁,怕是要弄事。咱們東廠就是陛下的家奴,有人要弄事,那沒說的,不管是尚書還是輔政學士,拿下再說。」

「是。」

安綸回身,從懷裡摸出一個大信封來,說道:「這個給英妹,單獨給,就說是咱家給的,讓她誰都別說,差錢了再拿出來花用。」

兩個鬼魅般的男子走了,安綸在馬圈裡和戰馬自言自語,一直到天黑。

「你也是個可憐的,可和咱家比起來,你算是好運氣。」

「咱家的妹妹還有母親……當年我爹就是個畜生,賭錢輸光了家產,還欠了大筆的債務,我娘跪下來求他也沒用,最後只得帶著妹妹進了閆大建家……」

「閆家號稱是慈善人,我想著我娘和妹妹算是有了個好歸宿,就請人yāngē了自己,僥倖未死。我當時只想有一日能翻身,把我娘和妹妹贖回來。」

戰馬的腦袋搖晃著,伸出舌頭去舔安綸,彷彿知道了他的痛苦。

安綸摸著它的腦袋,吸吸鼻子道:「後來咱家能出宮了,準備去金陵,就請人去……我娘和妹妹……」

他的身體在顫抖著,然後抱著戰馬的脖頸,泣不成聲。

那哭聲在黑夜中散去,恍如九幽厲魂在嚎叫。

……

禮部尚書依舊沒有人選,這對於閆大建來說依舊是個不好不壞的消息。

他知道自己不能使勁,最好的辦法就是安之若素,從容些。

但他最擔心的卻是方醒那天的話。

若是方醒派人去了福建,會不會查出自己當年的那些事?

吃完晚飯,閆大建照例是去了書房。

「老爺,有大少爺的信。」

多年的老僕遞過來一封書信,閆大建接過後仔細看了看。

信是閆春輝寫來的,在信中他抱怨福建一地的官員都是在混日子,所以他想調到京城來。

閆大建面無表情的把這封信給燒了,老僕見了就有些擔心的道:「老爺,可是大少爺有什麼不妥嗎?」

閆大建搖搖頭,說道:「從今日起,春暉想給誰送禮都攔了。」

地方官員給京城官員送禮,這是古往今來都少不得的。

閆春輝有一個禮部左侍郎的老爹,可該有的規矩也得有,不然別人說你驕橫,名聲都弄臭了。

閆大建話里的意思有些保守,老僕想到最近的朝局,就說道:「是,正好夫人讓人去福建看望大少爺,老奴這就去叮囑一番。」

閆大建說道:「讓春暉低調些,少說話。還有……」

他皺眉道:「讓他少玩女人,省得哪日把自己玩沒了。」

老僕笑道:「老爺放心,大少爺這些年可沒出什麼岔子。」

閆大建笑罵道:「知道你會護著他,去吧。」

等老僕走後,閆大建開始寫信。

他在給至交好友寫信,告訴他們自己對目前的現狀很滿意,日子過得充實無比……

寫完書信後,他把桌子收拾好,然後讓人送來了酒,下酒菜卻只要了花生。

「方醒……」

閆大建剝了炒熟的花生,然後一顆顆放在桌子上,整齊的就像是火槍陣列。

他微微眯眼,眼帘遮住了側面蠟燭的光線,眼神深邃。

「還有東廠,以為老夫不知道嗎?」

他吃了一顆花生,冷笑道:「看吧,看看誰更快。」

「福建一地的官員自然會為老夫遮掩,否則陛下震怒之下,他們能有幾人倖免?方醒,安綸,你們可懂這個官場的道理?」

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愜意的道:「那些人……那些過往,誰沒有過往。連陛下都說既往不咎,你們要去翻動,可知道湖水看似清澈,卻不能在底下翻動,否則就會變成渾濁。」

「你一門兩伯爵,當真以為自己是徐家嗎?福建一地本是安安穩穩,你若是要去攪風攪雨,看看陛下能否容得下你一家子!」

他微微一笑,臉頰的肉微微向上堆積,法令紋越發的深刻了。

他給自己斟了一杯酒,然後捨不得的從排列整齊的花生米隊列中拈起一顆,優雅的放進嘴裡。

老僕出現在門口,說道:「老爺,夫人……」

閆大建微微皺眉,說道:「溺子如殺子,這個道理她不懂嗎?」

他遺憾的看著桌子上剝好的花生,然後把它們全都收集起來,一把抓了。

出了書房,閆大建負手看著夜空,說道:「把那些書信都燒了。」

老僕心中一驚,就進去搬出來一個木箱子。

木箱子里全是書信,老僕一個人在門外燒著,火光熊熊中,被煙霧嗆的淚流滿面。

3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