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第2587章 播撒種子的楊士奇

第2587章 播撒種子的楊士奇 (1/1)

小說: 《帶著倉庫到大明》 | 作者: 迪巴拉爵士 | 更新時間:2018-10-22 13:06 | 本章字數:3256

方醒回到家中時,正好休沐的土豆正在被張淑慧揪住問話。

「……那個阿霖什麼性子?可驕縱?會不會做飯?」

在母親的眼中,自家兒子大抵是當世無雙,沒有任何女人能配得上。

所以婆婆對媳婦自然要多審視一番。

土豆一回家就被揪住問話,心中忐忑之極。可張淑慧這一關卻不能不過,所以他只得老老實實地說了馮家和馮霖的情況。

「夫君來了。」

方醒在前天就把土豆喜歡上了馮霖的事告訴了張淑慧,順帶把自己的看法說了,然後張淑慧又找來了家丁問話。

一番操作之後,今日的土豆才少受了些苦。

方醒坐下後,土豆低眉順眼的去端來茶水,然後束手站在邊上,從未有過的老實。

方醒皺眉看著他,說道:「那楊家的手尾你可知道?」

張淑慧聽到這個就恨恨的道:「馮霖的嫂子就是個麻煩。夫君,娶妻娶賢,楊氏在那裡就是個招搖的,遲早會生出禍事來。」

土豆有些沮喪的道:「娘,那楊家是個學官,楊錦有些跋扈,孩兒打過他一頓,後來楊氏也被孩兒威脅了,只是沒說身份。」

張淑慧聞言面色稍霽,說道:「婚姻不但是夫妻之事,更是結兩姓之好,若是女家多有齷齪,那這婚事肯定不成。」

這個年代的婚姻並非是兒戲,不但要考量當事人的品行,更是要查清對方的家庭情況。

土豆此刻只想一刀剁了楊錦,他辯解道:「娘,阿霖很好的。」

方醒瞪了他一眼,乾咳一聲道:「那姑娘是不錯,沒什麼機心。」

婆婆為啥要對兒媳婦多有刁難,不外乎就是覺得自己的兒子被另一個女人搶走了。

傻兒子喲!你在自家老娘的面前百般誇讚那個姑娘,這就是在給你娘上眼藥呢!

沒心機就是好女孩啊!

張淑慧的心情好了些,又生出了憂慮:「夫君,要是沒心機,以後偌大的家業誰來管?」

土豆覺得自己委屈極了,老娘又要阿霖沒心機,又擔心她以後操持不了家業。

左右都不好,娘,你要她咋辦啊!

方醒察言觀色,覺得他們母子之間大概需要些溝通,就說道:「咱們家沒什麼家訓,就一條,和氣。那姑娘沒有心機正好方便你慢慢的教導。」

張淑慧一想也是,就繼續追問馮霖的情況。

方醒悄然出去,一路到了前院。

黃鐘已經等很久了。

「伯爺,楊士奇已經回鄉了,最新的消息,他一路接見那些士紳和學生,談話都和儒學學風的改良有關,號召天下士子摒棄那些陳舊的東西,積極奮發,要務實。」

黃鐘在『要務實』上面加重了語氣。

「這是金幼孜的未竟之志!」

方醒知道這是什麼:「此事是金幼孜首倡,可惜他……楊士奇正好沮喪歸鄉。我一直覺得他怕是活不了多久了,可金幼孜留下的這份事業卻會讓他煥發青春。」

黃鐘有些意外於方醒的態度,就低聲問道:「伯爺,若是儒家重新振作起來,科學如何自處?」

盡量和儒家和平相處,但那只是權宜之計。

這是黃鐘對科學和儒家之爭的見解。

書院里教授儒學,但那只是一門課程。和儒學和儒家曾經權傾千年的過往相比,書院里的課程分配能讓那些先賢想捶死方醒。

「沒有對手的科學會故步自封,慢慢的會停滯不前。」

方醒的聲音輕微,卻帶著不容置疑的自信。

「伯律你可相信嗎?科學只要成為主導,就不可能會再次沉寂下去。」

黃鐘對科學也自學了許久,聞言點頭道:「我信,千年以降,只要是好的,能在百姓中間紮根的東西,永遠都斷不了,只會越來越昌盛!」

……

深秋的金陵多了幾分寒意,落葉打著旋落下來,就像是一個少女穿著長裙在旋轉著。

「……我們要什麼?我們要的不是什麼免稅,也不是什麼出來就能做官!我們要的是什麼?」

一家客棧的門外,楊士奇正在疾呼著。

他彎著腰,一身布衣,滿臉的皺紋就像是一個鄉下小老頭。

可他的眼睛卻在發光,他的聲音依舊鏗鏘有力。

他的前方密密麻麻的站著無數人,大多數是讀書人。

軍士們在邊上維持秩序,哪怕前方那位老人因為兒子而醜聞纏身,可他們依舊尊敬著他。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

楊士奇大聲疾呼道:「可拿了田地,免了賦稅,你們還怎麼為百姓說話?!」

轟!

