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78章 馬比人重情

第2578章 馬比人重情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7 19:34 | 本章字數:2737

信紙在火焰中慢慢的變色,捲曲,最後化為灰燼。

老僕吸吸鼻子,一封封的書信往裡丟。

他找來了一根木棍,不時翻翻下面沒燒乾凈的。

閆大建的臉被明暗不定的火光照耀著,他緩緩走過去,握著的右手伸到火焰上方,然後緩緩鬆開。

花生米一顆顆落了下去。

火焰舔舐著閆大建的手,他定定的看著火堆,說道:「去者不可追,以後重新來過!」

隨後他就去斥責了自己的夫人,嚴令她以後不得為閆春輝遮掩那些醜事。

可他的夫人卻不是省油的燈,當即就反駁,說他自己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管香臭都往屋子裡拉,兒子只是被他教壞了而已。

閆大建沒有如往常一般的勃然大怒,只是淡淡的道:「你想害死春暉,那就繼續溺愛吧。」

三十多歲的閆春輝在他們的眼中還是個孩子,所以他的夫人忍不住就咆哮道:「當年弄死了都使得,現在你卻怕了,為何?」

閆大建冷冷的看著她,答非所問的說道:「最近家中要看好門戶,謹言慎行。」

說完他就進了卧室。

他的夫人不是傻子,從這話里聽出了些危機。

「夫君,可是陛下厭棄你了嗎?」

卧室里沒有回應。

天色漸漸昏暗下去,京城慢慢的陷入了夢鄉……

方醒也準備睡了。

張淑慧眼睛紅腫著睡在裡面,方醒已經勸慰了許久,這才消停了些。

而朱瞻基也才睡,孫氏剛說了一通玉哥的聰慧和孝順。

皇宮之中已經安靜了下來,只有巡查的人在四處遊走。

他們提著燈籠,目光四處梭巡。身影被燈光映照在地上,跟著燈籠一起在晃動著。

這是大明的心臟,從這裡發出的指令能讓整個大明歡呼,或是悲傷。

胡善祥照例還沒睡。

夜深露重,她披著衣服站在窗戶邊上,看著月華冷清的揮灑在屋脊上、地上。

這是她的世界,她為此認同,並堅守。

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日子,她生活唯一的重心的就是兩個孩子。

她緩緩走到了端端的卧室外,值夜的宮女在打瞌睡。胡善祥並未驚動她,悄然推門進去。

月光同樣通過窗戶照在了卧室里。

端端睡的很好,甚至還帶著微笑。

胡善祥俯身下去,伸手撫摸著女兒的臉頰,然後微笑著出了卧室。

她接著去了玉米那邊。

那邊伺候的人很多,而且沒人敢偷懶。

「娘娘。」

真一還沒睡。胡善祥說道:「本宮看看玉米。」

玉米的卧室外面有兩個太監在不時巡查,聞言其中一人就去打開了門。

胡善祥輕輕的走進去,真一在邊上拿著燭台,低聲道:「殿下今晚睡得早。」

睡得早就說明情緒不錯。

胡善祥笑了笑,然後俯身看著睡成了一個大字型的玉米。

玉米的嘴巴張開,看著呆傻呆傻的。他突然皺眉動了一下,把右手放在臉側。

胡善祥點點頭,出去後叮囑他們仔細聽著,若是玉米叫人要及時進去。

回到自己的卧室後,胡善祥準備歇息了,怡安卻有些話要說。

「娘娘,這些時日有人拿殿下的婚事渾說。」

作為太子,玉米未來的婚事必定是惹人注目。可按照大明的規矩,未來的太子妃只可能會出在普通人家。

胡善祥坐在床上打個哈欠,說道:「玉米還小呢!」

怡安扶著她躺下,嘆道:「若是興和伯家的無憂小些就好了。」

胡善祥已經倦了,喃喃的道:「祖宗的規矩,太子妃不會是權貴家的女兒。再說興和伯早就說過了……」

怡安服侍她睡下了,然後悄然出去。

「興和伯對無憂的婚事有說法?」

怡安不大注意外面的事,所以出去就找了個愛打聽的嬤嬤問話。

「是呢!早些年就說過了,第一不進宮,第二不嫁勛戚子弟。」

怡安笑道:「這倒是讓人意外,不過不結黨倒是好。」

宮中漸漸歸於寧靜,直至黎明將至。

胡善祥醒來後,有人來稟告道:「娘娘,東廠的安綸進獻了一張白狐皮。」

胡善祥聞言就詫異的道:「他怎麼敢直接送到了這裡?」

怡安過去檢查了一下,說道:「娘娘,這皮毛可難得,奴婢看可以給殿下圍住脖子,冬天不怕冷。」

胡善祥說道:「不合規矩,退回去。」

來人說道:「娘娘,陛下那邊已經點頭了。」

胡善祥納悶的道:「他這是為了什麼?」

……

安綸起的很早,來接他的人到了外面,他已經給戰馬刷了一遍,還餵了好料。

他摸著戰馬的脖頸,笑眯眯的道:「記得乖乖的啊!」

戰馬用碩大的馬臉去蹭著他,就在安綸想走的時候,一嘴就咬住了他的袖子。

安綸愕然回頭,見戰馬咬住自己的衣袖不肯松嘴,就笑道:「你倒是個重情的,好,晚上我還回來。」

戰馬卻不聽,安綸笑道:「說了回來就回來。」

最後他把外衣脫了,然後疾步出來,才擺脫了戰馬的大嘴。

他沒有回頭,一邊穿衣服一邊往外走。

戰馬在馬圈裡嘶鳴著,它在奮力的拉扯著韁繩,可昨晚上安綸就特意加固了。

出了家門,安綸說道:「下午記得來這裡,把這匹馬送到陳實家裡。」

來接他的番子應了。

在路過英妹的小攤時,安綸只是看了一眼,然後冷冰冰的策馬而去。

英妹有些不解的道:「大人這是怎麼了?」

邊上賣麵條的楊大叔低聲道:「英妹,反正你過一陣也要嫁人了,東廠能遠離就遠離吧。」

英妹想起了昨天那個大信封,還有那個看著就像是活死人般的陰沉男子,就搖頭道:「不,大人是好人。」

楊大叔搖頭道:「好人好人,等你嫁了人之後,這些都是過眼煙雲啊!」

英妹倔強的道:「不,我一直會記得大人的恩情。」

楊大叔笑道:「許多事情都是……怎麼說呢,一段一段的,這個年紀覺得該記住,等過幾年,十幾年之後,就覺得此時幼稚……」

他看了英妹一眼,說道:「鮮花般的年紀啊!」

「咱家的妹妹很漂亮,還懂事,吃飯都記得要等咱家,看到咱家進門就跑來接,那笑臉啊……咱家永遠都記得。」安綸在馬背上微笑著。

安綸到了東廠,第一件事就是令人來議事。

檔頭們站在下面,安綸老規矩坐著。

他看了一眼這些檔頭,說道:「咱家再說一次,東廠是陛下的家奴,咱們的忠心只能給陛下,誰若是站錯了地方,表錯了忠心,哪怕是向咱家表忠心,那也是錯!」

這話他經常說,但今日卻說的很重。

下面的檔頭們紛紛應了,一時間『忠心』在東廠里充斥著,連剛出來的太陽都壓不住那股子光芒。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