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嫡鎖君心 >第808 事實

第808 事實 (1/2)

小說: 《嫡鎖君心》 | 作者: 蘇秦墨 | 更新時間:2019-03-15 17:04 | 本章字數:3706

楚鈺淡然道,蕭長歌詫異萬分,有些看不懂楚鈺。⊙

孩子沒了他能心平氣和在這與她聊天,而且說這話好像…

好像是利用?

楚鈺是在利用白靈兒?還是故意演給她看?

「總有一天本王會讓歌兒明白本王心意的。」

楚鈺繼續道。

「今日去宮內可有什麼收穫?」

說到這,蕭長歌一臉認真。

「雖然不知星妃是不是紅袖,可苦落好像在宮內。」

楚鈺皺眉:「苦落在宮內?他怎跑到宮內去了?」

蕭長歌搖頭:「誰知道呢?這是他塞給我的紙條。」

蕭長歌將紙條遞給楚鈺,楚鈺好奇拆開一看。

眉頭緊皺,有些詫異。

他不認識苦落的字跡但他相信蕭長歌說的。

「妾身先前確實被在宮內北院內那朵花扎了一下,妾身相信這信上寫的是事實。」

蕭長歌相信道。

她想不信可信內已說明北院那朵花的用處,如她想的那樣是想做長生不老丹,可自古就沒人能研製成功,楚皇帝竟不惜一切代價想研製成,這般大的野心可真讓人畏懼。

天命有數,竟妄想靠一顆丹藥改變一切,是否太天真了呢?

蕭長歌惋惜一嘆,臉上疲倦。

她剛醒來又覺得很累,現在說了一會話,又覺更累。

「若是這樣,那歌兒你近來犯困的原因就解開了。」

楚鈺看著蕭長歌道,他本以為是因風寒而犯困沒想是因為一株花。

「恐怕犯困不是那朵花的主要功能,妾身那日見清道人時是看到護身符上的血時才被覺得頭暈腦脹,還想起一些不好的事,而這幾日見到血,心裡有股澎湃感,就好像…就好像很喜歡血的味道一樣。」

蕭長歌說不清那種感覺,很微妙但她知很不好。

這也是這幾日連續這樣她懷疑的,因為以前她看到血時根本不會這種反應。

「我一定會為你找到解藥的!」

楚鈺認真看著蕭長歌,手緊握,似下定什麼決心一樣。

看著楚鈺認真的模樣,蕭長歌看的發愣而後噗嗤一笑,眼微眯笑意浮現。

「那妾身先在這多謝王爺了,妾身對這條命可寶貝的很,妾身不想死。」

說完,蕭長歌朝著楚鈺微微欠身表示感謝。

好像夫妻般相敬如賓,可在楚鈺看來卻是一種疏忽,他反倒希望蕭長歌將他當成秋冬那樣,不對他那麼客氣,當然,要比秋冬跟紅袖在她心裡還重要些才可。

他覺得自己奢望的不多,可蕭長歌周圍跟長滿了刺一樣他只要一靠近她,她就將自己佯裝成仙人掌不許人靠近。

「當然,歌兒想死也得先問過我,你這條命可是我救回來的,屬於我的命。」

楚鈺無賴道,蕭長歌眼眸微轉知楚鈺是什麼意思。

若非楚鈺闖入救了暈倒的她,她應該隨著大火一起陷入火海中。

「妾身可沒求王爺救,是王爺一廂情願,與我何干。」

蕭長歌聳肩無賴道,反正只要她死不認賬楚鈺就奈不了她何。

「好一個一廂情願,難道不是互相生情嗎?我可還記得當時衝進去時歌兒嘴裡還念著我的名字,喊著楚鈺,楚鈺地,這會倒好,翻臉不認人了。」

楚鈺心情雀躍道,蕭長歌臉上表情微僵硬,腦海里閃過一幕畫面。

好像是有那麼回事,她是在看到有人出現時才暈倒的。

不過,這種事她怎會當著楚鈺面子承認呢?

「那時妾身暈倒中,王爺說什麼都可以,妾身暈倒,百口莫辯。」

蕭長歌聳肩,一臉無奈。

楚鈺看著蕭長歌無賴的模樣噗嗤一笑,心情愉悅不少:「歌兒倒越來越像市井小流氓了。」

「那還不是王爺您教得好?」

媚眼一抬,蕭長歌眼中帶著笑意。

楚鈺心裡陰霾一掃而空,他太愛看蕭長歌笑著的模樣了,就好像心裡有些小九九一樣可他能一眼看穿。

「本王可教不了歌兒這麼聰明的人,歌兒謙虛了。」

楚鈺謙虛道,說到教不是蕭長歌教他的更多嗎?怎就成了他教蕭長歌了。

蕭長歌打了個呵欠有些困。

「王爺才是真的謙虛,妾身可沒那本事。」

兩人互相推脫,都不願將這種莫須有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

「妾身累了先回去休息,王爺您…自便。」

清冽的眼上下打量楚鈺,看楚鈺這身穿著就知他是從南院那邊偷溜出來的,衣服只披了一件沒穿外衣,一看就知。

說罷,蕭長歌轉身往屋內走,走時還不斷打著呵欠。

楚鈺望著緊閉的門,心裡下定決定一定要找出青垣。

清道人那邊也想與青垣見一面,而蕭長歌這邊也需要青垣幫忙。

苦落不在,更不能去找宮內的假苦無,不然等於是跟他挑明那日闖入北院的人是誰。

思來想去,也只有青垣能找了。

蕭長歌現在這般,不能再拖下去,不然會越來越嚴重,要是哪天突然走著走著睡著也說不定。

抬頭看著朦朧的天,楚鈺輕嘆一聲,轉身往南院方向去。

而在他回去時,白靈兒早醒了。

「王爺?是王爺嗎?」

聽得屋門開的聲音,白靈兒揉了揉眼小聲問。

楚鈺的鳳眸微轉:「恩,是本王太大聲吵醒你了。」

說著,楚鈺躡手躡腳到桌旁,點燃蠟燭。

蠟燭映照著屋內,映照著那張霎是好看的臉。

白靈兒起身,揉了揉眼,身上的衣服微往下一滑。

「沒,靈兒是做了噩夢,夢見孩子回來找靈兒了,孩子哭得很是傷心,靈兒從夢中醒來也看不見王爺,王爺您這是去哪裡了。」

說著說著,淚簌簌往下落。

楚鈺皺眉:「本王只是去上了個茅房,靈兒莫哭,那只是夢,夢都是相反的。」

楚鈺說著,到床邊握著白靈兒的手安慰,白靈兒嬰寧抽泣。

「可是,可是孩子哭得好慘,好慘,他在怪我這做母親的沒用,怪我沒能護好他。」

「王爺,靈兒在夢中看到孩子,那個孩子跟王爺長得好像,鼻子嘴巴連眼睛也一模一樣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