人群瞬間被引爆了,嘈雜瞬間淹沒了楊士奇後面的話。

「老狗!我們走!」

人群一陣混亂,有人茫然無措;有人大聲喝罵著已經下野的楊士奇;有人低頭沉思;有人開始往外出去……

楊士奇的話活生生的撕開了這些人心中的遮羞布,瞬間無數人離開了現場。

楊士奇站在秋風中卻沒有發抖,他在等著。

當人潮漸漸平靜後,他欣喜的發現只走了三成人。

「為民疾呼,這是先賢的教誨。老夫此生大半無愧,可依舊教子無方,晚節不保……」

楊士奇先是揭開了士紳們的遮羞布,然後又撕開了自己心口的傷疤。

人人動容!

一陣秋風捲起落葉吹來,老人的斑白頭髮在臉上扑打著。

「老夫老了,自然可以回家躲羞,可老夫在出京前卻得了故金大人的書信,和他相比,老夫慚愧。所以老夫要來告訴你等,告訴你等老夫等人臨死前的覺悟,那就是無愧於心。」

楊士奇的眼睛裡彷彿在燃燒著什麼,他的聲音漸漸嘶啞。

「自束髮受教以來,老夫知道的都是聖賢學問。可聖賢學問學了怎麼用?」

「不會用,那就是白學。胡亂去用,貪腐橫行,一心謀私,這是敗類。可老夫如今看來啊!這等敗類還多,有很多!」

人群默然,在這個老人的坦蕩面前,那些陰私都無所遁形。

「學以致用,老夫希望你等去鄉間多走走,多看看。去嘗嘗百姓的飯菜,去看看他們的家裡有沒有餘糧,有沒有餘錢,若是沒有,那麼是誰的罪責。若是有,那是誰的功績。去看,然後要腳踏實地的去做人,去做事。」

楊士奇已經是徹底的大徹大悟了,思路順暢。

「別想著多給兒孫留些好處,別想著自己多安逸享受,今日你等貪圖享受,那就是埋下禍根,一旦大明板蕩……想想那些歷史吧,那便是你等今日種下的禍根!」

「要反省!要反思!」

楊士奇喊道:「想做生意就做生意,聖人也要吃飯,聖人的弟子也有商人。」

楊士奇已經完全摒棄了那些陳規陋矩,揮舞著手臂喊道:「要實務,先賢的學問是從實務中來,那麼你們就該到實務中去領悟、去學習先賢的學問。」

說到這裡時,他忍不住咳嗽起來。

老人彎著腰,痛苦的在咳嗽著。

那些人在看著。

漸漸的有人為之動容。

「他這是為了什麼?」

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說道:「在下舉人陳賁,在下以為這些年說的太多,做的卻太少。今日聽了士奇公之言,在下倍感羞愧。」

楊士奇欣慰的站直了身體,年輕人走過來扶住他,說道:「士奇公,若是有心自然會聽,若是無心,百遍也無用。學生扶你去歇息吧。」

楊士奇看著那些人,失望的道:「他們呢?」

「他們呢?」

年輕人回身看了一眼,看到了猶豫。

這不是一朝一夕能改變的事啊!

「士奇公,儒學要革新!」

人群中有人喊道。

楊士奇的眼睛亮了,說道:「對,要革新,可怎麼革新?」

「要務實!沒有務實就是紙上談兵!」

楊士奇說道:「學問自百姓日用中來,要革新,必須要知道百姓需要的是什麼,懂不懂?」

他老了,無法持續去領導一場需要耗費無數精力的學問革新。所以他希望這些人能明白革新的初衷,而不是為了革新而革新。

人群沉默了一下,然後有人點頭。

漸漸的,點頭的人多了起來……

楊士奇興奮的哽咽起來,對年輕人說道:「這便是根,這便是我儒學的種子啊!」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