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第十七章 中醫內壯 分娩之痛也能

第十七章 中醫內壯 分娩之痛也能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2-14 13:54 | 本章字數:3449

第十七章中醫內壯分娩之痛也能忍

「好,我作證。你們賭你們的,和我的實驗不相干。」盲叔的語氣就如機械似的:「小夥子,脫了上衣,躺到床上去。不過在這之前,你要三千現付。如果能夠忍受,錢退還,以後免費按摩。」

「我會打到你賬上。」聶姐在旁邊坐了下來。

周春這時候在旁邊看著,臉上冷笑連連。

他根本不相信這個小屁孩可以忍受得住這按摩。

「面朝上。」盲叔似乎看見了蘇劫趴在按摩床上,他不知道怎麼的,手一抓,就幫蘇劫翻了個身。

蘇劫覺得自己在盲叔的手下,好像煎餅,隨意一抖,就可以被翻轉過來。

隨後,他就看著盲叔的大拇指和食指掐按在了自己小腹下面,肚臍眼三寸處,用力一按。

啊!

蘇劫只覺得好像被人捅了一刀在肚子上面,然後這刀還在自己的腸子裡面不停攪動,這還不算,還有在自己肚子傷口上撒鹽、撒辣椒。

他差點大吼起來,奪門而出,可那喊聲到了嗓子眼,他卻忍住憋了回去,運用起來歐得利所教鬆弛緊張,抗擊打橫練功夫,把全身繃緊了起來。

果然,這疼痛就減輕了許多。

「嗯?」盲叔倒是微微點頭,似乎是發現了某種好玩的東西。他手法一變,突然把蘇劫翻過身來,在他腰眼上又一按。

吼!

蘇劫牙關緊咬,幾乎要把牙齒都嚼碎了。

他全身精神緊張到達極限,從來沒有這麼疼痛過。

但他發現,這是一種很好的鍛煉方法。

在歐得利走後,沒有人拍打他了,他正愁怎麼提升自己的橫練功夫。

橫練功夫原理很簡單,就是利用外力刺激肌肉皮膚,鍛煉神經的鬆弛和緊張極限程度。最後到達意念之下,全身想松的時候,如水如棉,想緊的時候,如鐵似鋼。

但這門功夫最難的是需要人來配合進行排打,排打的輕重程度要掌握得恰到好處,否則就會造成傷害,反而對身體有很大的損傷。

武術之中的文練最安全,是有氧運動,可文練見效慢,實戰能力不行。武練是無氧運動,全世界的格鬥界最流行。橫練是殺傷力最大,見效極快速成功夫,可容易致人傷殘。

但根據歐得利的研究,橫練如果掌握了方法,不但不會傷害身體,反而可以促進新陳代謝,增強細胞活力,使得人體的表皮結構更加結實和敏感,訓練得周身敏感,靈動如貓。

其實,很多職業運動員也都摻雜了一些橫練的技巧,最為典型的就是泰拳運動員。由於各種殘酷的自虐式訓練,大多數運動員在年輕的時候就導致傷殘,連一些泰拳世界冠軍,也不得不因為訓練中受傷而退役。

「緊張,鬆弛,緊張,鬆弛」這個時候,蘇劫腦海裡面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想法,就是不停的控制自己全身精神,有節奏的緊張和鬆弛,使得疼痛減輕。

