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83章 仁慈的太子

第2583章 仁慈的太子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20 12:51 | 本章字數:2823

杜謙微微嘆息著,然後別過臉去。

「安綸還是在東廠留下了恩義。」

方醒微微眯眼,然後快速的眨動了幾下。

又一個番子走出來跪下,「伯爺,小的懇請為公公收斂。」

「伯爺,小的懇請為公公收斂。」

「找到了!」

這時火場里有人喊了一聲,方醒見那些番子們群情激昂,有人甚至都落淚了,就點點頭。

「錦衣衛的滾開!」

一群番子沖了過去,拳打腳踢的把那個用鉤子勾住了遺骸的錦衣衛打開。

「草泥馬!這是要造反呢!」

有錦衣衛的人在叫罵,然後準備反擊。

「回來!」

瀋陽出頭了,卻是喝住了自己的麾下。

一個番子跪在那裡,小心翼翼的把鉤子取下來,然後和其他人一起把遺骸身上的東西搬開。

「公公!」

一個番子小心翼翼的把遺骸搬出來,後面有人找來了門板,遺骸被放在門板上,但卻不知道該去何處。

方醒已經不在了,杜謙指指邊上道:「先放邊上吧。」

戰馬緩步過來,等遺骸被放下後,它也恰好走到了邊上。

它低聲的叫喚著,伸出舌頭去舔著那張被燒縮了的臉,然後……

「它流淚了!」

一個錦衣衛突然驚呼道。

大家紛紛看去,就見到大滴的淚水從那匹馬的嘴下滴落。

……

方醒一路疾行到了御前,正在議事的君臣都聞到了一股子燒焦的味。

「可有結果了嗎?」

朱瞻基的神色冰冷,顯然是恨不能把安綸抓住,然後千刀萬剮。

東廠私自拿下大臣動刑,而且一把火還燒死了那兩人,以後的史書會怎麼記載這件事?

方醒躬身道:「陛下,安綸有功。」

朱瞻基冷冷的道:「他是有功,可他的過呢?」

這是朱瞻基第一次沒給方醒面子,可見他對安綸干出的這事有多痛恨。

「現在外面傳的沸沸揚揚,只說是東廠跋扈,安綸就是紀綱第二,而且還燒死了一個禮部左侍郎,朝綱何在?」

方醒抬頭,神色木然的道:「閆家當年肯定是犯下了大罪,只是閆大建是官,所以能壓下去。安綸多年隱忍……」

他看了朱瞻基一眼,朱瞻基更加的惱火了。

若非是你硬是要把安綸調進宮中來,安綸肯定會想方設法的去查找閆大建的罪行,這樣皆大歡喜。

楊溥覺得方醒有些過了,就出班說道:「興和伯,此事只是安綸的一面之詞。」

方醒看了他一眼,說道:「方某擔保!」

嘶……

朝堂上一陣輕嘶。

他居然敢為安綸的話擔保?

這人是瘋了嗎?

作為政治家,沒人會為了一個死人冒險,哪怕一點都不值得。

可方醒居然在皇帝震怒的情況下還要為安綸的話背書,這不是瘋子是什麼?

他這是為了什麼?

朱瞻基微微眯眼,心中嘆息。

太重感情的人啊!

這樣的人註定不能柄國,因為他遲早會因為重感情而誤了國事。

他本想把這話抹過去,可看群臣的模樣,分明就是在等著。

但凡是重臣就知道信諾的重要性,說了不算,說了當放屁,那麼抱歉得很,你就是個小人,此後大家都會排斥你。

所以不管你是君子還是小人,在朝堂之上你必須得是個君子。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朱瞻基心中微嘆,問道:「那邊如何了?」

你要為死去的安綸擔保,而且還冒著犯忌諱的風險,究竟是為了什麼?

東廠是帝王的家奴,臣子再牛,可也管不到這上面。

方醒微微低頭表示歉意,然後抬頭道:「臣懇請給安綸入葬。」

瞬間殿內就安靜了下來。

不管閆大建是否有罪,安綸作為東廠掌印太監都已經觸犯到了皇帝的威權,下場自然是城外的亂墳崗。

楊溥看了一眼皇帝,然後低下頭,覺得方醒是活該。

朱瞻基的面色不大好看,他皺眉道:「罷了。」

這是皇帝做出了退讓,殊為難得。

方醒躬身告退。

等他走後,有御史說道:「陛下,興和伯此舉有收買人心之嫌,臣請陛下……」

朱瞻基擺擺手,楊溥等人也皺眉看向了劉觀。

收買個屁的人心!

東廠上下肯定要被皇帝清洗一番,原先的檔頭大多都要更換。下面的番子好些,可也得要有一段時日夾緊尾巴了。

這時候除去受過安綸恩情的人,其他人都會把他恨之入骨。而安綸已死,為他安葬的方醒自然就成了他們仇恨的目標。

這是招惹仇家啊!

方醒應當清楚這個後果,但他依然義無反顧的為安綸背書。

他和安綸有這份交情嗎?

大家都想起了方醒在金陵和安綸的交往,可根據有限的消息顯示,方醒和安綸那時候只是配合關係啊!

朱瞻基擺擺手道:「散了吧。」

他知道這是為什麼。

安綸暗地裡幫助了方家,方醒卻一直被蒙在鼓裡,等一朝得知後,方醒的性情……

「你始終學不會那些冷酷啊!」

若是把方醒換做是政事堂的那幾位,他們會非常的冷靜。

——不知道!

袖手旁觀是他們的必然選擇。

朱瞻基一路到了後面,正好遇到玉米帶著人在跑,就停下來,站在邊上看著。

「殿下跑慢些,小心跌跤了……」

一群宮女太監跑的氣喘吁吁的跟在後面,至於幾個嬤嬤,那完全就是擺設,其中一個還跑摔了一跤,正倒在地上抱膝喊疼。

跑在前面的玉米聽到有人呼疼,就停了下來。

真一護在他的身邊說道:「殿下,趙嬤嬤摔倒了。」

玉米皺著眉頭,側門後面的皇帝已經用眼神逼住了看到自己的幾個宮女。

玉米走到了那個嬤嬤的身前,問道:「疼嗎?」

趙嬤嬤急忙掙扎著起來,說道:「奴婢不疼。」

她是伺候太子的人,若是還需要太子來關切,消息一旦散出去,就有人會去太后和皇后那裡說小話,把她弄下來。

太子的身邊就是金飯碗,等太子登基之後,不管是現在伺候他的人,還是以前的老人,多多少少都會得到眷顧。

這就是大家期盼的東西。

玉米看著她的腳,說道:「回去找人看看。」

趙嬤嬤鬆了一口氣,感激零涕的道:「多謝殿下的恩典。」

玉米沒讓她休養,那麼就是恩典。否則只要她的崗位被人頂了,再回來時就別想有你的位置。

玉米點點頭,嚴肅的道:「下次不要亂跑。」

趙嬤嬤心中溫暖,哽咽道:「是,多謝殿下。」

這是一個仁慈的太子。

朱瞻基退後一步,把身體隱在了門後。

他的面色微微凝重,曹斐見了心中有些急,就冒險說道:「陛下,殿下仁慈,奴婢們心中感激。」

帝王不能太仁慈,那叫做婦人之仁!

朱瞻基沒表態,吩咐道:「稍後讓興和伯來一趟。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