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度c小說網
用戶登錄
您的位置: 小說線上看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點道為止 >第八十八章 偶遇高手 心理暗示難為真

第八十八章 偶遇高手 心理暗示難為真 (1/1)

小說: 《點道為止》 | 作者: 夢入神機 | 更新時間:2018-03-15 17:47 | 本章字數:3436

這幾個青年都是二十歲上下。

他們手臂上掛了很多鐵環,每個鐵環大約是兩三斤左右,攢足了勁兒,有的青年臉都漲得通紅,馬步扎在地面上雙腿顫抖,似乎就要堅持不住。

蘇劫知道,這「鐵線拳」是南派拳法之中的很重要訓練手段,對於增加力氣很有作用,最初開始於洪拳,在南派武術歷史之中最早是覺因和尚傳給「鐵橋三」。「鐵橋三」傳給林福成,再傳黃飛鴻,再傳「豬肉榮」,最後公開出書,發揚光大。

後來無論是詠春還是各種南派拳法都用鐵環來鍛煉「橋力」。

南派武功稱呼手臂為「橋」。

這是一種武練稍微加橫練。

因為鐵環和鐵環相互撞擊,會使得手腕的皮膚還有內在筋骨進行震蕩,久而久之,雙臂堅硬似鐵,和人一碰對方就受不了。

在南方很多村子裡面,都流行武術,甚至把武術送入了舞獅、粵劇等藝術活動之中。

想不到現在這個莊園之中也有年輕人練習。

這是許家的祖宅,以最中心的「四點金」大院為中心,周圍全部都是房屋,應該都姓許,屬於家族。

南方的家族喜歡聚集在一起居住,這是舊社會兵荒馬亂形成的習慣。

「這套手法現在你們練習吃苦,將來就會知道好處。」教拳的師傅是個中年人,身穿漆黑的對襟大褂,鬍子很長,端著茶壺,手裡拿著一根棍子,看見哪個年輕人偷懶,啪的一棍子就打上去:「你們都是村子裡的人,公司年後就要去國外開拓市場,你們不好好練,死在外面都有可能,去中東、非洲這些地方做生意,到處都是歹徒,可不比在國內這麼安全。」

「原來是這樣。」蘇劫看出來了,許家的公司生意早就做到了國外,尤其是一些時局比較亂的地方,生意很好做,可也相當危險。

曾經網上蘇劫看過一些帖子,就是中國人在伊拉克開飯館,許多美國大兵都開著坦克過來吃飯,甚至把一些很昂貴的軍用物品拿來付餐費,一年下來就賺了幾百萬。只是太危險了,動不動就發生槍戰和襲擊。

這種環境是國內習慣了和平年代的普通人所不能夠想像得到的。

到那些戰亂地方做生意有許多機會,尤其是物資買賣,簡直是暴利,當然也要冒著生命危險。

許家一直在開拓海外市場,外貿做得還算不錯,所以要訓練年輕人去公司當安保人員,這倒是和古代的鏢局有點類似。

而且這種安保人員一定要在自己本地招,知根知底,否則人心隔肚皮,在那些戰亂的確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蘇劫看了一會兒,發現教拳的師傅很有水平,一招一式都做到了疾如風,動如雷,拍如浪,滾如石,招大力沉,和南派拳法的短小精悍完全不同,似乎有些北方拳腳的大開大闔。

但偏偏他的各種動作都是南派拳法之中的招式。

顯然是武功到了融百家之所長的地步。

「我們南派拳法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要仇恨。」這時候,教拳的師傅道:「你們練習的時候,一定要想像自己面前站了個人,這個人殺了你父母,凌辱你妻女,嘲笑你,羞辱你,踐踏你。你要殺了他,用學習的招式來殺,這樣凝聚仇恨之心,武功會進步非常之快。人只有在報仇的念頭之下,才會真正的努力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事情。」

聽到這裡,蘇劫忍不住道:「南派拳法的仇,乃是國讎,不是私仇。懷著私仇目的去練功固然可以進步飛速,但會使得人偏激,限制心胸,無法到達宗師之境。」

本來他知道,在別人教學的時候插話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在舊社會的拳師之中,那就是砸人飯碗,幾乎立刻就要生死相鬥。

可現在年代不同了,而他的確不想看到這種練功夫走偏門,失去了中國功夫的大義。

「哪裡來的野小子,你在這裡看了半天了,我都沒有理你,居然還在這裡放狗屁。」

教拳的師傅果然動怒,聲如炸雷。

嗖!

