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80章 你想挽救什麼?

第2580章 你想挽救什麼?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18 20:23 | 本章字數:2837

最近朝堂上商議的最多的事就是西征的各種準備。

糧草是重中之重,另外後備兵力怎麼安排,後續物資按照什麼時間運送,民夫從哪裡徵集,各種物資的調集……

這些工作按理不該在朝堂上商議的那麼細緻,可從夏元吉去了之後,戶部尚書就成了一個倒霉催的官位。

你做的再好,可有夏元吉珠玉在前,只能甘拜下風。

你若是做的不好,大家都會說:哦!果然你還是比不上夏元吉啊!

劉中敷硬著頭皮在稟告著戶部目前對物資的統計結果。

「……糧草是不缺的,就算是五十萬大軍出征,戶部上下也有把握調集糧草,只是民夫卻要各方協調……」

他抬頭看了前方的楊榮一眼,心中有些不忿,覺得輔政學士們都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主。

「楊大人說山東一地需要修生養息,調用民夫要適度,可除去山東之外,還能從哪調集?再過去可就是河南和金陵了,難道從那邊調集民夫?」

劉中敷的牢騷引發了些共鳴,張本出班說道:「陛下,南方的人口太多,臣以為應當遷移些到北方來。」

「百姓不樂意遷移,現在才過上安穩的日子,又去折騰他們,到時候百姓的罵聲可不好聽!」

「有什麼不好聽?這是國事!陛下登基以來宮中削減了多少人?宮中的花費削減了多少?」

杜謙就像是被點燃的爆竹沖了出來,一張嘴就開噴。

「此戰若是大勝,此後大明的北方和西方再無勁敵,這兩個方向就可以削減不少駐軍,這便是削減耗費,而且還是持續削減。」

杜謙顯然是有備而來,雖然態度火爆,可言辭卻有理有據。

「此後朝中只要持續提供土地,北方的人口就會不斷增長,到時候順著鋪過去,鋪到哪,哪裡就是大明!」

這話讓武人們格外的舒暢,孟瑛出班道:「陛下,一路過去的不少地方都有些貧瘠,大明既然不差錢糧,能否利用這個機會召集他們來運送輜重?這樣百姓得了錢糧,戶部這邊也少了麻煩。」

這算是個好建議。

朱瞻基不置可否的道:「戶部要盤算清楚,調集哪裡的民夫耗費最小。不能前面帶走了民夫,後面百姓家中苦不堪言,這樣的方法不可取,以後也不能再用!」

「陛下仁慈!」

群臣齊聲讚頌著皇帝的仁心,衷心的為大明又多了一個『祖訓』感到高興。

而其中感慨最深的就是方醒。

以往的皇帝哪會考慮那麼多,覺得要徵集民夫,那麼就去徵集好了。然後按照政策減免賦稅就減免,可民夫付出的代價能否和被徵調民夫的家庭的損失相等,這壓根就沒人考慮。

群臣不會考慮!

君王不會考慮!

而今皇帝提出了這麼一條,稍後傳出去後,天下百姓又會歡呼一陣。

方醒低下頭,不想讓人看到自己的欣慰。

稍後散朝,大家三三兩兩的出去。

胡濙在前方被人攔住了,稍後他再次回返。

「怎麼了?」

楊溥只聽到片段,好像是什麼東廠,還有誰被拿了。

胡濙面色凝重的道:「不好說。」

這個不好說就說明事情不小,並且還需要保密。

楊溥看著胡濙加快腳步過去,就對楊榮說道:「誰被拿了?」

楊榮搖搖頭道:「不知道。在此之際,大明需要的是安穩,若是再來一次清理士紳田地的舉動,西征不征也罷。」

若是出征之際國內還在紛爭不斷,主流階層和皇帝鬧矛盾,誰敢讓皇帝親征?

他們都沒走,都在這裡等待著。

黃淮沉聲道:「希望一切順遂!」

這個時候誰都不希望有意外。

這些想法都是對皇帝隱晦的不滿,可杜謙卻沒出來為朱瞻基辯駁。

他也覺得這個時候需要的是穩定。

若是東廠再來一次大規模的抓捕,官場人心惶惶,西征就會被蒙上一層陰影。

方醒也沒走,他站在對面,孤獨的看著前方。

你不要亂來啊!

他只能這樣祈禱著,希望朱瞻基不會突然想來一次吏治整頓。

換做是百姓的話,他們會覺得整頓吏治是好事,沒有什麼可以阻攔的,誰阻攔誰就是亂臣賊子。

可在這個當口……

等了沒多久,就看到胡濙急匆匆的回來了。

「陛下不知。」

沒等他們問話,胡濙就說出了讓大家感到心悸的消息。

「東廠跋扈!竟然敢不稟告陛下就拿下閆大建。」

他苦笑道:「本官也從不知閆大建有何問題,東廠……」

東廠在找死!

楊榮看著方醒說道:「興和伯,東廠怕是要被清洗了。」

不經同意就擅自行動,你以為你是紀綱嗎!

安綸死定了!

可方醒卻楞在了那裡。

杜謙皺眉道:「興和伯……」

方醒猛的搖搖頭,然後開始往外跑。

他跑的很快,就像是要去救人。

「興和伯!」

方醒一路奔向了東廠,當他跑到東廠,看到門外站著十多名軍士時,心就一直往下掉。

「本伯要進去。」

他氣喘吁吁的說道。

守門的軍士並未阻攔,他們讓開了道路。

方醒走進了大門,扶著大腿,彎腰在那裡喘息著,尋找著……

這一路都有軍士在站著,目光警惕,彷彿是有敵軍攻進了東廠。

「閃開!」

這時後面有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方醒回頭,見到是瀋陽帶著一群錦衣衛來了,就強笑道:「陛下是什麼意思?」

瀋陽本來是冷著臉,見到方醒後就疾步過來扶住他,然後低聲道:「您該知道的。」

方醒喘息著道:「是啊!只是不知道他為何要……」

錦衣衛的人都停在了不遠處,瀋陽說道:「他早就派人去盯著在福建的閆春輝,東廠的人也在盯著閆大建……」

方醒的氣息順暢了些,他緩緩往前走去,腳步有些沉重。

「這不是跋扈。」

他搖頭說道:「安綸的秉性我多多少少知道些,他不是那等跋扈的人。」

瀋陽嗯了一聲,依舊扶著他往裡走。

方醒在想著在金陵的安綸。

那是個有些喜歡鑽營的宦官,但做事還算是利落,很配合。

等安綸回京擔任東廠掌印太監之後,兩人之間就是形同陌路。

可畢竟有金陵的交情在,所以方醒總是給安綸留了些餘地。

可後來證實了安綸冷對方醒只是一種刻意的疏離,並非他的本意,這讓方醒覺得內疚不已。

「我不喜歡欠人的東西。」

方醒已經看到了被軍士圍的水泄不通的刑房,然後輕輕掙脫了瀋陽的攙扶。

他緩步走了過去。

葉落雪迎了過來,說道:「興和伯,裡面就是安綸和閆大建兩人。」

方醒問道:「閆大建還活著?」

葉落雪點點頭:「安綸正在對他動刑。」

方醒愕然,然後苦笑。

你想挽救什麼?

https:/book_61137/l

天才本站地址:。

3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