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79章 牌位

第2579章 牌位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8 13:50 | 本章字數:3051

清晨的陽光照在樹葉上,散漫的光線將樹葉上的水珠映照的晶瑩剔透。

一根手指頭點在了樹葉上,露水滾動了幾下,從邊上滴落下去。

安綸看著那滴露水落在地面上,然後粉碎。

他抬起頭來,肅然道:「如今大戰將起,大明上下都在為之努力,東廠該如何?」

檔頭們心中嘀咕著被錦衣衛拔了頭籌這類話,卻裝作恭謹的模樣聽著。

安綸知道他們的想法,他難得的露出了微笑,說道:「東廠要看好大明,一旦發現亂臣賊子,那就要馬上打下去,毫不留情的抓住他們,讓他們的祖宗蒙羞,讓他們的子孫贖罪!」

這話殺氣騰騰的,但卻深得這些檔頭們的心。

「要學會收手。」

安綸告誡道:「今日拿些好處,明日拿些好處,越拿膽子就越大,越拿就越回不了頭。別等到被綁在西市的木柱上的時候再去後悔,別等到一家老小被驅趕到了那些荒島上了再後悔!」

這是最嚴厲的警告。

檔頭們都心中一凜,然後紛紛應了。

安綸看了一眼這些人,說道:「錢裕留下。」

他掉頭進了裡面,那些檔頭都沖著一個同僚嬉笑道:「錢裕,公公居然留你單獨說話,這是要重用你啊!回頭記得請客。」

那個檔頭拱手笑眯眯的道:「好說好說,回頭錢某請客,大家還請賞臉。」

他紅光滿面的進去了,有檔頭艷羨的道:「他做事勤勉,老實本分,被公公看重也是應當的。」

錢裕進了裡面,見安綸並不是以前那種數佛珠靜心的模樣,心中就是一凜。

「公公。」

安綸端坐著,目光炯炯的看著錢裕,說道:「你在東廠多年,一直不錯。」

錢裕躬身道:「多謝公公誇讚,小的定然以公公馬首是瞻,如若不然,甘願粉身碎骨!」

安綸看了他一眼,微笑道:「你忠心耿耿,咱家心中有數。正好這裡有個大事,別人咱家都不放心,你可敢去?」

錢裕的臉上瞬間就漲紅了,激動的道:「請公公吩咐,辦不成小的就橫刀自刎!」

安綸欣慰的道:「看來咱家還是在東廠有些恩義在,好!」

安綸前面就說過不許對自己表忠心,可話音猶在耳,『老實本分』的錢裕就在露骨的表忠心。

而安綸也是坦然受之,彷彿自己前面說的話是放屁。

「公公請吩咐。」

錢裕微微躬身,一雙眼裡全是熾熱。

上官給機會要抓住,再困難也要抓住。

安綸把臉一沉,說道:「閆大建的事發了,其人在福建為官時草菅人命,而且貪腐巨大。」

錢裕只覺得頭皮發麻,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拿下一個左侍郎,肯定會在近期引發轟動。

而動手的人就是自己,這就是亮相啊!

以後飛黃騰達還遠嗎?

安綸微笑道:「陛下已經得了罪證。」

這是一顆定心丸。

錢裕正色道:「公公,小的馬上去禮部。」

安綸點頭道:「好,要快,拿人之後馬上帶回來,咱家這次要親自出手。」

錢裕歡喜的去了,安綸看著他的背影,吩咐道:「大戰在即,就怕有敵軍的姦細,還有那些士紳,他們覺得自己吃了虧,肯定會在外面散播陛下的壞話,詆毀此次西征。」

他微微仰頭看著虛空,眯眼道:「大戰一起,首要就是萬眾一心。可那些人有的卻是異心。把人都派出去,盯住那些人。在酒樓,在私宅,不管在什麼地方,但凡有這等人,全數拿下!」