在怒吼之中,教拳的師傅都已經到了蘇劫面前,拳到胸口,如槍如箭。

他離蘇劫有四五米遠距離,中間還隔著幾個台階,不知道怎麼的用了什麼步法,幾個踐踏一個長竄,好像跳羚就到了蘇劫面前。

這份功夫就算是去跑酷,也是絕對的高手。

蘇劫此時的功夫也相當了得,在剎那之間,身軀一縮,胸腰摺疊,膝蓋提起,如同盾牌,把全身都擋住,向前猛\撞。

任何人面對攻擊,都是後退,躲閃,或者格擋化解,哪怕職業格鬥家也是如此,可蘇劫通過無數次的比賽,心理暗示,精神修行,把躲閃後退格擋的念頭完全「滅」掉,只有一股念頭,就是向前衝殺。

他把自己想像成了一位「捐軀赴國難,視死忽如歸」的戰士。

還是一把「鋤钁頭」。

罩意之下,這教拳的師傅只感覺拳力還沒有到達巔峰的時候,就被蘇劫直衝而來打斷,然後眼前就看到了五指組成的巴掌如山鎮壓下來。

他大吃一驚。

本來以為蘇劫一個年輕人,不知道天高地厚,給個教訓,卻沒有料到對方居然是個猛男。

在千鈞一髮之際,這教拳師傅猛的回拉,身軀後退。

在退後的時候,再次打出一拳,踢出一腳,用來阻擋蘇劫進攻的趨勢。

不過蘇劫並沒有連續進攻,他本來就是防禦,根本沒有存著打架比試的心思,只是剛才對方來勢兇猛,剎那之間他也只有本能的使出了「鋤钁頭」這一招。

「不好意思。」蘇劫站起身來:「是我多嘴了。」

「心意把?」教拳的師傅站定,嚴陣以待,似乎怕蘇劫再度衝過來。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在剛才短暫接觸之中,教拳的師傅已經看出來了,蘇劫絕非等閑。

他剛才三步一縱當胸擊拳,叫做「黑虎掏心」,看起來最為平常,但有虎鶴之勢,輕盈之間帶著兇狠,是自己的成名絕技,在冷不防之下,很少有人可以躲得過去。

「黑虎掏心」是最平常招式,但正因為如此,最實用,最有學問。

蘇劫的「鋤钁頭」又何嘗不是如此?就是一個老農民鋤地挖土的姿勢演變而來。

「師父這是怎麼了?」幾個年輕人也停下來,竊竊私語。

剛才剎那變化,他們都沒有看清楚,只看見師父陡然竄出去當胸一拳,忽然又退回來。

師父的絕技「黑虎掏心」他們都知道,所有的徒弟都嘗試過滋味,誰都無法逃過這一拳。

現在居然有個年輕人似乎抵擋住了?

「看什麼看,都給我繼續。」

啪啪啪!

教拳的師傅一頓棍子抽了過去,讓這些年輕人都再次訓練起來。

隨後,他走到了蘇劫面前:「小伙,咱們聊聊。」

「好的。」蘇劫點點頭,還在不停道歉:「剛才真是對不起。」他連連鞠躬,倒弄的這教拳的師傅根本發作不出來。

「好了,這件事情就過去,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教拳師傅道:「其實你剛才說得很對,我們南派拳法的仇字的確是國讎,可你要知道,現在的年輕人生活在好時代,根本不理解什麼是國讎,包括我也沒有親自感受那種國破家亡的感覺,沒有這種親身經歷,是很難把拳法在心理上發揮到達極致,所以我只能夠教他們所能夠理解的私仇。年後他們就要出國,如果不趕緊練出來功夫,怕是要吃大虧。」

「明白了。」蘇劫沒有想到這一層。

「還有你,剛才我從和你的交手之中看出來了你的路數,應該是心意把,你練出來了不同的意境,有點冒死衝鋒的味道,但似乎是欠缺了什麼。你應該沒有親自感受過槍林彈雨向前沖的那種無謂勇氣,所以欠缺那種真實感,不過你不停的心理暗示自己,以假亂真。可心理暗示終究是假的。」教拳師傅道:「如果你的這一把鋤钁頭受過真實槍林彈雨洗禮,我根本逃無可逃。」

蘇劫點點頭。

其實他自從找到了自己拳法心意「河山自在我心中,雄雞一唱天下白」的精神之後,一直在練拳之中,對自己進行心理暗示,這樣一來拳法進展很快。

可終究只是心理暗示,不是真實。

他無法真實感受到很多年前,國破家亡,捨身忘死,慷慨大義,視死如歸的一點浩然。

「偉大的時代,才能夠造就偉大的人。」蘇劫突然道。

「不錯,新的時代,要找到新的精神。」教拳師傅和蘇劫好像是在對禪,外人根本聽不懂,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是什麼意思。

「師父叫什麼名字?我叫蘇劫。」蘇劫想不到在這裡遇到了個厲害人物,當然如果這個師父和他真正格鬥,鹿死誰手尚未可知。可對於功夫的理解,這位師父根本不弱於他。

「我叫黃定一。」教拳師傅拿出來手機:「可以加個聯繫方式,另外我在G市有武館,還有教學的APP,你可以去下載一個。」

書頁
設置
書籤
報錯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85度c小說網