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女生小說 >古裝言情小說 >夫謀 >第二百一十三章 新君易主(下)

第二百一十三章 新君易主(下) (1/2)

小說: 《夫謀》 | 作者: 滄瀾冰 | 更新時間:2019-04-16 13:00 | 本章字數:5095

黑子知道這皇宮中的人身份都是尊貴無比,哪怕是一個內侍宮女都有那個能力輕易要了他的小命,何況自己這是私闖的宮禁,就算是宇文贇估計都不會好說話。何況那留著鬍鬚的那個人那周身的氣勢實在是太嚇人。

黑子心裡只叫苦,兩腿一軟就跪了下去,雙手一舉連連就喊著:「爺爺饒命。」

那兩個老人本來眼裡開始還含著怒意,黑子這麼一喊旋即一驚,沒有留胡茬的那人很快收了神色,正要發作,卻被留著胡茬的老者給攔了下來。

「你不知道我是誰?」留著胡茬的老者問著,話語里竟然是聽不出半分氣惱。

黑子心頭一顫沒有半分規矩抬起頭對上那老者的目光連連搖頭:「小人初入皇宮走錯了道,迷了路找不到我家主子了,衝撞了貴人,求貴人饒命。」

兩個老人完像是完全沒有聽到黑子的求饒聲一樣,都像是看見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一臉吃驚的把黑子從頭倒下打量了一番。

「這……怎麼那麼像……鄂……鄂…皇皇………」晁倫驚的話語不全到嘴邊的話,說不出口。

皇帝的目光鎖在黑子臉上,一手緊緊的抓住晁倫的手示意他不要講下去。

眼前的雖然是男子,但是年齡還不過十八九歲,稜角還不分明,這張臉跟當年鄂妃臉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來。老皇帝心裡一顫連著喘了幾口氣才緩過激動的心情。

「你叫什麼名字?你主子是哪位?」皇帝慢慢的問著,目光在黑子身上來回遊走,這個小奴為何從未見過,還不認識自己,應該是新進宮的,要不就是隨著宮外哪位主子進來的。

這真的是天意。

黑子不敢隱瞞哆哆嗦嗦的講著:「奴才是七殿下的家奴,今日隨殿下一起進宮的,可是第一次進宮就迷路衝撞了貴人,貴人莫要我小命啊。奴才沒有名諱,認識我的人都喚我黑子。」

「黑子?」老皇帝微微一笑,「哪有叫這個名字的。」

皇帝給晁倫使了一個眼神,晁倫臉色一正:「也難怪是七殿下的人,你可知面前的人是誰?」

黑子睜著一雙茫然無措的眼睛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晁倫眯著眼一笑:「你剛才都說是貴人,即是宮中貴人,你今日在皇宮裡跟個無頭蒼蠅樣到處亂撞,犯的可是死罪,就算是七殿下來了也不一定救得了你。」

黑子兩眼一抹黑,額頭上的冷汗岑岑直下,連忙跪在地上頭磕的砰砰作響:「貴人饒命,貴人饒命。」

晁倫和皇帝相視一笑,得了皇帝的默許晁倫不緊不慢的又說道:「饒命倒是可以,下次到這裡來請罪就是,不過今日你碰上了什麼人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回去之後不得向七殿下透露一個字,你若是敢說出去一個字你和七殿下的腦袋可都是保不住了。」

黑子被這麼一唬魂都飛了一半,聽著能保命不管三二十一應了下去。

皇帝和晁倫很是滿意黑子的表現,忍著心中的竊喜給黑子指了一條路:「下次來進了皇宮大門就這麼走,一路之上你能碰到的人應該很少,即是碰到了人心也不要慌,把這個給他們看了就不會再有人為難你。」

說著晁倫取了自己的腰牌遞給了黑子,黑子捧著沉甸甸的腰牌,只看到上面刻了繁瑣的花紋,至於中間那個字自然是認不得。

臨了晁倫指了回鴻麟宮的路,黑子兩腳跟抹油一般揣了腰牌趕緊跑回去。宇文贇從鴻麟宮出來看到滿頭大汗,額頭也破了皮的黑子一臉疑問。黑子不敢透露半個字只說自己在宮門外溜達一圈不想給摔了大跟頭磕著了頭。

黑子第一次進宮,能出什麼幺蛾子,如果出幺蛾子早也不在這裡乖乖的等著他,也沒多問帶著黑子徑直出了宮。

回去後的黑子戰戰兢兢的過了兩天,一切風平浪靜,沒有人來捉拿他這才回過神來想了想自己到底碰到了什麼人,拿著一塊腰牌還能進宮,莫不是宰相大臣,黑子向來一圈卻始終不敢往皇帝上想,可能他從來就沒想到過自己有一天會和皇帝撞面。

可是那人也說了如果不進宮請罪連七殿下都會連累,想到著黑子不由得又是一身汗,只好趕了個機會又跟宇文贇進了一次宮。有了晁倫的指點,這一次黑子在陌生的皇宮裡順利到了上次來的宮殿,只是看到來往行走的宮人內侍,根本就沒看到上次見到的那兩個老人。

如此黑子擔心著自己和宇文贇的小命黑子又是如此的連趕了幾次,終於在第四次見到兩個老人。

這一次見到老人卻不見宮人和內侍,黑子心裡一疑怎麼他們在的時候就沒一個宮女在。

也顧不得想太多,倆忙請罪,但是兩個老人卻是很和善,說了既往不咎,只是希望黑子能常進宮來陪一陪他們。黑子大著膽子詢問兩人在宮中做何貴幹。兩人相視一笑說是宮中的老奴,當差一輩子謀了個大管事的官職,可是一生卻無兒無女,見到黑子很是投緣,所以希望黑子能長進宮。

黑子想到自己的身世鼻子一酸,滿腹仁義的就答應了下來,如此得空就跟著宇文贇進宮。黑子連著進了幾次宮沒有惹出什麼禍事來,宇文贇也漸漸放下心來,只要進宮就帶上黑子。

黑子漸漸的也這麼和兩個老人熟絡起來,常常帶了一些宮外的新鮮吃食進宮,哄的兩人心情很是高興,幾次下來在一次交談中將自己的身世也說了出來。

他哪裡會想到自己碰上的會是當今的皇帝呢?這陰差陽錯的誤會竟然成了皇帝宮廷生活中一抹雲彩,想一想宮中誰不知道他是皇帝,誰又曾和他暢談過心扉,面前一個外來的人關鍵是還是一個長的像鄂妃的人時不時能陪他說話,講一講外面的新鮮事,心裡怎麼會不高興呢?

如果說皇帝和黑子的相遇是一抹雲彩那關於前太子和宇文漪就是一塊忽然襲來的烏雲壓的皇帝蒼老的身體喘不過氣來。

宇文兆在封地的忽然暴斃說是一顆巧合意外,或許勉強能讓人相信,多年的養尊處優,驟然跌落雲端,心裡上的失落不用多說,封地的清貧也能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頁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