他始終沒有叫喊出來。

這讓聶姐臉上的驚訝之色也越來越濃郁。

就連盲叔的表情也微微有些動容。

周春呆住了。

他可嘗試過盲叔按摩手段,那真是痛不欲生,死去活來。

「難道盲叔在作假?按摩這小子的時候輕了一些?這不可能,盲叔絕對不會放水。」周春倒是知道盲叔是什麼人,倒不會懷疑他作假:「我就不信這小子挨得住。」

盲叔的按摩手法越來越快,每一下都會造成強烈的痛苦,可蘇劫哪怕是疼得全身大汗,都忍耐住了。

終於盲叔在蘇劫的頸椎上按了一下。

蘇劫只覺得腦袋似乎被人砍斷了,脊椎神經的疼痛傳遞到達全身不說,更有強烈的恐懼湧上心頭,這是一種頻臨死亡的感覺。

盲叔不停的按摩著蘇劫的頸椎,每按一下,蘇劫都覺得自己已經死過一次,這種痛苦,真是難以形容。

無法形容的痛,無法形同的恐怖。

幸運的是,蘇劫天天晚上都進行「大攤屍法」的修行,訓練那種死亡卻又活著的感受。如果不是這種心理素質的訓練,他肯定堅持不下來。

盲叔和聶姐臉上的驚訝之色越來越濃烈。

最後,盲叔手法連點之後,停留了下來。

一套按摩重手法學校幾乎是沒有人可以堅持下來的,蘇劫居然堅持住了。

「不可能!」周春吼叫了一聲。

「周春,你難道想耍賴?或者你認為盲叔放水了?」聶姐也鬆了口氣。其實她心態很緊張,賭局雖然是一壇酒,可實在是太珍貴了,比一套房子都要貴重。

「你的橫練功夫是跟誰學的?還有,你居然經過了密宗瑜伽大攤屍法的訓練,而且登堂入室了?」盲叔突然問。

蘇劫清醒過來,只覺得身體快要虛脫。

但整個骨骼和皮膚,包括精神意志,都如泡在溫水之中,懶洋洋說不出話來。他很快活,要升天的那種感覺。

盲叔重手法按摩的時候,就如下地獄酷刑,但在按摩過後,整個人就會前所未有的舒服,這就是高明按摩師的技巧。

苦盡甘來。

他不想說話,只想安靜的享受。而且全身酥軟的狀態,也使得他無法說出話來。

就這一次按摩,他感覺橫練功夫更進了一步。

難怪歐得利教練要在這裡停留這麼久,原來這裡真有奇人的存在。

「我不會賴賬。」周春起身就走,臉色陰沉得快要滴出水來,臨走的時候死死看著蘇劫:「小屁孩,真有你的。」

「我早就看出來他身上有橫練功夫。」聶姐把盲叔拉了出去,讓蘇劫靜靜躺著。

到了外面,她才壓低聲音:「橫練功夫對教練的要求很高,對訓練者的要求更高。教練要做到精確掌控力度,而訓練者則是需要很高的天賦。心無旁騖不說,還要能夠忍耐痛苦,學會放鬆和緊張的那個節奏。大攤屍法雖然簡單,就是人大字睡在床上,可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是深奧,想要入門,萬里無一。要知道,這個學生才學了一個月而已。」

「他的全身骨骼、肌肉都塑造得非常好,那個訓練他的人非常厲害。」盲叔為蘇劫按摩了一圈,以他這種高明的按摩師,早就熟悉了身體的各種情況:「加上他現在十六七歲,是最佳塑造時機,這的確是個好苗子。」

「你的這重手法,開始被按的人痛苦萬分,如下地獄。但只要挺過去了,就會徹底放鬆。這是一種極限增強人精神韌性的方法,對於按摩者的要求高不說,對於被按摩者的要求也很高。你還是悠著點,不要到處找人做實驗,一旦出了問題,怕是很難收場。」聶姐告誡著。

「我有分寸。」盲叔擺擺手:「這個學生有意思,你是學校裡面管人事的,不培養下?如果訓練個兩三年,無論是去打職業,還是去做武行,都是塊好苗子。」

「我早給他提了,這個學生說是要考慮。我看他還要來找你按摩,你如果拉到他來我的班練習綜合格鬥,我把剛才贏的酒分你一半。」聶姐開始誘惑了。

「說話算話。」盲叔聽見那內壯酒,似乎動心了。

足足躺了半個小時,那種飄飄欲仙的感覺才消失,他爬了起來。

「這按摩方法,可以很大程度提升我的橫煉功夫。」蘇劫滿心歡喜:「歐得利教練走了之後,我正愁沒有人訓練我,現在終於找到了最好的訓練方法。」

「你是不是想利用我的這重手法按摩,提升你的橫煉功夫?」盲叔進來了,黑窟窿似的眼睛看著江戈。

「盲叔,我不過是個初學者,還有什麼進步的空間么?」蘇劫很誠懇的問。他把每個人都當做老師,在功夫前輩面前,他始終是個才學一個月的學生,還很淺薄和無知,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的一點成就而自滿和驕傲。

聽得出來蘇劫的謙虛和強烈的求知慾,盲叔不經意的點頭:「你這樣小的年齡,居然就懂得了橫煉的道理,而且還能夠修鍊大攤屍的瑜伽法,進入了狀態,心理素質極其過硬,可謂是隱隱約約做到了王陽明所說的知行合一。」

「知行合一。」蘇劫連忙道:「這個我知道,就是自己知道什麼行為對自己有益,就按照這個想法去做。這點很難,比如很多學生都知道,努力鍛煉身體,努力學習,對自己有好處。但他們都無法做到,還是整天打遊戲,不鍛煉。我曾經聽老師說過這個道理,給自己強制執行了很久,這才慢慢的轉變過來。」

蘇劫每天寫日記的習慣,也是那時候養成的。

「我也不問是誰訓練的你,按照我的規矩,你居然忍住了我的這套重手法按摩,那我以後可以免費為你按摩。」盲叔還是很遵守自己的賭約:「這樣,你每天晚上睡覺之前來我這裡按一次,三十分鐘。」

「謝謝盲叔。」蘇劫連忙鞠躬,就要離開這裡。

「等等。」盲叔擺擺手:「我們聊聊如何?」

蘇劫說了聲好,老老實實的坐下來,雙手放在膝蓋上,好像個小學生,靜靜聽著。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