「是,公公!」

門外有人去傳令,那些檔頭們得令後轟然應諾,然後帶著人出去。

頃刻東廠里就只剩下了十餘人,而且都是打雜的。

安綸起身打開柜子,取出了那個牌位。

「公公想來已然登仙,咱家怕褻瀆了公公,就此別過。」

他叫人點了一堆火,然後趕走了那人,把牌位丟了進去。

噼啪聲中,安綸再次從柜子里取出了一個牌位。

他把牌位放在桌子上,然後跪下,默默的念禱著。

過了一會兒,他把那牌位也丟進了火堆里。

他就站在邊上,默默的看著火焰吞噬了牌位。

……

「死權閹!」

禮部里,一個官員在罵著自己早上的遭遇。

「他出宮不知道何事,可沒頭沒腦的差點就撞到了本官。本官當然要呵斥他,結果他居然沒敢還嘴……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一陣大笑後,有人說道:「太監沒了那東西,血性也跟著沒了,哪敢和咱們發生衝突啊!」

一陣大笑後,禮部的一天就開始了。

閆大建照常先給自己泡了一杯茶。

他端著茶杯,看著窗下的一株野草居然鬱鬱蔥蔥的,不禁大奇。

邊上有小吏在洒掃,他探頭看了一眼,然後察言觀色的道:「公公,這是吉兆啊!」

他見閆大建的眉間鬆緩了些,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說著這株野草是怎麼從洒掃人的手中逃過多次劫難,然後至今依舊是嫩綠色……

往日這等話閆大建是不屑聽的,可今日他卻聽入了神。

他漸漸的面露微笑,那小吏得了鼓勵,就搜腸刮肚的把自己那點墨都倒了出來。

「大人!」

這時外面有人喊了一聲,隨即就變成了慘叫。

閆大建不悅的道:「誰在鬧事?拿下再說!」

他已經緊張許久了,緊張的夜不能寐,連老妻都不願意和他同床,因為被他翻來覆去的弄的睡不著。

小吏的話更像是一種誘導,讓閆大建彷彿是卸下了百斤重擔。

可好心情一下被打擾了,讓他如何不怒。

那小吏覺得自己已經入了閆大建的眼,就自告奮勇的往外跑,準備去狐假虎威的呵斥一番。

他才跑出沒多遠,迎面就來了二十餘人。

「誰?」

他只來得及問了一句,就顫抖著站在了邊上。

「東……東……」

閆大建就站在那裡,手中端著茶杯,皺眉問道:「禮部誰犯事了?好歹來之前通告一聲。你們這樣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禮部的威信何在?以後還怎麼辦事?」

錢裕當先走過來。他走到閆大建的身前,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下。

閆大建怒道:「東廠也敢蔑視本官嗎?」

錢裕的眼角微微顫抖,就在閆大建覺得不妙時,他右腳微微前伸別住了閆大建的小腿,右手在他的下巴上一推。

嘭!

閆大建的腦子一片空白,哪怕是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可他依舊沒有任何反應。

「綁了!」

當閆大建被兩個番子架起來時,周圍已經來了不少官吏。

大家都獃獃的看著閆大建,只覺得這個世界要崩塌了。

尚書胡濙上調去了政事堂,左侍郎沒接班不說,還被東廠給拿下了。

禮部完了!

閆大建渾渾噩噩的被架著出去,一路見到那些往日對自己畢恭畢敬的官吏們都在用那種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

他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喊道:「陛下,臣冤枉!」

他的聲音嘶啞,而且意外的弱小。

錢裕記著安綸的話,一出禮部就把閆大建送上馬車,然後全速往東廠趕去。

這片都是衙門,大家都看著閆大建面色慘白的被帶走了,然後議論紛紛。

「怪不得陛下沒讓他接任禮部尚書,原來是等在這裡啊!」

「閆大建往日看著道貌岸然,可今日東廠一出手……原形畢露啊!原來也是個貪官!」

「昨日他和我碰面還笑了笑,溫文爾雅,正氣凜然,哎!」

消息隨即瘋狂的傳播開來,得知消息的官吏們大抵就像是過年般的興奮。10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